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股市>正文
让上市公司有序进退
2017-05-20 08:38:37作者:范欣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4月至今,我国股市的表现让投资者大跌眼镜,虽然拜茅台、格力、保险等权重股护盘所赐,上证与深成指数总体调整幅度并不大,但除权重外的其他个股却早已面目全非,一个月下跌超20%的个股超过500只,投资者参与意愿也大幅下降,以往的“红五月”有可能成为“熊五月”。据统计,A股最新总市值距离上证指数年内高点3295点时期市值已经缩水超过4万亿元,粗略计算户均亏损超8万元。虽然近期央行公开市场释放部分流动性,并对市场进行了安抚,但市场仍充满不确定性。

究其原因,金融去杠杆背景下市场利率飙升与管理层加强监管是首要原因。十年期国债期货收益率5月初已触及3.7%关口,银行间拆借市场不同品种利率均出现了显著上涨,央行近期净回笼资金明显大于净投放资金,流动性趋紧成为今年金融市场的常态。股票作为流动性较强的风险资产在市场利率上升周期出现下挫也就在所难免;另外,金融去杠杆要求经济脱虚向实,因而必须将虚拟经济收益率牢牢摁住,于是出现了雄安概念临停、高送转概念和长期不分红的“铁公鸡”被点名批评、券商池被整肃、处罚力度明显加强等情况。

另一个不得不忽视的原因在于新股发行提速。今年以来,新股IPO速度明显加快,据统计,截至5月12日,今年累计新增上市企业达191家,创历年纪录。为了让新股IPO能顺利上市发行,其发行市盈率被压低,上市后均出现不同程度涨幅,这也让打新成为投资者乐此不疲的游戏,但殊不知新股打折出售对整个市场资金的抽血作用非常明显,而中签新股的只有很小一部分投资者。监管层此举相当于既绕开了注册制这一改革敏感地带,又通过加大新股发行支持了实体经济直接融资,一举两得。

但硬币的另一面却是,随着新股发行的加快,上市公司业绩变脸比例和老股东潜在减持风险也在加大。据统计,2016年至今上市的418个公司中2016年度净利润同比下滑的公司数约占20%,虽低于全部A股公司中业绩下滑公司总体所占比例且受行业周期影响因素限制,但对新上市企业来说上市头一年利润就降低确实有对前些年利润粉饰的嫌疑,特别是2017年新上市的企业中一季报业绩下滑的公司约占16%。不仅如此,新上市企业老股东减持问题未来也将逐渐凸显,前不久刘士余主席专门针对上市公司大股东和董监高拉抬股价高位套现,超比例减持甚至清仓式减持进行了批评。据统计,2016年以来上市的企业累计IPO募集资金近2500亿元,但这些个股未来三年解禁的市值按当前股价算却高达2.8万亿元。试想未来老股东哪怕仅减持10%都超过其在市场募集资金总量,对投资者热情和市场流动性的冲击必定是惨烈的。

至此,这些新上市公司上市的目的到底为何,是为了更规范、透明的企业运营或为扩大再生产而融资,还是为了老股东股份能在资本市场获得高溢价就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前不久前股票发审委兼职委员冯小树利用职务之便以他人名义在公司上市前突击入股,上市后卖出股票获取利益,获利2.48亿元或者能说明部分问题。

事实上,在成熟的股票市场中,由于监管方的严格监管且股票上市与退市的市场化程度较高,市场整体的平均市盈率并不很高,对应股票溢价与整体换手率也不高。对很多成长期的企业来说,上市意味着公司管理要更透明,要更注重股东回报的同时就减少研发和市场推广的费用,并且还需要支付较高的审计和其他费用,总体看可能并不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有统计显示,美国一笔总额为5000万美元IPO的直接成本大约为500万美元,这也是发达市场中很多企业并不愿意上市的原因之一。近年来美国上市公司数量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在减少,该数字1996年达到峰值的8025家,随后便进入下滑期,2012年下降至4102家,2016年更是低于4000家,一些诸如玛氏、安利等大型跨国公司更是长期坚决不上市。而且,对于美国一些中小企业来说,上市也并非融资首选,金融投资公司投资、商业银行贷款与自筹通常是其融资的首选。

反观我国,新股IPO提速提速再提速,但上市企业退市的节奏却仍旧很慢,2016年以来主板退市公司仍然是个位数,不少上市公司本已无力经营,但壳仍旧能卖个好价钱。虽然随着企业退市新规的逐渐收紧,部分壳资源的价格已大不如前,退市前重组失败的案例也在增多,但较成熟市场来讲,IPO企业数量大幅高于退市企业数量仍存在较多问题,也是造成我国股票整体市盈率偏高的原因之一。据统计,在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静态市盈率高于50倍的股票数量超过2000家,市盈率超过100倍的股票超过1000家。

因而,指望仅通过证券市场就把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全解决是不现实的,更多的是需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满足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融资需求,短期大幅发新股对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作用也十分有限,反倒是对上市公司老股东造富十分有利。同时,以市场化方式实现上市公司有序进退是让市场整体估值回归理性、真正好的公司能脱颖而出的关键。更重要的是,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一行三会如何做到统一协调,避免实体经济与投资者被误伤也是急需关注的重点问题。总之,尽快理顺证券市场上市与退市相关制度、明确上市与支持实体经济融资的关系是比短期应对股市大幅下挫更重要的问题,否则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明胜 sunmingsheng@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