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寒冬:从租金生意到流量附庸
2018-02-09 10:50:52作者:薛星星 来源:新京报 评论:


2017年3月24日,北京一个公交车站外的各色单车。图/视觉中国


1月28日,南昌共享单车。图/视觉中国

2017年4月,陈宇莹停止了小鸣单车的生产和投放。那时共享单车的危机尚未蔓延开来,但苗头已然显现。

两个月后,重庆悟空单车宣布倒闭。这家公司在2016年12月开始筹备,用时仅一个月上线运营,此后半年间一直默默无闻,直至宣布倒闭。

后来被冠以“最好骑的共享单车”名头的小蓝单车也是在这个月出现了危机,苦苦支撑几个月后终于倒下。

“资本集中在头部企业,后来者多少都会挪用押金,当租金免费时,水池子就干了。”陈宇莹去年10月辞去小鸣单车CEO的职务,理由是“整个行业处于一种大问题之中,凭我一己之力很难挽回”。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一旦没了资本的加持,就意味着离出局不远了。

狂飙突进两年之后,单车这门生意已经离原本的商业模式渐行渐远。高企的运营成本使得这个理想化的模型难以为继,而随着巨头的入场,甚至盈利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寒冬

北京的最低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这对于葛伟(化名)来说或许是个好事。因为天气的缘故,骑单车的人越来越少,这意味着他的工作量也将大幅减少。

现在是下午6点左右,葛伟的电动三轮车已经在国贸桥底下停了15分钟,车上装了12辆ofo共享单车,距离装满还差6辆,这要是在夏天,葛伟非要再装上13辆不可。

他正在用手机给三轮车上单车扫码拍照,他们有一个专门的APP,用来统计每天的工作量。这看起来像是企业们为了防止基层运维人员偷懒而采取的一种措施。

过去的一年来,这种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已经占领了中国的绝大部分城市,扩张的速度令人咋舌。仅在北京,共享单车企业就投放了超过200万辆的共享单车,随之而来的乱停乱放问题令城市管理者头痛不已,以至于在某些城市出现了大面积的共享单车“坟场”。

为了督促单车企业担负起运维的责任,政府要求企业按照一定比例为单车配备运维管理人员。葛伟的工作职责即在于此,他负责将国贸桥下的共享单车运往周围的地铁站。

在单车竞争最激烈的时候,还会传出不同单车企业的运维人员打架冲突传闻。不过现在,葛伟基本上不用担心这个问题——ofo的对手只剩下了摩拜一个。

从夏天开始,共享单车就似乎遭遇了一场魔咒,第二梯队的共享单车们接二连三地倒下,即便是头部玩家最近也负面缠身,被曝出挪用押金及账面资金不足等传闻。

整个2017年下半年,除了和永安行低碳合并后的哈罗单车拿到了新一轮融资外,行业再无融资信息曝出。上半年你追我赶争相融资的黄橙两家下半年也暂停了融资竞赛,到了年末,两家似乎有合并的迹象。双方投资人不断在公开场合喊话,有意无意中透露出合并的意愿。

ofo的早期投资人朱啸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态,合并是双方的最好选择,摩拜系的几位投资人同样有类似的表述。此前有媒体表示双方已进入谈判阶段,但目前来看这很可能只是投资方的推动。摩拜及ofo的创始团队均对外明确表示不会合并。

倒是一直深处幕后的出行巨头滴滴走上了台前。此前这家公司一直以ofo股东的形式出现,以至于有投资人在接受采访时称“ofo就是滴滴下属的单车公司”。关于两家不和的传闻一直不断,去年11月滴滴派驻ofo的三名高管无故离职,ofo对外回应称属“正常休假”。

而之后滴滴接手小蓝单车,打造自己的共享单车平台的举动被外界视为与ofo正式决裂的标志,此前从ofo离职后一直未曾露面的付强出现在滴滴对外发布的媒体通稿中,职位仍然是滴滴高级副总裁。最近,滴滴还在成都上线了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