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
2017-11-21 08:12:2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我们提高生产力带来的经济增长,其实就是经济增长动能的转变。但是我们仅仅用显示性的指标来调的话,我们就忘记了背后内涵的是生产力的提高。你拿一把统计年鉴你会算,发现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力与第二产业大概低18%,你要说我给自己定的任务就是减少第二产业比重,提高第三产业的比重,那很自然简单的看,你的劳动生产力可能是会倒退的,很显然这不是我们调结构的目的。因此我觉得调结构要转过来,不要简单用指标来规定,而是应该确定我们的目的是提高劳动生产力。这是一个问题。

同时,转动能如果认识不清楚的话,我也会觉得我们过去的动能不就是说我有强大的外需,有大规模的投资,那么现在这些越来越不行了,我很自然人们会想到,是不是应该转向消费需求或者用其他的方法。总之你可能还会在需求侧的因素中去兜圈子,而忘记了转变经济增长动能,其实应该回到提高劳动生产力,从过去投入驱动型转向生产力提高型的这样一个新的经济增长动能。

我们回到本源着眼于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我们提出提高全要素生产力,我们到这个阶段上,我们应该转变经济增长动力,过去投入驱动是人口红利,是劳动力的增长,人力资本的增长,资本回报率很高,大部分的资源重新配制带来的生产力的提高,这些因素逐渐都消失了,或者至少是明显的弱化了。因此,我要转向立足于生产力的提高,那些人口红利因素都不再存在,这是一个转换。

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就是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本身的动能也面临着转换。我们一般来说劳动生产力有三个因素,第一提高资本劳动比,或者资本深化,也就是说你不断用资本投入替代劳动力,你就提高了资本有机构成,在特定的条件下你会带来生产力的提高。如果你过快,或者你扭曲了资本的价格,你可能资本替代劳动的速度就超过了应该有的速度,资本劳动力提高过快,就导致你的资本回报率下降,各位看到了你自己在经营企业的时候发现很难再营利了,其实它就是资本回报率下降的一个表现。这是一个约束条件。

劳动生产力的提高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全要素生产力的提高,在既定的要素投入的条件下,我更好的配制它。过去我们很容易改善配制,因为大量的劳动力淤积在农业中,我只要把它释放出来,我的资源配置效率就大幅度的提高了,劳动生产力也就随之提高了,我们把它叫做结构变化效应。这个效应我们看到农业劳动力比重大幅度降低了,农村转移的劳动人口越来越少,实际上是负增长。这个给你带来急风暴雨式的大规模劳动生产力的因素在弱化,因此你要转向新的全要素生产力要素的源泉,这个源泉就是根据其他国家的经验,应该主要来自于创造性破坏,也就是说我重新配制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机会还有,但是越来越少,今后我要重新配制的是在我们的第二产业内部,甚至在一个行业内部、企业之间的资源配置效率不高的情形。如果说现在企业之间我们都干的是同一个行当,但是我们每个企业之间生产力不一样的话,就意味着你资源没有得到最佳的配制。因此这时候我要重新组合,这个组合怎么来呢?其实是一个创造性破坏的过程,有的企业你要让他能够进来,有的企业你要应该让他能够退出,有的企业活下去不断扩大,有的企业你要让它死亡。

我们年前就看到了有过剩的产能,无效的产能,低效率的产能,也看到了僵尸企业的存在,其实很简单,要能够让该死的死去,除清无效的产能,就是我们今天全要素生产力的源泉。因此说我们把目前看到的时间节点,我们如何实现这个节点上要求的任务,我们应该重新选择我们要进行的改革方向,着眼于实现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一任务,我们的改革可能更加集中,更有效率。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耶伦的忠告:过快退出宽松政策将导致经济下滑

即将卸任的美联储主席耶伦今日表示,如果过快退出宽松政策,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经济下滑,美国时间周一,耶伦向特朗普递交辞..[详情]

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李伯重:企业家应该多关注历史

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李伯重强调,中国今天之所以产生奇迹,因为有经验积累,才能够在有利条件下爆发。其他国家没有这种经验,..[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