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倒下共享单车的疯狂90天:生于追风,死于赌博
2017-06-23 13:41:15 来源:​AI财经社 评论:

悟空单车是共享单车创业浪潮中第一个倒下的项目,它只活了3个月。导致它死亡的那些瞬间,悟空单车各个级别的负责人在做什么,想什么,这些细节比所有的事后复盘都有说服力。

退出

“我们决定把悟空单车砍了。”雷厚义说。会议室里一片沉默。

这是4月初的一天,雷厚义最后一次以悟空单车创始人的身份出现在重庆两江星界大厦的13楼。他很早就去了公司。准备好话术后,他召集全项目的30几个人来到会议室,大家安静地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五个月前,也是在这个会议室,悟空单车项目启动,当时每个人都兴奋地讨论,对未来充满信心,与此时的寂静截然相反。

雷厚义的公司原本做的是互联网金融。2016年12月,他从班底中抽调出十几个人,内部孵化了“悟空单车”项目。共享单车是2016年最大的风口,随着摩拜和ofo的极速扩张,超过30家企业相继涌入,“悟空单车”便是其中之一。然而不到五个月的时间,悟空单车便成为第一个被甩出赛道的小玩家。

产品负责人任我行是几天前知道停运消息的。那天中午,他照常跟运营总监西风一起吃饭,鬼使神差地,他突然问了西风一个问题:“咱们项目是要停了吗?”西风看了他一眼,回了句“不要乱说”。其实,西风在上午确实被告知了停运的决定,但西风总觉得,不到正式宣布,这事儿还有希望。

下午,任我行被雷厚义叫到办公室里。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从雷厚义口中亲耳听到“终止”两个字时,任我行突然难以控制地落了泪。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了句“尊重上级的决定”,便起身走出办公室。

每个人都为这个结果感到惋惜。半年来,他们投注了全部热情在悟空单车项目上,每天自愿加班到晚10点;但每个人也都坦然接受了这个结局,项目的困境非常明显,大家心知肚明,倒下是早晚的事。

“头部效应太可怕了。”雷厚义对AI财经社说,从资金到供应链再到投放,小团队在每一步都被挤压得没有动弹余地。从2016年12月9号启动到2014年4月初停运,悟空单车共在重庆投放1200辆车,用户约1万名,损失300万。

如今,去到重庆湿润的街头,基本上看不见共享单车的身影,即使在大学城,也没有出现其他城市那种遍地是车的盛况,悟空单车更是已经绝迹。

重庆街头几乎没有共享单车的踪迹。

停运通知在内部下达后,团队花了两个月时间陆陆续续做善后工作,基本收尾后,6月13日,他们在微博上发布了退出市场声明。这个迟来的声明很快引起一场暴风式的讨论。雷厚义更是以“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的身份上了微博热搜。

90后的雷厚义的状态,并不符合一个刚刚创业失败者的预设,谈起悟空单车,他口吻轻松,带些自嘲,把这次失败看得很淡,他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受到关注,他将之解释为“也许是媒体的势力太大了”。

“创业失败很正常。”他对AI财经社说,网上对悟空单车铺天盖地的批评,他显得并不往心里去。

“别人的看法无法决定我们的价值。”他说。

共享单车的风口吹到今天,已经到了收网阶段,虽然仍然不断有玩家诸如黄金单车、彩虹单车进入市场,但头部卡位已经非常稳固。朱啸虎认为,共享单车领域即将迎来”清场”,后进场的玩家已经没有机会,悟空单车是第一个自愿出局者,很快这份名单就会变长。

更糟糕的是,与打车市场不同,共享单车的小玩家连被收购的价值都没有了。

追风口的人

雷厚义自称冒险家,说话坦率而狂妄,一刻也闲不住地在偌大的办公室走来走去,聊到激动处拍手顿足敲桌子,会不自觉地把腿搭到沙发扶手上,“要赌就赌一把大的”是他的口头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首家倒下共享单车的疯狂90天:生于追风,死于赌博

悟空单车是共享单车创业浪潮中第一个倒下的项目,它只活了3个月。导致它死亡的那些瞬间,悟空单车各个级别的负责人在做什么,..[详情]

业内人士:共享单车将现倒闭潮 小品牌没并购价值

从2017年6月开始,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走到了节点,首现正式出局者--2017年6月13日,悟空单车发布声明,当月起正式终止服务,退..[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