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飞机 造出自己的“心脏”到底有多难?
2017-09-29 14:43:19 来源:澎湃新闻 评论:

类似的事情不仅发生在产业工人身上,甚至连来应聘的博士后也是“差不多先生”。曾经,冯锦璋在面试中问一名博士后,“其中的一个阻尼系数为什么是0.55?”这名博士后的回答是:老师这样说的。

“独立思考的精神,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把事情做到极致的精神极大缺乏。”冯锦璋说,这样的态度绝无成功的可能。

冯锦璋认为的第二个挑战是团队精神的缺失。

“很多人往往把问题,好的工具和数据藏在手里,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不仅是组织之间,大学之间,甚至小组和另外的小组,小组里面的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都存在这样的现象。”他说,所有这些都对高端设备制造有很大的影响,要突破的不仅仅是技术。

缺少来往的企业界和高校

作为南方科技大学校长,陈十一对冯锦璋的“文化论”表示赞同。他进一步说,检验大学的成功与否,不是排名,也不应该只看论文,核心要看是否产生了好的人才、技术和文化。

不过,作为大学教授的他,还认为企业缺少与高校合作也限制了产业的创新:“企业拿了国家的大项目,揽在手里,相信自己而不相信教授,这样就越培养不了大学教授,越培养不了老师,那就进入了负反馈。”

在陈十一的印象中,美国的Los Alamos实验室(世界上科学与技术最大的几个中心之一,二战时期作为曼哈顿工程的一部分,负责设计核武器,现在在多个领域进行多学科的研究)每年的夏天都会邀请加州大学的很多教授来,这促进了大学教授对该实验室的了解,有利于问题的解决。他说,企业应该把核心攻关的问题交给大学去解决。

“我觉得像发动机这样的问题,现在政府已经意识到了,不仅仅是某一家企业的事情,作为国家重大项目,必须联合攻关。”他强调,“我们应该思考大学和企业合作的新模式。”

从事基础研究的符松也注意到了类似的问题。他介绍,清华大学和美国的GE发动机公司成立了联合研究中心,而对于发动机这样技术推动的领域,国外不仅高校,公司也在开展很多的基础研究。此外,让他感受颇深的另外一点是,国外的大学和企业拥有紧密的合作关系:“我每次参加美国的学术会议或者发动机专业会议,发现人家大学的、研究所的、企业的全在一起参加,一起讨论。我觉得我们国家没有这样的文化,我们的高校和企业界好像没有什么来往。”

何时造出国产大飞机发动机,未来的商业化之路是歧路还是坦途尚未可知。不过,几位从事基础研究的教授,和来自企业的大飞机设计专家坐在一起,畅所欲言,也许已经预示了一个好的开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