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花儿街参考
原来朕身边睡了这么多卧底
2017-03-08 11:19:28 来源:花儿街参考

又到了每周一发的创业栏目——炼狱天堂。

我在开启这档专栏的时候曾说,创业的第一天,便是抬头看着云端独角兽的故事,然后一脚踏进了炼狱。站在天堂看炼狱,处处都是狗血剧;站在炼狱看天堂,人人都是鸡汤王。

但是,有的炼狱是命运使然,有的炼狱则是自找的——比如有些创业者们特别喜爱的,向竞争对手的公司互派卧底的游戏。

1

24岁的姑娘陈小梅,在过去两个月最频繁的表情,就是哭。

她同时服务的两款二手车信息服务类APP——查博士与车鉴定,都在不停地安慰她说“你是我们的人,别怕,对方都是坏人”。

安慰的话听的越多,这个姑娘就越心慌。

你一定要问,一个人怎么能同时服务两款竞品呢?

呵呵,一女二夫、一仆二主的,不是劈腿,便是卧底。

陈小梅以每个月4000块钱的价格,潜伏入车鉴定,为查博士当了8个月的商业间谍,还拿了1000块钱的年终奖。

这个价格低的,听起来都对不起商业间谍这四个字。

2

车鉴定,哦,或者应该说查博士,是陈小梅的第二份工作。在此之前,她在赶集网做电话销售。

2016年7月,陈小梅接了个电话,她在赶集网的前领导王某打给她的。王某跟陈小梅说,希望她来查博士跟着自己干,但是条件是,她先入职竞争对手公司车鉴定学习三个月。

陈小梅想得很简单,甚至觉得还有些刺激,去竞争对手那里先学习三个月嘛。

她哪里知道,三月复三月,三月何其多。

每每她问王某,我是不是可以回归大本营了?王某就会说“同志啊,你再坚持一下,等你劳苦功高地归来时,想干什么都可以昂”。

想到查博士是跟58同城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公司,有着58同城的支持,陈小梅觉得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陈小梅在车鉴定“学习”期间,王某问陈小梅要车鉴定的大客户资料,后来又问车鉴定招聘、待遇、合作的情况。陈小梅开始是把资料整合成excel表发给王某,后来干脆用手机对着屏幕拍,微信发给王某。

3

2016年的冬天,车鉴定的团队开始怀疑公司出了内鬼。因为上线不久的竞品查博士,动作与自己如影随形,文案与自己相似,还挖角了自己的许多大客户、生意伙伴。

抗日神剧里的偷情报画面,是老司机半夜抓着小手电,把情报拍到简陋的小相机里,第二天早上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直到情报泄露被发觉,国民党那英俊的长官们,只能拍着桌子向天空呐喊“究竟谁是叛徒”。

这个时代,哪有那么好当的老司机。

车鉴定的技术负责人很快从后台日志找到了端倪,客服陈小梅,本该每次只查询一个客户信息,却经常一页一页地翻看大客户信息。

合伙人们把陈小梅叫到了会议室,十分钟后,这姑娘流着泪说,自己是内鬼,大量翻看客户资料是为了发给查博士,她交出了自己的手机,里面存着大量与上线交换情报的记录。

陈小梅哭着离开了车鉴定,合伙人们跟她说“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可以继续上班”。

可是,事儿怎么可能过去呢?

当晚,陈小梅在查博士的上线王某也开始联络、安抚、争取她。

陈小梅明白,大家争取的并不是她,而是在随后互相撕扯中的有利地位。

陈小梅想跑,她到了北京站,又被车鉴定的COO康金良找了回来。

4

车鉴定率先跳出来,把事情讲给了媒体,还起诉到了法院。

不过对于陈小梅,车鉴定的态度是温柔宽容的。比如在三位合伙人从陈小梅那里问到了真相后,安慰她“不会告诉其他人,以后正常上班”。当天,还有一位高管开车将陈小梅送回了住处。

车鉴定COO康金良在北京站找到陈小梅时,跟她说“你走也不是个事儿啊”。他帮她在酒店开房,让她留了下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花儿街参考

花儿街参考是以财经评论为主的自媒体,贪财好色的商业博尔赫斯,软绵绵的说财经。原创内容已覆盖微信、微博、知乎、界面、今日头条、网易、搜狐、UC云观、一点资讯、百度百家、天天快报等各大平台,全网粉丝数超过30万。

热文排行
他们不让朕玩手机,还说朕有病

“玩手机,玩手机,就知道玩手机”,我妈常常对我怒吼的这句台词,竟然也到了川普大帝的身上。[详情]

fds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