专栏首页>花儿街参考
这是最后一代 被社会惯性卷进婚姻的女性吗?
2017-09-07 10:55:18 来源:花儿街参考
1

刚刚过去的这个暑假,我高中时候的好朋友拖家带口地来北京玩耍,我孤身一人当地陪。

对于两个成年人,北京这种热到爆炸的大夏天有啥可玩耍的呢?来了,主要是为了给孩子在天安门前拍张照片,在乾清宫门前拍张照片,在颐和园拍张照片,在清华北大拍张剪刀手照片。

在吃北京烤鸭的间隙,她一边擦去孩子嘴边的甜面酱,一边跟我插播一句,“你看我家宝宝再过两年就上学了,默默你要抓紧啊”。

游京城活动,进行了一周。她回东北老家的前夜,拜托了她老公带孩子在酒店休息,我们一起去了个夜场。

她举杯跟我说“长点儿心昂,这一年又一年的。所有事儿都能重来,高龄产妇这事儿不可逆转,抓紧生个孩子是正经事”。

“我觉得,我不想要孩子”,我喝掉了杯子里的酒,等着她把一锅心灵鸡汤递到我嘴边。

夜晚是一种奇怪的存在,仿佛每个人都褪掉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一些你平时看不见的痕迹。

我的朋友看了我一眼,也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不生就不生吧,你自己想明白就好。我得告诉你,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也没人能帮你照顾,刚生完孩子那三年,是你这辈子过的最没有尊严的三年”。

我见过的女人间最尴尬的笑容,是我刚上班那会儿,报社交报销的票,刚休完产假的会计小姐姐要我过十五分钟再来。

我没心没肺地说“那我就在这儿等会儿好啦”,会计小姐姐看了我一眼说“你能先回去吗?我要泵奶”。

我更加没心没肺地问了一句“啥是泵奶?”。

我见过同行的女记者,背着电脑和录音笔去采访,在采访开始前,躲进对方公司的洗手间,泵奶。

但我知道,我能看到的,远远上升不到我的那位朋友说的“没有尊严”,那只是她们生活变麻烦了一部分。

2

最没有尊严的,不止刚生下孩子的前三年。

在医生、家人都告诉她孩子马上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后,马茸茸毅然带着孩子离开了这个世界。

也许她也想过在朋友圈晒出大手拉小手的照片,或者是孩子小脚的印记。

但现在,她不太灵便地,从医院的阳台上,一跃而下。

当这世界上最可以信赖的人都不能帮她结束痛苦,她选择了自己结束。

在她身后,医院和她的家人讲出了完全不同的两版原因。医院说,家属数次拒绝了医院给出的剖腹产建议;家属说,他们一直要求给产妇剖腹产的要求,被医院罔顾。

医院po出的监控视频里,马茸茸两次走出产房,跪倒在地上。

医院说,她在求家属剖腹产。家属说,她只是疼得顺势跪了下去,不愿意给她刨腹产的是医院。

有人说,这姑娘嫁了个渣男;有人说,也许是医院说谎,不相信产妇的母亲帮着女婿说谎。

无论真相是什么,最让朋友圈里的姑娘们愤怒的是,为什么决策的权利不在她自己手里?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无痛人流刷的满大街都是,无痛分娩的普及率依然如此之低?

3

在“我和你妈同时掉到河里,你救谁之前”,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一个经典画面是“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你们家属保谁”。

然后男主角在电闪雷鸣之间,徘徊在医院的走廊里,眉头紧锁,然后吐出三个字“保大人”。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就感动的哗啦哗啦的,为了男主角保全女主,可以放弃孩子的爱。

电视剧里最后塞进一个母子平安的结果,一家人幸福团圆。

同样的画面,放在今天看,许多姑娘一定会拍案而起“我的生死,凭什么由这个男人决定”,“孩子生下来,我也不能跟他过了,我的余生,不能交付在一个把他的孩子,放在我的生死前面的人”。

姑娘们对于婚姻的容忍度,与姑娘们的独立生活能力,呈现了高度逆相关的两条曲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是以财经评论为主的自媒体,贪财好色的商业博尔赫斯,软绵绵的说财经。原创内容已覆盖微信、微博、知乎、界面、今日头条、网易、搜狐、UC云观、一点资讯、百度百家、天天快报等各大平台,全网粉丝数超过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