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围城”成顽疾 共享单车圈地时代或终结
2017-08-16 14:02:28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评论:

小黄车、小橘车、小蓝车,还有人们调侃“颜色不够用”之后冒出来的小金车和彩虹车,占满调色盘。共享单车究竟有多少种?投放了多少辆?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7月,全国经营共享单车的企业已接近70家,累计投放单车超过1600万辆。1600万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同为“自行车王国”的荷兰人手一辆。

极速扩张中的共享单车行业,涌现出了各类问题。今年5月下旬,交通运输部公布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的征求意见稿;8月初,10部门联合出台《指导意见》。随着全国多地对共享单车投放的叫停,“共享单车圈地时代”面临终结的可能。

“单车围城”成顽疾

2016年底,“共享单车”这个概念在国内一夜之间火了起来。当时有一张手机截屏在朋友圈疯传,那上面满满当当地排了一整屏、24款各不相同的共享单车软件应用图标。有媒体报道称,截至今年4月,国内共享单车行业融资额已达到90亿到100亿元人民币。

有了资本做支撑,海量投放单车的“圈地大战”瞬间打响。有数据研究显示,共享单车重兵部署的战略高地集中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成都、天津这六大城市。今年一季度,摩拜在全国52个城市投放单车365万辆;ofo在全国46个城市投放单车250万辆。过度投放又是“无桩”运营,加之骑行者“任性”停放、单车野蛮占道、故障车堆积成山等症候,共享单车俨然已是大城市病的又一典型。

种种现象表明,植根于互联网经济的共享单车行业,远没有达到其所应有的智能水准。

诚然,各家单车都在宣扬自己为行业健康发展做出的努力——ofo建立了“奇点”大数据系统,以城市出行热力图为依据做需求预测,进行单车的投放与调度;摩拜的人工智能平台叫“魔方”,其算法分析所基于的因子包括地域、时间、天气、运力、车型、人群等数百个。不过,共享单车的顽疾并未药到病除。

通过移动互联网等手段,来实现单车使用权的充分流转,应该是这个行业技术创新的其中一个重要目标。现阶段,“想用车时找不到”“找到的车故障率高”“与其它交通方式转换的区域闲置车辆多”等一系列问题就充分证明,共享单车企业还有不少亟待弥补的短板。

“公地悲剧”已显现

当然,片面苛责共享单车企业,并不利于单车围城之困的破解。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徐亚华指出:针对引起社会强烈关注的共享单车乱停乱放问题,要坚持多方共治的原则,即发挥好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社会公众的合力,共同治理。

一些观点认为,共享单车严格来讲是租赁。产业互联网模式专家谈婧分析,一哄而上、挂“共享”卖“租赁”的企业之所以急于给自己贴标签,正是因为共享经济在体量和估值上远远高于租赁经济。租赁侧重于用户低价获益,共享则标榜供需双方的双赢,着眼于整个社会的闲置资源再分配。对于初创公司而言,“共享”的黄袍加身,将使其身价飞升好几个数量级。

然而,隐忧也就此埋下。正如网友“第六天魔王”所言:共享单车是风口上最幸福的猪,但也迎来了经济学上经典的困境——公地悲剧。若干年前,城市里大多数集中停放自行车的地方,都有大爷大妈收取几毛钱看车费;而现在,更多的供共享单车停放的区域成为了免费的公共资源,这究竟是企业“免费薅羊毛”,还是应归咎于政府未能及时加强管理,尚待讨论。但直接指责公民素质的论点确实值得商榷。因为公地悲剧是人性的演化,演化的关键在于有限的资源缺乏公共监管,产权不清晰,导致了不受惩罚的过度使用,最终造成资源枯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