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 > 股市>正文
妖股“信风”再起:跟庄与反跟庄的较量
2016-11-07 10:49:2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评论:

  11月3日开始,作为风向标的四川双马已率先熄火。至11月4日,煌上煌、武昌鱼等妖股已连续两天回落,本轮对妖股的炒作是否将就此告终?

  “只要公司老板能折腾,股票就可以炒,天空才是它的极限!”2015年A股见顶前夕,一位天津的老股民在某上市公司股东大会上对记者说道。

  随后不久,该上市公司便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价开始连续一字跌停,再然后“股灾”来了……

  而近期,A股市场再次迎来妖股的批量复活。10月10日,国栋建设复牌,至今最大涨幅超过136%;武昌鱼则用了25个交易日,上涨了180%;不声不响的名家汇则从50元左右,一路涨至178元。

  直至11月3日,以四川双马为首的妖股军团熄火后,徐翔嫡系的大恒科技等泽熙概念股再次异动。

  A股样本观察团队注意到,今年妖股的“故事性”远不如去年,更多是对股权转让所带来的“朦胧感”进行炒作,同时资金操纵的迹象也更加明显,如三夫户外近期便上演了从上涨8%到下跌9%的戏码。

  此外,随着游资对妖股的不断炒作,市场相应也出现了通过龙虎榜追踪游资的操作方法,甚至还衍生出了专业的APP。“跟庄”与“反跟庄”较量下,游资洗盘、出货手法异常凶猛,妖股波动大幅增强。

 A股“妖风”再起

  “感谢双马,改变了我的命运,从此真正的自由了。今日,痛苦的挣扎了一个半小时,尽管依依不舍,尽管没忘初心,但是早盘的震荡还是超乎我的想象。别了,司徒雷登,一股不留,全部卖出。”

  11月2日,投资者“终年VS全仓”在网上贴出了自己的交割单。当日10 59,他的31.3万股股四川双马以38.76元的价格全部成交。截图显示,他在四川双马的持仓浮盈已达967.5万元,盈亏比例为406.78%。

  上述投资者无疑是幸运的。8月22日复牌以来,四川双马从7.06元一路狂奔至42.05元,区间最大涨幅495.6%,而这则源于一纸股权转让公告,公司大股东拟将控制权转让给IDG合伙人之一的林栋梁。

  自此,“股权转让概念”成为了游资的新宠,同处四川的泸天化、国栋建设,近期同样因为股权转让而出现飙涨走势。

  值得注意的是,与拥有泽熙、石墨烯概念的华丽家族,以及“证金入股”的梅雁吉祥相比,今年的“股权转让”概念无疑显得单薄了许多,不过只是刚刚写好了开头,而这反而成为了游资最为看重的一点。

  “不管怎样,终归是要重组的,何况收购报告书里都写了要注入资产,而这个不确定性就成了炒作的最主要逻辑。”四川一位资深投资者11月3日表示,今年市场机会匮乏,一旦热点形成,资金便会集中涌入。

  由于缺乏“故事”支撑,所以今年资金操作迹象也更为明显。对应到盘面,便是奇葩走势频繁出现。

  10月19日,三夫户外午后一度冲高逾8%,随后便高台跳水,至当日收盘反而变成下跌9.05%。从日线上看,18日至20日,三夫户外出现了涨停、下跌9.05%,再涨停的怪异走势。

  面对游资的凶狠炒作,部分上市公司也显得颇为无奈。

  “股价连续上涨,无疑将公司推到了聚光灯下,此时公司首先考虑的便是监管风险,比如重组、股权转让能否完成,而非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西部某上市公司董秘11月4日介绍道,上市公司能做到的无非便是停牌核查,但是目前交易所对停牌审核极为严格。

  而资本的逐利天性,显然是停牌所不能阻止的,于是便出现了停牌、涨停,再停牌、再涨停的怪异一幕,股票“特停”的效果随之降低。

  以“妖王”四川双马为例,针对于股票异常波动,9月14日和10月25日分别进行停牌核查,而复牌后股价毫无悬念的再次涨停。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妖股“信风”再起:跟庄与反跟庄的较量

11月3日开始,作为风向标的四川双马已率先熄火。至11月4日,煌上煌、武昌鱼等妖股已连续两天回落,本轮对妖股的炒作是否将就此..[详情]

深交所念“紧箍咒” 上市公司名称不再“想改就改”

11月3日晚间,深交所在官网发布了《变更公司名称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对想随意更名的上市公司念了“紧箍咒”。[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