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花儿街参考
看着那些毕业生就业难的新闻 我去高考了
2017-06-06 10:26:35 来源:花儿街参考

1

一天后,我就要去参加高考了。

此时此刻,我妈还在我耳边念叨,“儿子,考上了好大学,前面就是远大前程“。教室后面的墙上,贴着“要成功,先发疯,下定决心往前冲!”。

我终于要往前冲了,为了传说中的远大前程。

手机上刚刚蹦出来一条新闻,说应届毕业生找工作难。这种新闻没什么新鲜的,每年这时候都来一次。

跟着这种新闻一路被抱怨的,还有那句“今天工作中流的汗,都是大学报专业的时候脑子里进的水”。

学新闻的说,新闻根本不用学;学金融的说,就学到了一堆泡沫;学IT的说,有限的青春承不住无尽的代码。

我真是不理解这些人,怎么把大学上的这么失败,报专业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好好挑挑。

就算专业没挑好吧,我可看到许多教育专家都说了,在大学学习不是为了掌握某一门的知识,而是为了学习一种方法。我相信,教育专家这么说一定不是为了推卸责任。

我更坚定地相信,等我毕业的时候,一定会掌握真正的知识,更会掌握专家说的方法。我会找到一个懂得赏识我才华的单位,为他们注入一股年轻的血液,大展宏图。

2

高二那年,我看上了班里长得很好看的小薇。班主任从我两道野兽般原始的目光里,读出了这种倾向。

她找我谈话“先考个好大学,以后比小薇好的姑娘,多的是”。

我不同意她的这种观点,“爱情是唯一的,怎么能这么势利”。

老师接着说“你要是考不上好大学,以后都没什么找到好姑娘的希望了”。

我说“老师你说的对,不是找不找对象的问题,我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

我的初恋,就这样戛然而止。

我们班的大熊跟我说“你缺心眼儿吧,我们这样的丑穷屌,高中时代可能是我们约会漂亮女生的最后机会”。

大熊在高中谈了12次恋爱。

我不信大熊说的,不信长得好看的姑娘们上了大学,就会被繁花迷眼,我们这种鞍前马后的传统技能,再也撬不开她们的心扉。

姑娘们,等我!

3

我妈不喜欢我跟大熊做朋友,理由你们都懂,大熊学习不好。

我妈吸取了班主任老师的成功谈判经验,说“你没看论坛上都说嘛,上了大学,你会碰到一生的好朋友、好兄弟”。

可是我还看到论坛上大家都说,感谢大学室友不杀之恩。看到毕业多年后的大学同学返校,俨然成了一场混的好不好的大PK。

为啥一定要上了大学碰到的,才是一生的好兄弟呢?我就想让大熊当我一生的好兄弟,让他看到我上了大学,还能追到漂亮的妹子。

4

几个月前,我看到许多人在网上很痛苦,因为念了清华北大,却买不起清华北大的学区房。

还好我的人生不会有这种反差的痛苦,因为我考不上清华北大。

我还看到有人不停地在讨论阶级的固化、中产的焦虑。

我知道,我的爸妈是中产,他们玩命儿地让我考上个好学校,最本真的愿望就是把我、我们家都留在中产的行列里。我觉得,他们这些中产都焦虑的太多,小看了我。

我还是个无产,未来有无尽可能的无产,他们怎么就早早锚定了要把我留在中产队列里呢。他们怎么就不想想,我在大学武装了自己后,获得了洪荒之力,打破阶级固化,带他们装逼带他们飞呢?

5

白日梦这个词特别有道理,白天畅想多了,人就容易犯困。我趴在三尺书桌上,睡了一觉,这也许是我在高中的书桌上,睡的最后一觉。

梦里,我看到一个青年,模样有些像我,他嘴角的胡茬儿比我硬,比我高也比我胖。他抱着一沓简历,在招聘会现场挤来挤去,有人挑剔地问他两句,他挠挠头说虽然专业不对口,但他对这份工作很有兴趣。

他身边的姑娘,确实长得不如小薇好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是以财经评论为主的自媒体,贪财好色的商业博尔赫斯,软绵绵的说财经。原创内容已覆盖微信、微博、知乎、界面、今日头条、网易、搜狐、UC云观、一点资讯、百度百家、天天快报等各大平台,全网粉丝数超过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