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花儿街参考
比输在起跑线更添堵的 是这些人帮你想象的假跑道
2017-08-22 14:16:41 来源:花儿街参考
1

在后台催更的各位盆友,相信我,我看到你们的双手了。

请接受我诚挚的道歉,并用心想象一下,我这张脂肪里饱含着真诚,立志重新做人的胖脸。

上一周,我的主要生活,就是在床上葛优瘫。

我给党九解释说,夏日炎炎,得给自己放个暑假。

党九说“你醒醒吧,你这样一穷二白在家点外卖的日子,能叫放暑假吗?”。

于是我去外面的世界巴望了一圈,感觉自己兜里那点儿散碎银两玷污了暑假。

2

比如住在我家隔壁的小盆友,暑假是在香港参加一个什么国际比赛的。
作为一个接受过些许古典音乐教育的人,居住在一幢不够隔音的建筑里的人,我对隔壁小盆友的钢琴水平,还是有基本判断的——被迫学习两三年,一直在启蒙阶段。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小朋友,在香港举行的某国际钢琴比赛中,拿了奖,他妈还把获奖照片发到小区的群里。
群里立刻有怕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问,这样的比赛是怎么报名参加的?
那位获奖家长矜持地回答,孩子艺术班的老师提供了这么个信息,他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随意报了个名,暑假随意去了个香港,随意就拿了个奖回来。

他们讨论的过程,我依然不甘心地把获奖照片点开放大仔细确认了下,这孩子参加的真的是弹钢琴比赛,不是弹棉花比赛。
之后的几天我都陷入了一种困惑,为啥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小盆友,艺术水平也如此之低?
直到我在《南方都市报》上,看到另一个神似的故事。
一场冠名着“‘一带一路·少年非遗’青少年国际文化交流活动”、“第十四届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中国梦·金色蓓蕾新加坡国际青少年艺术节(新加坡总决赛)”等名头的活动,宣传文件末尾盖着“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组织委员会办公室”红章的活动,会是怎样宏大的场景?


深圳的十几位家长刚刚体验过。
这些家长的熊孩子,本来是在深圳艺校培训中心学习舞蹈。暑假将近,忽然得到老师的通知,说新加坡正在举办国际艺术节啊,不仅可以追求艺术,比赛结束可以去乐高乐园玩耍,还有新加坡官方给开道哦。
娃儿们听的很心动,家长在孩子为了荣誉努力的路上不能怂,于是15名学生,加上陪同家长和老师,50多个人就向新加坡出发了。参赛的小盆友每人收费6680元,陪同家长每人收费5480元。
一到赛场,家长们就很激动。在这场国际大赛上,他们遇到了来广州、江门、广西等学校的小朋友。他乡遇故知很让人激动,但他乡只遇故知就让人内心怪怪的了,有一位去参赛的家长说,他没有遇到一个外国小孩。
比赛现场也让家长们很激动,虽然大家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没想到主办方更随意。现场连个主持人都没有。在场的五六名评委,状态非常自然,比赛时他们会打瞌睡、玩手机、来回走动,点评内容也十分随意。
比赛现场虽然随意,但是他们的赛后日程却被精心安排了。
他们先是被安排到一家条件很不错的酒店,不过酒店条件不错的原因,是接待方把他们被转卖给了一个“看房团”。第二天,在国内看房经验丰富的家长们,又被迫在马来西亚看了半天房。

地狱还有十九层,更让家长激动的还在后面。在告别了高大上的看房生意后,大家又被安排到一家偏远艰苦的宾馆。本来想在宾馆里靠睡眠度过眼前的噩梦,又被导游裹挟着走了一趟“全部游览行程”。
在临走前一晚22点左右,他们回到了马来西亚新山市某酒店,但主办方半夜零点就召集大家赶回新加坡,因为回程航班在新加坡6:00起飞。
这次参赛经历一定教会了孩子们一个道理,追求艺术是要吃苦的。
回到祖国后,家长们开始问,那个扣着红章的主办单位,“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组织委员会办公室”,究竟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这个单位是谁,但民政部曾曝光过数百个个“离岸协会”、“山寨社团”,其中超九成都是国字头协会,如“中国摄影师协会”、“中国肚皮舞协会”、“中国国际慈善基金会”、“中国孔子文化促进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
其中不少山寨社团,瞄准的就是为起跑线上的孩子“几分钟比赛,发奖杯、证书”这条流水线。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是以财经评论为主的自媒体,贪财好色的商业博尔赫斯,软绵绵的说财经。原创内容已覆盖微信、微博、知乎、界面、今日头条、网易、搜狐、UC云观、一点资讯、百度百家、天天快报等各大平台,全网粉丝数超过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