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在中关村:谁是最讨厌它们的人?
2017-06-26 17:22:09 来源:​TechWeb 评论:

63岁的杨大爷在中关村苏州街上承包了13个停车位,这些停车位紧邻写字楼前的自行车公共停车区域。上个月,一辆停放在公共停车位的共享单车倒了,把一辆停靠在他承包车位的宝马前门划了。不知道是谁把自行车弄倒了,最后杨大爷把这个“锅”给背了,赔了宝马车主400元。

每个停车位每年的承包费是2.1万元,拥有13个停车位的杨大爷每年要向物业公司交纳27.3万元的承包费。他给TechWeb算了一笔账,每个停车位每天要收58块钱,他的成本才能收回来。每停放一个小时10元钱,赔给宝马车主的400元钱,意味着一个车位两天的收入没了。

杨大爷有想过跟这些共享单车公司的人交涉,但他找不到人。每天早上有来写字楼前收共享单车运往地铁口的人,他跟这些人沟通过,但他们的回复是,“我不是他们公司的,这事我管不了。”

杨大爷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不行,“说起来都是念过书的大学生,都坏透了。这里(指自行车公共停车位——TechWeb注)明明都挤得满满当当,还是有人硬往里放,这一片车就全倒了。”

倒下来的自行车成了停放在旁边私家车的“定时炸弹”,杨大爷劝那些骑车的人,公共停车区域停满了,就不要硬往里放了,但是没人听他的。一个不留神,还有人直接把共享单车停在他承包的车位上。除了指挥倒车,杨大爷最多的事就是摆放共享单车。

杨大爷说,每天早上喉咙都喊破了,让人好好放自行车,但瞎停瞎放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在菁菁的记忆里,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中,摩拜是最早进入中关村的。但不到两个月,ofo小黄车就跟进了。因为投入量大,橘色和黄色自始至终都是“彩虹车”中最显眼的颜色。

摩拜刚进入中关村,菁菁就下载了应用。每天早上从地铁走到写字楼那十五分钟,因为有了摩拜可以被缩短到五分钟。这就意味着她每天早上可以多睡十分钟。但是菁菁逐渐发现,早高峰地铁口的共享单车是抢手货,她未见得可以找到。

随着单车投放量的加大和人工运维人员的投入,早高峰没车的问题得到了缓解,但新的困扰又来了——写字楼前公共停车位停满了共享单车,她找不到停车的位置。

从找车难到停车难,共享单车越来越多,但北京的公共停车位已经不够用了。

潮汐

是中关村的共享单车太多了吗?TechWeb现在没有准确的数据去下这样一个结论。但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产生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并非车辆投放问题,而是目前所有共享单车企业都没有找到应对之道的潮汐现象。

TechWeb观察发现,早间停放在写字楼前的大量单车,晚上7点90%的车辆就已经被骑走。早间停放在写字楼前的共享单车到了晚间大量聚集在地铁口。

TechWeb曾就摩拜单车出现的地铁“潮汐现象”提问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您是否认为这是一个需要改进的问题,如果这的确是一个需要改进的问题,摩拜单车会如何改进?要知道ofo已经开始展开人工运营模式,早高峰后将聚集在写字楼前的小黄车运送到地铁附近。”

胡玮炜的回复是,“摩拜单车的整个骑行是完整的生态过程,它自有循环流动的路径。当然我们也意识到了很多用户反映的这个潮汐现象,我们也的确在开始布局人力去进行人为调动。但是整体上,我们还是把摩拜单车的骑行放在整个城市交通运行的大环境中去考虑,骑行者是能够通过他们的骑行完成摩拜单车自然流动的。”

今年3月23日,摩拜单车宣布上线“红包车”,希望通过类似游戏的模式,吸引市民将车辆骑到更需要的地方,完成“任务”可以获得红包奖励。让局部车辆供需失衡情况得以改善,不再单纯依赖人力进行调度。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共享单车在中关村:谁是最讨厌它们的人?

随着单车投放量的加大和人工运维人员的投入,早高峰没车的问题得到了缓解,但新的困扰又来了——写字楼前公共停车位停满了共享..[详情]

共享单车另类竞争:“由你”搅局 洗牌惨烈

上周末,传闻中的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并未因摩拜单车的“否认”不了了之,却让从校园大举进攻城市的由你单车声名大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