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大洗牌:从疯狂到沉寂
2017-09-18 10:21:02 来源:网易财经 评论:

编者按:今年6月以来,全国多地陆续推出的"禁投令",给狂热的共享单车行业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多位业内人士告诉网易财经,突如其来的禁投令,加上环保整治,让上游供应链产能锐减了一半。在"自行车第一镇"天津市王庆坨镇,已有厂商被拖欠数十万元货款,更有工厂因订单惨淡、环保不过关而停工。禁投令加速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下半场",也让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洗牌潮提前到来,未来将有一批技术不够、资金不足的企业被淘汰出去。行业洗牌之际,上下游企业都需要在下半场重新找准自己的定位。尤其是在资本停止烧钱之后,如何盈利,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最重要问题。


"我看不透共享单车的真正需求是什么,现在的投放有多少是合理有效的,哪些运营是正常的,还是仅仅是资本之间的竞争。"日前,在某大型自行车制造商从业多年的一位资深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共享单车行业经历了迅猛的爆发期,这股热潮带动了上游供应商的集体疯狂。然而,随着市场竞争的变化和政府监管的收紧,狂欢之下的一众自行车工厂被浇了一盆冷水。多位行业人士告诉网易财经,今年6月以来,全国多地陆续推出的"禁投令",让上游供应链产能锐减了一半。

在"自行车第一镇"天津市王庆坨镇,已有厂商被拖欠数十万元货款,更有工厂因订单惨淡、环保不过关而停工。

自行车业内人士认为,突如其来的禁投令,加速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下半场",也让行业上下游企业的洗牌提前到来,未来将有一批技术不够、资金不足的企业被淘汰出去。

行业洗牌之际,上下游企业都需要在下半场重新找准自己的定位。特别是在资本停止烧钱之后,如何盈利,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最重要问题。

"自行车第一镇"辉煌过后冷清

王庆坨镇的自行车厂商店面均鲜有人问津,镇上的一些自行车零部件工厂已经停工。业内人士表示,很多工厂停产是为了配合环保整治,不过,共享单车订单数量的大幅减少,亦是部分工厂停工的一个重要原因。

G112京环线是连接天津市区与王庆坨镇的主要干路,在王庆坨镇区,这条公路两旁遍布着数十家自行车厂商店面。在自行车业内,王庆坨镇有"自行车第一镇"之誉。

"现在没有什么共享单车的订单了,不过你需要什么样子的可以订做,价格从一百多到几百多的都有。"9月8日下午,面对网易财经"现在共享单车的生意如何、是否可以订做共享单车"的询问,天津市斯特自行车有限公司门店的一名工作人员如是回答。

网易财经在当地走访发现,这些自行车厂商的店面均鲜有人问津,而镇上的一些自行车零部件工厂已经停工。

天津富士达集团共享单车项目经理艾志坚对网易财经表示,很多工厂停产是为了配合环保整治,现在环保查得很严,甚至动用了无人机。不过,共享单车订单数量的大幅减少,亦是部分工厂停工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点,得到了数位业内人士的证实。

据媒体报道,今年6月以来,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三家共享单车平台相继倒闭,作为其中两家自行车的生产商,位于王庆坨镇的迈卡拉雷自行车厂也受到牵连,损失了几十万元。

不仅是王庆坨镇,在距离王庆坨镇不远处的河北省廊坊市,一家小型自行车厂商负责人王辉(化名)告诉网易财经:"今年年初,最多的时候每天会接待4、5家企业过来洽谈共享单车的(订单),现在半个月里能接到一个电话就是不错的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