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股市>正文
卖壳自救 “资本猎手”郭昌玮背后浮现“德隆”身影
2018-03-03 09:40:09作者:王迎春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猎获金利科技(002464.SZ,现更名为众应互联)的辉煌局面并未出现在另一个战场。通过股权买卖拿下中润资源(000506.SZ)控股权的“资本猎手”郭昌玮正处于焦灼时刻,持股市值已经缩水超过50%,近84%持股已拿去质押,目前质押盘已跌破平仓线。

与此同时,改组上市公司权力层的11项议案遭全面抵制。3月2日,中润资源宣布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示公告中没有看到相关议案。此前郭昌玮曾向深交所投诉,不过局面也未改变。

郭昌玮不会坐以待毙。2月28日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显示,他已经开始卖壳了。值得关注的是,郭昌玮不是一个人在战斗,2015年4月他曾与嘉实资本一起接盘金利科技,两个月后一位出自德隆的猎手才显示身影。

《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大量梳理发现,郭昌玮的背后与一家名为“喜洲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产生关联,后者的法人代表为向宏、执行董事为唐万新。唐万新即是曾经名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德隆系掌门人,向宏为其得力搭档。

改选中润资源遭抵制

中润资源目前正在停牌,市值仅有41亿元。最新业绩快报显示,中润资源2017年全年巨亏1.6亿至2.1亿元,原因是要还的债增多、资产不值钱了、赚到的钱太少。2月28日上市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正在推动对上市公司进行重大资产重组,进行资产置换与资产收购,这意味着中润资源极有可能再次变更控股股东。

此前中润资源已经多次更名。1993年初登资本市场时名为川盐化,是四川著名的老八股之一,曾是闻名天下的全国最大井盐生产企业。中润资源当前的控股股东为宁波冉盛盛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冉盛盛远”)。记者梳理发现,冉盛盛远已经是这家上市公司第11任控股股东。伴随着控股股东的变化、主业也多次变迁,这家上市公司实际上已经沦为“壳股”。早年,它多次以庄股的面目出现。

2017年1月12日上市公司披露的详式权益报告显示,冉盛盛远以每股9.69元的价格从深圳市南午北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接下上市公司共计2.33亿股,获得上市公司25.08%股权,成为上市公司新一任控股股东。为此,冉盛盛远共计付出22.5777亿元。

随后,冉盛盛远对上市公司启动资产改造,置出一部分房地产资产,这项交易的交易对手已经变更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冉盛盛润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冉盛盛润”),且仅停留在意向协议阶段,尚未实施。冉盛盛润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郭昌玮。

控股一年间,中润资源震惊市场的283.68亿定向增发于2017年7年宣布终止。

2017年年底,上市公司以1.65亿元收购杭州藤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5%股权宣布收购完毕。这项收购因标的实缴资本仅75万元,而被市场诟病,交易所曾对这项交易发布关注函。

以上述一系列运作为背景,中润资源的股价仅在冉盛盛远入主之时如昙花一现般上移,此后股价图并未酝酿出节节攀高的局面,反而愈走愈低。截至停牌之时仅4.48元/股。

以此测算,冉盛盛远已经浮亏12.14亿元。2月10日,上市公司宣布停牌,因控股股东冉盛盛远质押盘已跌破平仓线,这也意味着控股股东的融资杠杆正面临资金危机。冉盛盛远已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的84%拿出质押融资。

上述被击穿的质押盘是否已经被强制平仓?记者就此与中润资源联系,其证券处工作人员称,以公告为准,没有可以发表的意见。记者与控股股东多次联系,但电话无人接听。不过,从上市公司当前最新公告来判断,冉盛盛远依然保有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巨亏与资金链压力迫使控股股东立刻行动。2月9日,冉盛盛远向董事会提交11项议案,推举9名董事,2名监事,这也意味着控股股东意图将上市公司权力层人员全部换下。不过这些议案被上市公司董事会以内容不完整为由,审议不予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冉盛盛远转而向深交所打报告。尽管得到了深交所关注,但几经论战之后,冉盛盛远对上市公司权力层大换血的动议仍未成功。不过,上市公司本届董事会、监事会已超期的事实不容置疑,人事变动的发生只是迟早的事。

事实上,换人只是手段,冉盛盛远的自救才是最终目的。2月28日,上市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正在推进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重组方式为资产置换与资产收购,冉盛盛远脱手之日已近。

“资本猎手”

冉盛盛远的GP(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冉盛(宁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冉盛”),后者80%的股权为冉盛财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冉盛财富”)。冉盛财富为郭昌玮全资所有。

郭昌玮,46岁,为中润资源的实际控制人。在拿下中润资源后,上市公司披露权益报告时,对郭昌玮有这样的描述:具有多年的资本市场投资经验,了解国内资本市场的相关法律法规,拥有丰富的公司管理经验,他所控制的企业涉及业务主要为互联网游戏、房地产、投资管理等。

市场对此人的了解则集中表现于其买卖金利科技的过程,因此,有市场人士对其冠以“资本猎手”的称号。

2015年年初,彼时金利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方幼玲正被一起糟糕的收购案搞得焦头烂额。金利科技曾于2011年年底至2013年,花3.7亿元收购宇瀚光电全部股权,这项耗时长达两年的收购被市场普遍看好,宇瀚光电号称是苹果几款产品部件的供应商。不过在对赌协议履约过程中,宇瀚光电第一年仅完成协议的4.5%承诺,第二年大幅亏损超过2000万元,面临对上市公司实偿千万股份和过亿现金的局面。真相大白时,双方互撕闹上法庭。

