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抢票软件调查:OTA的营销之战
2018-02-10 09:25:32作者:李甜,李静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随着今年春运的来临,提供抢票服务的第三方以此为由造势,推出了更多花样的抢票业务。

不少用户为买到回家火车票或返程火车票,购买了抢票加速服务,然而此举看似能够令人信心满满的背后,实际却出现了用户在起售之后仍未能买到票的现实;也有用户表示,系统提示正在持续抢票,但用户手动刷新12306反而买到了票。

抢票服务并未能做到绝对的保驾护航。抢票服务究竟有几成效果?春运时长仅一个半月,抢票市场却为何挤进众多玩家,明码标价,并不隐晦?《中国经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安慰剂的价格”?

目前市面上接触到用户一端的主要有两类抢票服务提供者,一种是在线旅游平台,一种是抢票软件。

从2017年起,各在线旅行出行商相对集中地嗅到了提供抢票服务的商业气息,抢票费用由平台定价,不同平台在该业务上具体分法不同,但性质大同小异,都是以速度区分价格。携程火车票分为低速、快速、高速、极速、光速,VIP六种类别,同程火车票则是极速抢20元一份,闪电抢票30元一份,光速抢票50元一份,低速抢票需排队。美团分为极速抢、安心抢、预约抢。“分流”则采用20元一年的会费制。

不同的有偿购票服务提供商均在付费说明中或明示或暗示,购买的速度级别越高,则用户排队越靠前。面对一票难求情形与回家的急切,该业务虽然需要加价,但仍面向用户显示着不小吸引力。

易观旅游大健康行业分析师邢晓亮提出质疑:“APP上即使显示一直在刷,它提示已刷了多少次,是否是它自己做的一种界面呢?界面是真实的吗?真的又能够刷到吗?”邢晓亮表示,“抢票成功率是抢票服务提供者的核心问题。”

实际上,除了首次放票时间有固定规则外,用户退票时间并无规则。退票不会立刻回到可买池中,而是由12306系统决定再次出售的时间。“想回家的人,也就不得不使用抢票软件挂着捡退票。”猎豹移动安全专家李铁军对本报记者说。

李铁军对记者分析,抢票工具或是起到代理服务器的作用。用户将信息提交,服务器代理用户手机或电脑进行抢票,如果没有12306官方的合作,这种代理抢票实际类似于守株待兔地等待退票。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手机断网情况下,携程的抢票次数仍在上升。对于显示抢票次数的可信度,李铁军表示,或是用户端断网,但服务器没有。“有离线抢票的意思,服务器执行了代理抢票的功能。”

“基本原理是抓取12306的相关接口,比如查票接口、支付接口,编好程序自动执行,轮询检查,如果有票出现就帮用户下单。”一位提出匿名的IT工程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加速服务,其实就是帮用户轮询检查的频率更高一点。”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2月8日走访了北京市区内一家火车票代售点,代售点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春运期间网络售票是提前30天,而代售点如今是提前28天,相较晚两天,代售点也只能“捡漏”。网上呈现的是最早的票务信息。

本报记者实际体验了携程的抢票服务。1月13日,记者以光速抢票模式,预购了一张从陕西省延安到北京市的硬卧票,开售后,截至本报记者发稿,界面显示已抢票超过百万次,仍在抢票中。

携程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携程的春运抢票业务成本主要在于技术开发、创新和人力成本。携程是根据往年春运该车次的热门程度、乘车人次、排班计划等数据深度神经算法得出某一车次的抢票成功率,该数字仅供用户参考。

在李铁军看来,用处不大,他直言道:“安慰剂的价格。”

记者注意到,飞猪今年推出抢票服务,却没有需要另行付费的加速抢票等其他服务,者向飞猪方面询问,但截至本报者发稿,飞猪方面未作出答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春运抢票软件调查:OTA的营销之战

随着今年春运的来临,提供抢票服务的第三方以此为由造势,推出了更多花样的抢票业务。[详情]

废弃的共享单车都去哪儿了?

在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看来,目前共享单车的格局已经明显,越来越多的非头部企业关门、倒闭,摩拜和ofo其实也存在着一定的困境..[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