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筑“掩体” 携程推动同程艺龙合并
2018-01-06 11:35:19作者:李甜 李静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同程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一位在同程旅游集团工作多年的前员工日前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谈起离职原因时感叹道。

  同程的确变了。在再三“辟谣”之后,同程旅游终将所否认的消息变成了事实。2017年12月29日,同程旅游宣布旗下的同程网络与艺龙旅行网将正式合并为新公司“同程艺龙”,根据协议,新公司的董事长、CEO均为联席。

  实际上,同程网络主攻交通,艺龙主攻酒店,表面上看合并是强强联合,背后其实是各自在行业中发展的疲软,令同程、艺龙风光无限的领域,现在其他企业正在瞄准发力并赶超。在业内人士看来,携程是此次合并的重要推手,意在阻击行业第四、第五名的竞争压力,腾出手来对战行业的第二、第三名。而对于相关问题,携程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推手携程

  资本因素、行业竞争趋势、以及同程网络与艺龙旅行网两者之间的业务互补性被业内视为促成此次合并的三大重要要素。

  携程以37.6%的占股控股艺龙,亦是同程的第二大股东。在业内人士看来,携程或主要从资本和战略两方面考量此次合并。

  如果两家合并后能够上市,携程将会获得资本利益。“携程很清楚自己在行业中所处的位置,没有那么容易被动摇。即使将来同程艺龙上市,也不会对携程的老大位置产生影响。” 拥有OTA(意即“在线旅行社”)领域创业经历的人士曾润坤表示。

  实际上,同程旅游集团董事长兼CEO吴志祥一直对上市显示着迫切的态度。经本报记者梳理,2012年12月份,同程方面宣布拟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2014年4月,同程内部邮件称将在两年内重启IPO;2015年6月25日,同程旅游官方公告称已于近期正式启动A股IPO;2016年6月17日,同程旅游宣布拆分网络业务及旅行社业务,同程旅行社(集团),运营以休闲度假游及景区目的地为核心的业务板块;同程网络则以已实现规模化盈利的机票、酒店、火车票等标品为主要业务。

  “通过对公司组织架构的变更,同程旅游将适时推动这两大板块独立IPO,分别在适当时机进入资本市场。”吴志祥表示。易观分析师朱正煜认为,同程的意图是通过剥离亏损业务,整合已盈利业务,使同程网络先达到上市的要求。

  从战略角度来看,合并后的新公司能为携程提供“掩护”,曾润坤说:“同程艺龙跟第四、第五名打,携程则能集中力量跟第二、第三名对抗。”

  如今在OTA行业,排名靠后的企业通过竞争崛起已相当具有难度。“现在行业格局已定,因为在这种相对能够标准化的行业,只允许存在几家巨头,相信包括同程、艺龙他们也知道,即使不是现在合并,可能也是之后合并,或者被慢慢地干掉。其实这时,他们只是做了一个虽然艰难,但是其实是不得不做的一个选择。” 曾润坤说。

  长期关注OTA领域的人士贝玉对于两者的合并并不惊讶,她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OTA领域将再迎一位大玩家,登陆资本市场可期。”

  实际上,根据艾瑞咨询对2016年7月~2017年6月中国在线旅游服务月度覆盖人数的数据监测,从年度来看携程居于首位,在第二梯队中,飞猪居于首位,并且有两个月超过了携程。而第二梯队中的其他玩家与飞猪具有一定距离,且数据较集中,其中去哪儿、蚂蜂窝、途牛竞争激烈,排名交叉前进;驴妈妈、同程、艺龙波动下降;在2017年上半年结束时,同程、艺龙排在最后两名。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王长春提道:“在旅游行业的现状下,中小企业通过合并能大幅提高活下去的机会。否则如艺龙这样的情况,在携程或去哪儿的进攻下,很难再坚持下一个5年。”

  曾润坤认为,合并后产生业务的想象空间不是很大。从目前来看,旅游行业的创新更多围绕于微小的技术创新,如酒店智能锁、支付技术等。“这两年旅游行业实际没有什么创新的公司出来,现有的旅游业务模式在2014年、2015年就已经探索结束。”

  合并后的公司将会如何与股东携程在竞争中实现平衡,贝玉认为这一点较为值得观察。

巨头之梦

  本报记者观察到,从2017年开始,OTA领域头部公司纷纷开始盈利,其中携程盈利最为可观。

  在过去3年,携程经历了以资本换取市场份额所带来的阵痛,业务不断进行调整,部分单季出现亏损,甚至2016年一季度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到了16亿元。2016年三季度,去哪儿网扭亏为盈,携程也重新盈利,该季度实现净利润2400万元,此后单季净利润持续增长,根据携程2017年三季报显示,携程该季度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2亿元。携程方面对外披露称,收益得益于加速国际化的同时,也在加速向二三线市场的渗透。目前携程会员数量超过了3亿人。

