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排队讨要押金 共享单车行业真的凉了吗?
2017-09-29 16:52:22作者:AI财经社 来源:虎嗅网 评论:

排队4小时后,王先生终于在下午四点半成功拿到了酷骑单车的押金退款。9月28日中午,他在同事群里看到消息,便匆匆从公司赶过来排队,终于拿回298元押金。而在此之前,酷骑单车已经无法通过APP退款。

从一个多月前开始,酷骑单车无法完成“7天内押金退款”的消息陆续通过各种渠道传出。这家公司的负面消息,更加重了用户的担心。据媒体报道,酷骑团队在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先后出现了人去楼空的情况,北京总部也仅剩几名工作人员。

问题在昨天爆发。位于北京通州区的酷骑单车总部门口排起长队,直接上门讨要押金。今日上午,针对多日用户退款需求爆发性增长和舆论压力,酷骑团队对外发布公开信称,公司管理层已经罢免了原CEO高唯伟的职务,新的管理层也在紧急筹备组建。

今天,更多人一大早就来到酷骑总部楼下。王先生早在去年就下载了酷骑单车APP,他有多个共享单车APP,“门口有哪个,哪个方便就用哪个”。他说,回家后要赶紧把其他的押金也统统退掉,除了有腾讯背书的摩拜。


万达广场楼下的队伍绵延数百米。图/AI财经社 韩佩

由于公司经营不善导致用户恐慌,形成押金挤兑,这是如今ofo和摩拜之外的许多共享单车的共同问题。8月以来,酷骑、小鸣、小蓝单车等有一定规模共享单车运营公司,相继出现押金挤兑风波,用户点击退款却迟迟等不来返还的资金,成了社交媒体上,iOS应用商店里吐槽最多的声音。

9月28日下午,聚集在酷骑北京总部的人还没有散去。AI财经社询问其中多位排队的用户,不少人都是路过或者听到朋友之间的互相警告才赶来的,他们当中有学生、有上班族、也有家庭主妇,有新用户,也有老用户。

早在共享单车兴起之初,押金问题就备受关注。据此前媒体报道,酷骑单车曾与中国民生银行签署了押金监管合作协议。但今日民生银行回复AI财经社称,该协议并非以押金存管为目的的监管协议,民生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上千人排队,一次却只放20人进去

9月28日上午,当AI财经社上午十点到达酷骑北京总部所位于的通州万达广场B座写字楼时,门口已经挤满了要求退押金的酷骑用户。

由于人数过多,现场有十几位保安拉起了隔离带维持排队秩序,队伍绵延几百米,据一位保安称排队人数过千人。B座写字楼仅留下两侧的小门来允许人员通过,想要从这里进入大厦,只有两种办法,排队或向民警出示大厦里的工牌。

一位用户告诉AI财经社,从早上七点就已经有人来排队了,每隔10-20分钟放进去20人左右。也就是说现场的一千多人,即使排到晚上也不一定能够顺利拿到退款。

上午有人发现了捷径,从万达商场的地下车库,有货梯可以直达酷骑所在的30层。但下午时,包括货梯在内的入口都被警察、保安牢牢守住。一位民警拿着A4纸,对门外前来申请退款的人群喊道,“微信在这里登记,电话、微信号、姓名、身份证号,支付宝的去楼下排队”。当即遭到支付宝充值用户的抗议,有些人和警察争吵起来。

在酷骑所在的30层,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只剩几个客服人员帮忙处理退款。据一位用户说,早上曾有一位欠款300多万的供应商,并无人员接待,很快被赶了出去。

上午11时,在AI财经社在酷骑公司门外等待期间,有两位年轻人拿到了退款。其中一位表示,自己是早上七点排队第一批进来的,工作人员在电脑上完成操作。

另外,由于微信接口关闭,微信充值的用户只能进行登记不能在现场拿到退款。今日午间,微信团队发布声明,“经过紧急沟通协调,目前,我们已开通酷骑的安全结算通道,商户可以对用户订单进行退款,用户也可尽快联系酷骑处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