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自行车是“照妖镜 引入个人征信体系能否破局
2017-03-01 16:05:32 来源:​钛媒体 评论:

最近几日,共享自行车行业多个话题并存牢牢占据各大媒体头条位置:莆田名叫卡拉的共享自行车企业19天内自行车丢失率高达70%,央视开炮指向行业的押金问题,其后舆论普遍将矛头指向国人的素质问题,于是便有了共享单车是公共素质的“照妖镜”的说法。

梳理以上问题其实并不难,所有问题确实事关国人的诚信素养问题,企业需要用押金来约束用户行为以降低不必要损失,用户将自行车占为己有毕竟有着较强的可操作性。但在铁哥看来,我们与其抱怨国人的素质低下,不如通过制度将作恶的动机关在笼子里。

个人征信为解决乱象根本

在理想状态下,如若用户的行为可以被数据形式记录在案,纳入个人征信体系,用户自然需要对其一切行为负责。事实证明,西方国家在个人征信确实具有毫无争议的优势,大到社保缴纳小到公交车逃票均会被记录在案,影响当事人的就业和正常金融行为。

如美国征信业以商业征信公司为主体,其信息来源广泛,除来自银行和相关的金融机构外,还来自信贷协会和其他各类协会、财务公司或租赁公司、信用卡发行公司和商业零售机构等,可比较精准描述个体的诚信度。

但在我国,个人征信却要落后许多。

最早个人征信主要由中国人民征信中心负责,在其官网上,有以下表述:征信系统全面收集企业和个人的信息。其中,以银行信贷信息为核心,还包括社保、公积金、环保、欠税、民事裁决与执行等公共信息。接入了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信托公司、财务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各类放贷机构。

只收集金融机构信息并多用在金融行为中,采集数据的相对单一极大限制了个人征信在国内的普及程度,尤其近年来用户行为的互联网化使金融数据更加无法准确刻画个人的诚信度,加之企业接入个人征信系统接口具有较高的准入门槛(如需要改造既有系统,规范报数,投入10-50万不等的成本)又降低了互联网企业接入个人征信系统的动力,这也是大多数P2P企业均未接入央行征信系统的原因之一。

2015年1月5日,央行官网宣布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八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名单上的机构股东背景多元,既有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亦有大型金控中国平安,也有中诚信征信等老牌征信公司。这意味着政策层面上开始放大征信的数据采集点,以精准刻画国民诚信行为。

其后,芝麻信用面世,腾讯信用也在公测之中。

事实到此为止,国内基本上已经有了较为先进的个人征信规则,也可通过互联网的大数据以及实名制的ID追溯功能对用户诚信有较为清晰的认识,规范并约束用户。

但事实上,国内企业的征信应用程度并不高,甚至有企业内心对个人征信是持抵制态度的,这又是为何?

企业为何对个人征信敬而远之?

从业务逻辑上讲,企业接入各类个人征信系统自可约束其用户行为,降低损失,这本应该是件好事,但事实上企业为何又对个人征信多采取敬而远之态度呢?

其一,接入个人征信意味着部分数据的行业共享

个人征信的关键在用户诚信数据公开,而这显然又要碰到成长型互联网企业的软肋:即部分敏感数据将通过征信平台同行公开,如用户的产品使用频次、用户违约率等等。坦白讲,这些数据并非运营核心敏感数据,但在互联网行业“吹泡沫”的融资背景下,这些数据又变得十分敏感。

其二,应用中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就记录形式而言国内个人征信主要有评级型和服务型两类,前者以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为代表通过评级将用户的诚信进行分级,后者则主要以记录用户的诚信行为为主,如央行的个人征信中心。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共享自行车是“照妖镜 引入个人征信体系能否破局

最近几日,共享自行车行业多个话题并存牢牢占据各大媒体头条位置:莆田名叫卡拉的共享自行车企业19天内自行车丢失率高达70%,..[详情]

共享单车引发的数据报告尴尬 谁才是独立客观第三方?

共享单车的竞争大战全面蔓延开来。在比拼资本、用户体验和运营速度等各项指标后,品牌层面的大战在年后打响,最为明显的是争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