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认同来之不易
2017-12-30 09:57:34作者:黄兴涛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华民族”,是近代中国才出现的新名词和新概念。

它是20世纪初现代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生成之后,特别是清王朝临近崩溃之际和最终覆亡之后,在中国逐渐产生发展起来的,具有政治、社会文化符号意义的民族观念凝结物。

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中国人既殷殷期望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又面临着极少数分离势力发出的种种现实挑战,似不能不认真思考:“中华民族”这一观念以及对其的集体认同,究竟从何而来?它对我们的今天和未来,又意味着什么?

从“自在”到“自觉”

起初,“中华民族”一度用来指称“汉族”,进入民国后,这一用法在一部分人那里仍然有所延续。但与此同时或稍后,指称中国国内包括汉族和其他各族人民在内的大民族共同体之“中华民族”概念,逐渐传播开来,并且日益强势,最终于20世纪20年代之后,特别是“九一八”事变之后,成为主导国内政治舆论的流行用法。

这后一种主导型、符号化的“中华民族”概念,明确强调中国境内各族人民作为国民或公民的平等身份,他们由历史延续下来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泛血缘联系,自有其特殊性并不断得到强化。作为一个民族共同体,它依托在新的现代共和国家形式上,呈现整体性和统一性,还赋予了各族人民摆脱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实现全民族独立和现代化发展的共同命运。

笔者将这一主导型“中华民族”概念所直接传导和涵括的族类认同意识,及其运用展开的民族一体化理念和信念等,称之为现代中华民族观念。

现代中华民族观念的形成和演变,思想论证和社会接受,凝聚着作为现代国民的中国人之整体认同的政治文化底蕴与时代精神走向,它不仅强烈影响了20世纪以来中国的历史进程,还将继续影响其未来的发展。

早在20世纪80年代,费孝通先生就曾从民族学角度提出“从‘自在’到‘自觉’”的中华民族认识论,强调“中华民族作为一个自觉的民族实体,是近百年来中国和西方列强对抗中出现的,但作为一个自在的民族实体,则是几千年的历史过程所形成的”。这一具有创发性的著名论断,对我们认知清末民国时期现代中华民族观念的形成、演变及其社会认同的意涵,具有直接的启发性和反思价值。

无疑地,此一“自觉”的实现,不仅包含着民族因素得以延续的意义,也内蕴着某种现代性的政治转换之义。从某种意义上说,“自觉”同时也意味着一种“重塑”、一种“再造”,因为现代“民族”一词所指代的,就是一个带有强烈政治意蕴的新概念。正是经由现代政治启蒙和国家意识所引发的现代民族自觉,古老的中国人,才最终得以自立于现代世界民族之林。

因此也可以说,从长期历史积淀而成的“自在”的中国人,到清末民国“自觉”的中华民族的演化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从“传统”到“现代”的发展过程。当然,这里所谓传统和现代,又都包含着中国自身有别于西方的历史文化特征。

从“莫非王臣”到安危与共

那么清朝到民国,“自在”的中国人与“自觉”的中华民族之间,或者说人们通常所言的传统中华民族和现代中华民族之间,究竟有何区别呢?

笔者以为,其中最为重要的区别就在于,其成员一则为“臣民”或“藩民”,一则为“国民”或“公民”。即便是在清朝鼎盛的康乾盛世时期,现在通常所说的中华民族之主要民族构成成分和领土范围已基本奠定的阶段,也仍然存在着这种与现代“自觉体”民族之间的明显差别。

那时,国人对于其彼此之间已然不同程度存在,并不断得到发展和加强的各种联系与一体化趋势,还缺乏自觉认识的各种条件(包括西方外来民族入侵的打击与强烈主权刺激,自身现代国家体制的建立,以及逐渐发达的交通、通信和出版印刷等现代媒体条件);对于共同的利益安危,在感情上还缺乏强烈体认的可能,更不用说具备内外“主权”等现代权利意识了;在交往上,也存在着语言沟通等方面的更多隔阂。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