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花儿街参考
认干爹的路上,人为啥总是用力过猛?
2017-05-25 10:21:05 来源:花儿街参考

1

吕布跪在董卓跟前,微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一口大帐内的空气,“清新,太清新了这个空气,带着一种甜蜜的气息,有一种奇异的奢侈感”。

帐外,停着董卓新送他的赤兔跑车,流线设计,酒红色的低调奢华。

董卓嘴角上扬,眉目间微微露出喜色。本来他还在琢磨怎么跟吕布开场白的,没想到吕布把姿态放得这么低,特意拣了他爱听的环境问题说。

“不瞒您说啊,我也没想到您这儿空气这么好,我本来是戴着口罩来的。您猜几个?猜不着吧,这个数”,吕布伸出五根手指,在董卓面前比划了一下。

“不知道您这儿什么情况啊,在丁原那儿啊,我出门都是要戴口罩的。别误会昂,戴口罩不是因为我长得丑,是因为丁原那儿的空气太污浊了。不仅空气污浊啊,政治空气也差啊,窒息啊,这都太让人窒息了”。吕布的手扶在胸口。

董卓缓缓地抬起两只胖手,一下、两下、三下,他为吕布鼓掌,为这个逃离出窒息空气的梦想少年鼓掌。

吕布抬手,仿佛拭掉眼角的泪水“在来您这儿之前啊,我也听说过您这儿的企业文化,生命、自由和复兴汉室,在来您这儿之前啊,这些词句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的情况您也知道,丁原尼玛让我干主簿的活儿,您说是不是雾霾太大让他瞎了。来了您这儿,看到林子大啊,看到大家都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追求升官发财的机会,我的心里就好受多了”。

董卓快步走下台,双手握住吕布的手,热烈地上下震动,“吕布同志啊,你对我们的企业文化理解的很深刻啊,欢迎你啊,欢迎你”。

吕布被董卓握住右手,本来也想左手伸过去,跟董卓的胖手融为一体,忽然发现,左手还拎着他的投名状——他义父丁原的头。

不能两只手跟领导握手,肿么办啊?吕布很着急。他想直接把丁原的头扔地上,又担心这只血淋淋的手伸过去,领导嫌晦气。

忽然,吕布甩开了董卓的手,他身体向前弓,咣咣咣,磕了三个头,吕布抬头,目光灼灼地说“如果您不嫌我,我想认您当干爹,请把我写到您家户口本上”。

董卓挥手,有人奉上一张绿色的卡片,董卓交给吕布“儿啊,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家的户口簿上了”。

吕布再次叩谢,他从口袋里拿出五只口罩,撕得粉碎,他扬起碎片,如雪一般飘散在董卓的大帐里。

2

吕布没上过蓝翔技校,但他十五岁那年,经熟人介绍,他投奔到山西片区省委常委丁原门下。

十五岁的吕布跪在丁原脚下,微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一口丁原办公室的空气,“清新,太清新了这个空气,带着一种甜蜜的气息,有一种奇异的奢侈感”。

他指指自己疙疙瘩瘩的脸,“首长您看,我老家就是空气不好,我天天戴着口罩都没能避免毒害,长了一脸青春痘。首长,来了你这儿我才知道什么叫生命、自由和我要飞得更高。首长,我就一个心愿,您能不能收了我这个干儿子”。吕布的两只手紧紧抱住丁原的大腿。

丁原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他的脸上写满了投机的顺从。但对于身居高位者,投机不重要,重要的是顺从。

丁原收下了,这个满脸青春痘的干儿子。

丁原算是个单纯的老男孩(因此没活前三集),他时不时地要亲自关怀一下吕布的学习情况。

每每丁原亲自摆个样子,示范一下弯弓射大雕的姿势,吕布就一脸虔诚地望着他“义父活儿好啊,孩儿不能及义父万一”。

这种甜蜜一直浓稠到某个深夜,吕布拎着刀冲进了丁原的卧室。

丁原有些诧异“wuli儿,你来干嘛”。

吕布正义凛然“谁是你儿,我堂堂大丈夫,怎么能是你的儿”。

丁原有些慌“wuli儿,你怎么变心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是以财经评论为主的自媒体,贪财好色的商业博尔赫斯,软绵绵的说财经。原创内容已覆盖微信、微博、知乎、界面、今日头条、网易、搜狐、UC云观、一点资讯、百度百家、天天快报等各大平台,全网粉丝数超过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