  同程则在经历了43个月的连续亏损后,于2017年7月实现了超过3000万元的盈利,单月扭亏为盈。途牛2017年三季报显示,在该季度实现非美国会计准则净利润3970万元,系上市3年多以来首次实现单季度盈利。艺龙2014年净亏损为2亿元,2015年艺龙全年净亏损3亿多元,2016年退市后未公开财务信息。飞猪副总裁周正则在2017年下半年对媒体表示,希望先做出价值再考虑盈利。

  凭借较早进入OTA领域,以及通过收购去哪儿和艺龙,携程已经在机票与酒店这两个在线旅游行业渗透率最高的垂直板块站住了脚跟,并且构建了自身流量规模。但OTA是很多玩家都觊觎的领地,自然携程需要面临的对手也不少。

  来自OTA之外的美团悄悄成为了携程新的竞争对手,普通用户在美团能够通过体验到一站式的旅游场景服务。而在2017年10月份,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普利斯林”参与美团40亿美元融资,跟投金额达4.5亿美元。据悉,普利斯林还拥有携程的股份,参投美团被视为其看重美团在OTA领域竞争力的体现。

  而携程的另一重要对手是依托淘宝、天猫平台拥有流量优势的飞猪,周正提到飞猪的会员数已超2亿,2017年复购率增长超过10%。

  OTA竞争中的两个核心因素其实是流量和供应链,这两者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投入,而供应链环节则涉及吃住行、游购娱等旅行商品的采购、开发等很多复杂环节。所以,除了来自流量霸主们的攻击,阻碍携程进一步成为巨头的还有供应链端。

  曾润坤告诉记者,对于一家巨头来说,若能形成垄断,就意味着其对于供应链端具有很强的议价能力,那么这些供应链端势必会群起而攻之,会形成反垄断联盟的。“OTA行业,不可能只剩一家,但是会一家独大,还有一些小的OTA品牌存在。反垄断联盟的人会愿意给这些小一点的OTA品牌更大的优惠,‘让小品牌帮供应商平衡,防止被垄断集团所掌控’。所以这是行业的内在逻辑,携程真的还蛮难垄断,并且随着个性化旅游时代的来临,单体的供应商甚至具备获客能力,通过社交媒体的传播,可以给自身带来一些流量。所以使得OTA品牌与供应商实际上是若即若离,又分又合的状态。”

谁的同程艺龙?

  合并之后按照协议,携程旅行网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同程旅游联合创始人吴志祥将担任新公司联席董事长;同程网络总裁马和平及艺龙旅行网CEO江浩,将担任新公司的联席CEO。

  从互联网公司的合并历史来看,联席制从来都是有寿命的,将来谁会被挤掉取决于对推动合并起到关键作用的力量。“如果是基于强业务导向的合并,那么谁的业务发展得最好有可能成为名义上的老大。如果是资本起主导作用,谁更容易被资本掌控就容易上位。”曾润坤猜测,短期内应该是同程一方主导,因为新公司谋求上市,需要业务上的表现,这方面同程的团队本身比艺龙有优势。本报记者多次联系同程的CEO吴志祥与艺龙方面人士,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合并必然会带来人员动荡,尽管同程与艺龙总体上来看业务互补,但也有重合的部分,如同程也有酒店业务,艺龙也能预定机票,实际只是各自内部在投入资源上倾斜度有所不同。

  对于重合部分的员工如何处理?此前的不少互联网公司合并案例均出现过裁员情况。此次合并,可能部分员工会主动离职,业内人士看来,业务调整所涉及的不仅有利益上的侵犯,也有感情上的侵犯。

  合并后对内的挑战还包括新公司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比如是两家联合与供应商沟通,还是延续原先的形式各自沟通。

  除此以外,曾润坤提到了一个实际问题,如何调整企业品牌形象,对外主要宣传哪一方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毕竟土豆和优酷合并之后,就只有一个优酷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构筑“掩体” 携程推动同程艺龙合并

“同程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一位在同程旅游集团工作多年的前员工日前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谈起离职原因时感叹道。 同程的确..[详情]

共享单车战火再起

就在2017年年末,当大家都觉得共享单车市场已经接近尾声,只待ofo和摩拜两个巨头合并平息战争之时,行业老三哈罗单车突然再获1..[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