此时方幼玲有心脱身,彼时郭昌玮恰好出现。

2015年4月23日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显示,郭昌玮以其持股97%的珠海横琴新区长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实资本”)为平台,与方幼玲控制的SONEM INC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8.66亿元为代价获得对方持有的4222.1万股金利科技股份,每股价格为20.5元。收购完成后,长实资本获得金利科技29%股权。

这次收购,郭昌玮不是单独出现,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实资本”)也一同列席收购方。嘉实资本以同样的价格从SONEM INC手中受让1149.9万股,获得金利科技7.8979%的股权。

嘉实资本的股东有四家,其中包括嘉实基金,另一家为注册地在香港的公司,没有联系方式。记者尝试与余下两家股东联系,电话均无法接通,目前嘉实资本与长实资本是否有关联尚未得到证实。

记者注意到,嘉实资本与长实资本担任GP所实际控制的珠海横琴新区长实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曾于2014年共同参与美都控股(600175.SH)的定向增发。

更精彩的剧情则在40天之后出现。2015年6月3日,长沙市仲裁委员会出具裁决书,要求SONEM INC履行担保责任,将其持有的2912万股金利科技股份,于两日内过户至自然人石亚君的名下,原因为一家企业欠下石亚君债务,SONEM INC为上述企业做了担保。上述股票的清偿价也为20.5元每股。就这样这笔价值近6亿元的股票以如此方式被石亚君得手,而上述债务额度为两亿元。石亚君的债转股通过这种强制执行的方式收官,只需向SONEM INC支付4亿元差额。

石亚君,1962年5月生人,现年56岁。公开资料称,他担任旭日东升(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市场对石亚君并不陌生。2001年1月,上市公司中科创业(000048,现更名为“康达尔”)崩盘,连续10个跌停,创下当时中国资本市场最大跌幅,庄家吕梁神秘失踪。彼时,石亚君担任中科创业的董事,崩盘之时石亚君与其他5位董事一同辞职走人。

2009年石亚君再次以负面形象出现,作为ST东海持股超过5%的大股东,在减持达4.99%之后才披露公告,获利超过5000万元。

得到金利科技的控股权后,郭昌玮这样操作:2016年7月,以每股60.92元的价格向宁波冉盛盛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冉盛盛瑞”)转让24.04%的股权,而冉盛盛瑞仍为郭昌玮实际控制。

2017年7月,冉盛盛瑞和长实资本分别对外转让持股对金利科技,以41.25元的价格共计套现6.5亿元。2018年2月27日,冉盛盛瑞准备出让控制权,以36元的价格出让10%持股,套现8.39亿元,这项交易以形成权益变动报告,如果股份完成过户,冉盛盛瑞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14.04%。截至当前,这只股票已更名为众应互联,目前正在停牌,停牌前收于29.67元/股。以此测算,冉盛盛瑞这批股票市值为9.7亿元。也就是说在金利科技这只股票上,郭昌玮总投入为8.66亿元,在不到三年时间内,郭昌玮已经套现近15亿元,此外手中还有9.7亿元市值。

另外两个伙伴,嘉实资本与石亚君已经相继出货。

德隆系旧部

以“冉盛”为名,郭昌玮织起一张资本大网。记者追踪发现,名为“北京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冉盛资管”)延伸出来的持股公司与喜洲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洲资本”)产生交集。喜洲资本的法人代表为向宏、执行董事为唐万新。

2008年,德隆高管王世渝撰写的《曾经德隆》出版,此书是当前市场上被公认的揭示德隆起落最详尽的一本记录,其作者正是亲历者,也曾与唐万新多次接触,并亲眼目睹2006年4月29日武汉中级人民法院对唐万新的审判。《曾经德隆》一书也多次提到向宏,称此人善于沟通,在德隆期间,负责对政府、专家、监管机构、媒体进行沟通工作,始终不遗余力地为德隆奔走,直到德隆倒下,没有半句对德隆的怨言。

北京冉盛资管全资子公司北京长实财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后者对北京安控投资有限公司持股60%。这家公司另外40%持股的股东——北京正和兴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正和”),成为关联的关键。

北京正和是梧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0%的股东,梧桐投资的第一任总裁正是向宏。据记者查询公开报道,向宏曾以梧桐投资总裁的身份公开参与活动。在梧桐投资早年的股东中有一家名为“多尼尔投资(北京)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向宏。

多尼尔投资则是喜洲资本持股50%的股东。喜洲资本的法人代表为向宏,执行董事为唐万新。

2016年12月4日,向宏以喜洲资本董事局主席的身份出席了一次媒体公开活动,在这次活动上,这位头发已花白、戴着有框眼镜、表情严肃的德隆旧人发表了这样的观点:现在的企业搞产融结合的并购手段和并购方法,这条路是非常危险的。

喜洲资本目前没有官网,记者辗转找到了公司一位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对方明确表示老板不接受采访。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卖壳自救 “资本猎手”郭昌玮背后浮现“德隆”身影

通过股权买卖拿下中润资源控股权的“资本猎手”郭昌玮正处于焦灼时刻,持股市值已经缩水超过50%,近84%持股已拿去质押,目前质..[详情]

2017年巨亏9.6亿:贝因美ST成定局 股东关系扑朔迷离

经历了多次业绩变脸后,贝因美(002570.SZ)最终交出成绩单。2月27日晚,贝因美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披露,贝因美2017年亏损惨..[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