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股市>正文
证券市场监管一年间
2017-03-11 07:56:01作者:崔文官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2016年2月20日,刘士余临危受命辞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证券市场在铁腕治理之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功能有效恢复(IPO常态化),全面从严监管,欺诈发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受到严厉打击。

在过去一年里深沪两市总市值增加逾14万亿元,新增上市公司298家,新增投资者超1700万人,沪指年涨13.28%。

铁腕治市

刘士余上任之初,中国股市还未走出股灾之殇,也没从熔断的重击中恢复,可以说是伤痕累累。对此刘士余颇有感悟,由此在接受媒体采访回忆股灾时称:“2015年6月15日到7月8日,一共17个交易日,上证综指大幅下跌32%,造成市场较大面积的恐慌,股票市场的流动性几近枯竭,形势危急,非比寻常。当时我作为农行的董事长,就感觉全社会好像都在关注、都在焦虑,股指下行的势头对当时的金融市场的影响就好比一辆重载的油罐车,不管它拉的是煤油还是柴油,在下坡路上刹车失灵了,轻则车毁人亡,重则引发森林火灾、伤及无辜,这叫多重性风险。”

早在上任之初,刘士余就曾公开表示,“自己的监管思路很明确: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

在上任22天第一次见记者时,刘士余明确2016年“三不搞”:不搞注册制、不再搞熔断机制、中证金不退出,稳住了市场预期。

在稳住市场之后,证监会开始铁腕治市。2016年5月沪深交易所发布“史上最严”停复牌新规,为重组停牌画出了“三个月”的停牌红线。2016年6月27日,新三板分层机制正式实施,新三板开始进入“质变”;2016年7月8日,证监会通报欣泰电气被正式认定为欺诈发行,并将启动强制退市程序。欣泰电气成为因欺诈发行退市的第一只股票,也是创业板退市第一股。

2016年9月9日,证监会对外发布实施《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主要修改内容包括完善重组上市认定标准、取消重组上市的配套融资、强化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责任等层面,旨在给市场“炒壳”降温,这一政策被券商称为“史上最严”借壳标准。

自刘士余上任以来,证监会对内幕交易及中介机构违法等行为一直保持高压态势。

据证监会相关人士透露,2016年证监会系统共受理603件有效线索,新增立案案件302件,55起案件移送公安机关。案件类型多为信披违法、内幕交易、操纵市场案。仅2016年1~6月,证监会新立内幕交易初查和立案案件就有193起,占比达52%。

不仅如此,证监会还收紧上市公司再融资,2017年2月17日,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进行修订,从再融资规模及频率上合力抑制目前市场存在的过度融资、募集资金脱实向虚等现象。

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去年以来,证监会新政未停。而在诸多新规的背后,都透露着‘从严监管’的治理思路。”

在从严监管之余,监管层并未忽视股市生态的建设,在沪港通开通两年多以后,2016年底,千呼万唤的深港通宣布正式通车,实现了上海、深圳与香港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20日,深港通共计交易48日,其中深股通、深市港股通分别累计成交730.47亿元和241.78亿元人民币。

同时,市场IPO明显提速。据统计,2016年2月以来,证监会已核发近300家公司IPO批文,仅2016年就有229只新股上市,创下近5年新高。

语言犀利

与监管层铁腕治市相对应的则是刘士余上任之后的“犀利”语录,从“妖精”、到“害人精”多次语出惊人。彼时,“资本大鳄”们在资本市场的频繁行动,屡受市场关注与争议。

对此,刘士余在公开场合脱稿痛批,“强盗”“ 野蛮人”等字眼把这位一直以低调著称的证监会主席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此后刘士余在今年的一次证券期货工作会议上再次爆出犀利语录,“不允许资本大鳄对股市扒皮吸血”“打击股市黑嘴”等热词再度引发市场议论。

对此上述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这与目前的A股市场以及整体金融市场的风险频发不无关系。去年以来,一些‘金融大鳄’尤其是保险资金,通过各种手段的代持方式,瞒天过海、分进合击,各种举牌,对一些优秀公司的治理和正常运营产生了很大的破坏。”

此言不虚,去年以来以万科、南玻A为首的多家蓝筹上市公司被举牌,一度引发市场的大幅波动和热议。

上述投行人士分析指出:“险资等金融机构一旦被控制,具有很大的隐患,巨额资金的流向就难以监控,或操纵市场、关联交易,或资金外逃、循环持股,或监管套利、利益输送,形成层层叠叠、沟壑纵横的资金权力网络。其隐蔽性之强、破坏力之巨,外界都难以估量。”

而对于自己犀利的语言风,刘士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是事出有因:“到证监会工作后,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各种乱象,感到很震惊。我看到这些乱象,就想找比较简单的、贴切的、大家都能懂的词,来给每一个乱象贴上一个标签,这不是我创造的。”

公开资料显示,1961年11月出生的刘士余是江苏连云港人,出身农家,他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自1987年至1996年先后工作于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建设银行。1996年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工作,至1998年,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

在2002年央行的分拆中,从中国人民银行内部分拆出的中国银监会于2003年4月成立,但刘士余仍留任央行,出任央行办公厅主任、党委成员,并于2004年7月升任行长助理、党委委员,2006年6月出任央行副行长。2014年10月接任农行董事长,2016年2月出任证监会主席至今。

稳中求进

一年已过,接下来的一年证券市场监管还将做什么?今年2月10日的监管工作会议被视为新年风向标,会上提出: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偏离,在“从严监管”的基础上“稳中求进”。

在各类改革中,IPO常态化备受关注。实际上进入2017年,IPO发行仍在提速。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谈到企业IPO时表示,要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用两三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

为顺应资本市场“稳”加“进”的节奏,刘士余明确表态,“关键性制度必须迈出关键步伐”,即提速IPO、强化保荐人责任等。此外新三板改革是今年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一项重要任务,改革的重点就是完善市场分层,通过分层管理,把发行、交易、投资者准入和监管等多方面的改革串起来,为众多的挂牌企业提供差异化的制度供给。

据悉,区域性股权市场是主要服务于省级内中小微企业的私募股权市场,而据万得资讯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经运营的40家区域性股权市场,有挂牌企业16000多家,展示企业58000多家,各类融资累计6800多亿元。

监管部门人士透露称,证监会已草拟完成统一的区域性股权市场的业务和监管规则,目前正在征求意见中;有关新三板和区域性股权市场的合作对接机制也处在紧锣密鼓的研究中。

同时,监管层破天荒地放权给交易所进行一线监管。此外,调整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严厉打击证券违法犯罪等,都被市场认为是在为注册制推进做准备。有分析认为,注册制最快将在今年底推出,晚的话就是明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回头看”成效显著:微交易全面下线

今年1月9日,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对下一阶段开展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详情]

证券市场监管一年间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证券市场在铁腕治理之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功能有效恢复(IPO常态化),全面从严监管..[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