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门”,特朗普可以翻盘吗?
2018-02-10 08:42:20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当特朗普批准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份四页长的备忘录的时候,他说,这份备忘录完全能够证明所谓的“通俄门”调查都是对我的迫害,完全能够证明我的清白。备忘录公开了,民主党则准备发表一份更长的备忘录,防止前一份备忘录对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在进行的“通俄门”调查造成困扰。而最近前总统小布什则在特朗普肋条上插了一刀: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俄罗斯干涉了我们的总统大选。看得出来,“通俄门”调查很难因为这份备忘录而终止,而特朗普与联邦调查局、特别检察官以及民主党之间的斗争还将继续。这场旷日持久的“通俄门”调查,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宪法学家布鲁斯·阿克曼所说的“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的命题。

此前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将这份可能让特朗普翻盘的备忘录当作“大杀器”,认为只有在一些不靠谱的“香蕉共和国”的选举舞弊中才能出现的事情居然出现在美国的总统大选中,并且预计很多高官将会被卷入其中。特朗普总统也是如获至宝,“通俄门”已经成为特朗普的原罪,每每当他想大展拳脚的时候,“通俄门”这把达摩克利斯剑就可能落在他的头上。此前,特朗普曾经的心腹史蒂夫·班农非常不合时宜地在这件事情上做了让特朗普不敢掉以轻心的评判,认为特朗普的儿子不爱国,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人有过接触。与此同时, 穆勒展开的调查虽然还没有结果,但是可能逼近了特朗普本人。

“通俄门”调查的前景不可预知,但是它已经成为华盛顿的一场政治大戏,而且也是华盛顿与莫斯科之间长期的曲目。有人评论说,俄罗斯已经成为“通俄门”的赢家,从“通俄门”调查在美国政坛引发的长期的躁动来说,俄罗斯的确是个赢家;但是从美俄关系的改善来说,俄罗斯则是个输家,特朗普的原罪其实也是美俄关系的原罪。特朗普想改善美俄关系,而普京也希望能够结束克里米亚危机而引发的美俄之间的长期对立,然而,“通俄门”的事件激发了美国的“俄罗斯威胁论”,甚至勾起了美国人的冷战的回忆,美俄关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难以改善的。无论“通俄门”的调查结果如何——而且很可能是个悬案——美国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相信了莫斯科干涉了美国大选的结果,这对美国是非常大的挑战和刺激。

从“通俄门”调查我们也能看到美国政治面临的可能不仅是“否决政治”这样的两党之争,还有美国政治体制正在出现一些新的变化。最直观的就是“通俄门”的调查到目前为止主要是集中在特朗普身边的顾问。这次备忘录所揭示的是,特朗普的外交政策顾问佩奇被联邦调查局进行了监听,而联邦调查局之所以对佩奇采取这样的措施,主要是因为来自英国前特工斯蒂尔的一份报告,而斯蒂尔是美国情报部门的线人,他得到了民主党的资助,同时他又不喜欢特朗普。从这条线索推下去就是,民主党为了竞选的需求而通过斯蒂尔对美国的情报部门施加了影响,最终对特朗普的竞选时期的外交政策顾问进行了不合理的监听。剧情是不是可以翻转呢?美国大选的确被干涉或者操控了,不是来自俄罗斯,而是来自英国!问题在于佩奇在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中的地位不足挂齿,但是现在特朗普却非常看重佩奇被监听这件事情。另外,佩奇被监听也没有洗刷特朗普的竞选经历马纳福特以及另外一位外交政策顾问与俄罗斯之间有过接触的嫌疑。

为什么是特朗普的顾问们出了问题呢?最近他的一位高级顾问因为对妻子家暴而辞职,难道特朗普选人有问题?也并非如此,主要是因为白宫的团队在不断膨胀。不是特朗普的助手们品质都有问题,而是人数多了,出问题的几率也要大得多。这也是问题所在,当年美国制宪者因为担心总统只是光杆司令,怎么才能与国会的几百人去抗衡呢?因此赋予了总统很多的职权,而现在的白宫团队也可以到几百人的规模,而竞选则是一场规模浩大的博弈。可以看到,总统的权势是制度性的扩张,而每次扩张意味着会带来相应的职位,从而让总统团队内部的关系更加微妙。美国的宪政越来越靠近“总统宪政”,这次,“通俄门”调查从特朗普上台就开始了,至今无果,无论是什么人有嫌疑,最终都会指向总统,因为所有顾问的权力都是总统权力的延伸。当然,随着总统权力的扩张,微观层面的权力制衡就会出现困难,比如说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等机构,如何能够制衡总统呢?特朗普把联邦调查局长科米给革职了,而现在可能会将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革除,甚至会解雇特别检察官穆勒,司法和情报部门的政治化也到了非常高的程度。

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呼吁两党合作,但是因为大选而形成的两党恶斗并没有停止下来。“通俄门”也越来越带有政党政治的色彩,真相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话语权。民主党的备忘录也不是为了澄清真相,而是便于现在的调查,至少看起来调查的结果是对民主党有利的。而对于特朗普来说,当初选举的时候,他作为非典型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或者说并不是共和党所认可的候选人,这一身份在“通俄门”调查中并没有消弭,共和党的建制派依然不喜欢他,这里面可能有情感的因素,也可能有政治的操作,不希望特朗普当选的不仅有民主党人,也有共和党人。从“通俄门”中能够看到美国政党政治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它不仅仅是选举的工具,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含义。

从目下而言,这一调查不会结束,而它在媒体上引发的讨论以及言论的泡沫也会持续发酵,而背后则是媒体生态的变化,特朗普依然靠推特进行发泄,而专业媒体似乎在这次调查中并没有什么表现。阿克曼之前就预测到了美国政治的窘境,他说,“21世纪的总统是一个比他19世纪先辈危险得多的物种。随着职业新闻业的瓦解,白宫将以科学校准的信息填补这一新闻缺口,以推动不同的小听众团体所关注的议题。在真实或者想象出来的危机时刻,此举的诱惑力将是难以抗拒的,媒体魔法师在这时会借助YouTube和Twitter制造出诉求信息的瀑流,呼吁民众支持白宫内的大无畏领袖。”只不过,那时候特朗普还没有上台,而特朗普的上台让既存的缺陷进一步放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通俄门”,特朗普可以翻盘吗?

当特朗普批准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一份四页长的备忘录的时候,他说,这份备忘录完全能够证明所谓的“通俄门”调查都是对我的迫害..[详情]

说明

本报于2017年12月18日刊发了题为《驱赶投资人》的新闻报道,配图使用了纳恩博公司的展台图片。经核查,本文报道内容与配图无关..[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