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外卖大战中的骑手们
2018-04-13 10:43:22作者:王付娇 来源:界面 评论:

孙超出生于1989年,之前在北京新发地卖过蔬菜,在云南丽江和朋友合开过烧烤店。三年前,他来到杭州开始做外卖。

起初孙超在杭州饿了么旗下的蜂鸟物流做众包业务。虽然外卖挣不了大钱,但孙超觉得能养活全家人就很开心了。“不需要什么本事,关键看你勤不勤快。”

孙超喜欢无拘束的自由感,所以无论是美团还是饿了么,他都选择了众包物流的方式,自由接单,不受领导的管理。当时杭州站的一个站长曾给过他一单10块钱的价格让他过去干,他好言拒绝了。

饿了么最辉煌的时候,由于表现突出,他半个月就能领到2000元的奖金,一个月拿4000元全奖。后来饿了么蜂鸟物流杭州大区被点我达收购,规则制度改了,孙超被无故罚了几次钱,心有不甘就离职去了美团。

在来无锡之前,孙超和他的朋友们住在杭州西湖区和拱墅区交界的地方。好的时候可以月入1万-2万元。今年腊月由于天气寒冷,单子多骑手少,孙超一直没有回过家,专心赚钱。他最辉煌的成绩是一天110单,当时一单6块到7块不等,一天就赚了900块钱,工作时长从早上持续到晚上8、9点。

孙超认为,送外卖虽是小事儿,但有很多门道。他说自己“跑的是时间,不是单子”。对时间的控制精准度可以用“严苛”来形容,在杭州预计15分钟到的单子,他不会超过16分钟。加上对地形熟悉,感觉是“玩着玩着轻松就把钱赚了。”

听说无锡一天能赚2000元,孙超一下被吸引住了。4月9号看到新闻,他10号就和老乡商量好,花1000元租了一辆面包车,把自己送货的电动车从杭州运到了无锡。

他们一共5人,住人均80一晚的小旅馆,吃着盒饭,希望能来挣点快钱。到4月11日晚上,他们就发现,自己还是迟了一步。

“差一天就很不一样了。9号那天一单就15块,还不管送到哪里、距离多远,10号就掉了一半还多。如果送个1.0多公里的单,价格就降到5.5块了,受不了。”孙超说。

来之前他们曾仔细研究过地图。孙超认为,一定要选市中心单量密集的地方,通常以老火车站为坐标,向周围辐射。而无锡火车站距离市中心不到5公里。

由于身处陌生城市,在无锡送外卖要比杭州累很多。根据孙超的说法,送外卖本身并不累,和在公司干活一样,只是因为不熟悉才会觉得累。在无锡更累的是心。

“每天也就赚个300块-500块,却是累得很。这里毕竟不是我的根据地,没有在杭州干的舒服、踏实。吃住方面倒无所谓,关键是对位置不熟悉,一旦熟悉了来钱就很快。”孙超说,在无锡他1个小时只能送4单,但在杭州,同样时间他可以送12单。孙超非常担心,等他跑熟了,无锡外卖大战的热度也就过去了。

美团外卖按1-5级给骑手分级。做得时间越长、越了解,级别越高拿到的奖金越高。最大的风险是天天在外面跑,又赶时间,难免出现磕磕碰碰。安全和熟悉位置,对一个骑手来说非常重要。

未来滴滴外卖能走多远?

出行公司送外卖并不是新鲜事儿,毕竟连美团也做起了打车。互联网公司的跨界生意越来越多。滴滴也不是第一个尝试做外卖的出行平台。

Uber很早就推出了UberEATS(餐饮)、UberRush(快递)等业务,可以送烧烤、鲜花甚至冰淇淋。与滴滴单独聘用骑手不同,Uber送餐的任务是由Uber的驾驶员来完成,其完成一单服务通常只需要几分钟,可获得5美元酬劳。

2017年10月,据《金融时报》报道,“Uber快速增长的送餐服务在第二季度占公司全球交易额的近十分之一,这意味着该业务2018年有望实现超过30亿美元的销售总额。”参照Uber,滴滴现在虽然需要大量补贴,但它看起来能为这家公司带来可观的估值前景。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无锡外卖大战中的骑手们

无锡市民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生活的这座拥有650万常住人口(2017年)的江苏省地级市,短时间内成为滴滴和美团的外卖主战场。[详情]

共享单车的中场战事:摩拜卖身美团不是结局

摩拜改姓,王兴的王。当交易尘埃落定时,如果再去回味谈判桌上刚过法定票数的无奈,创始团队的悲情,多少显得有些“矫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