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第一镇这一年 打了“鸡血” 玩了过山车
2017-09-28 14:43:5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即使到了今年7月,共享单车采购降温,一些零星的短线加工、装配订单仍给当地企业带来一些收益。天津喜国盛车业负责人张建忠告诉1℃记者,7月份他的这家小厂接到了5000辆某大品牌共享单车的组装订单。他将厂里的两条生产线合并为一条,待全部零部件送到后,十几个工人同时动手组装。每天的组装量在200辆左右,用了20多天才将这笔订单全部完成。

在接订单之初,张建忠就明确提出,必须是全额现金付款。约定的价格是每组装一辆车为35元。交货时,张建忠顺利拿到17万多元的组装费。20天下来,到手的纯利约是2.5万元。

2017年3月开始,共享单车市场开始出现分化。“双雄”摩拜单车、ofo小黄车的融资高歌猛进,而另一些却已悄然倒下。

共享单车企业的破产,直接影响到生产订单的执行。2016年12月,町町单车就出现了运行困难。位于王庆坨工业区的迈卡拉雷公司的500辆町町单车订单生产完毕,货还没有发,町町单车运营方就已经宣布倒闭,瞬间给迈卡拉雷带来几十万元损失。

2017年5月开始,各品牌共享单车订单骤减。受此影响,王庆坨一家叉架厂被某共享单车企业拖欠200多万元货款,公司运转步履维艰。被拖欠数十万至一两百万元的企业,也有很多家。

经营分化后,共享单车投放政策也迎来拐点。6月至9月,上海、广州、杭州、深圳、福州、郑州、南京、武汉等城市也已先后宣布暂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

从2016年八九月份到2017年的八九月份,王庆坨镇的共享单车生产买卖,从春天迅速进入盛夏,之后便直接入冬。

此时,王庆坨的车企老板们还发现了一个让他们神伤的变化,虽然当时并没有在意:接到共享单车订单的企业在短期内收获颇丰的同时,当地车企的传统产品销量受到很大影响。

王庆坨的多家车企负责人特别对1℃记者提出,他们认为共享单车的火爆,一度导致了当地传统产品销量的“断崖式下滑”。对此,曹健表示认同,自家的网店销售“两年前,每天还能发走五六十辆车,现在差的时候也就十几辆车,断崖式下滑”。

共享单车热潮降温后,王庆坨的传统产品销售出现一些回暖。曹健的车企最近正在缓慢复苏,每天的发货量提升到20多辆。

天津裂变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黄占春主要是做网络销售代理。黄占春向1℃记者展示了对每日销量数据进行的统计结果,王庆坨镇目前每天通过网络销售的自行车在6000辆左右,“这个数字比以前下滑了50%~60%,以前是可以破万的”。

曹健、张建忠等人明确提出,以前那种垫钱接共享单车订单,特别是小品牌的共享单车订单的方式,肯定是不会再出现了。“这一年肯定是有人被共享单车坑了,这个行业未来应该要转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