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学者们谈论对外投资时 他们都在谈什么
2017-09-01 11:53:12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国互联网的春天,总是早于中国经济的春天,总是先期而至。这似乎成为一种规律。”林军曾在《沸腾十五年》里这么写到。


而当今的现实也依然如此。2013年以来,我国陆续提出共同建设“一带一路”和“网上丝绸之路”的倡议。如今丝绸之路正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先导,大型互联网企业也正努力通过跨境合作来促进沿线国家的贸易畅通,比如阿里巴巴积极推进的商业领域的实践——eRoad、eHub建设。

为了更好的引导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为企业全球化提供更多的智力支持,8月23日,来自河南工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的国际贸易系导师方旖旎,在中经智库联合《中国经营报》社举办的“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企业全球化学术研讨会上,就此提出了《中国互联网经济对外直接投资路径分析》这个议题。


“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后,中国企业整体开始了对外投资新的时代。而对于中国互联网而言,大规模的对外投资开始于2014年。”在议题环节,她说到,“中国互联网企业对外投资的方式,特别突出的是以并购为主。我现在涉及到的大概是160多个投资项目,其中超过80%的投资项目是集中在发达国家这样的地区。中国互联网企业对外投资的一个方式和地理特征,与现在已有的中国对外投资的存量特征其实是有差别的。”

一、互联网企业的“界”该如何划?

如方旖旎所言,自2016年以来,全球跨境并购有近三分之一是由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完成的,而通过投资并购来实现全球化也正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普遍的战略。可是面对着中国互联网经济如此大规模的对外投资的现实,国内相关的学术研究却依然显得不足。

对此,方旖旎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在研究过程中,我感到比较困惑的,是互联网企业的‘界’怎么划?我们首先想到的是收集数据。但是中国企业全球化报告的数据库当中,实际上并没有互联网这个行业的梳理,这些项目分散在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金融业、交通运输、仓储等等这样的行业,甚至包括有些投资项目会放到基础设施领域。那么在涉及到互联网经济的时候,我们又该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判断这个企业项目究竟有没有放到互联网经济这个领域呢?”


针对方旖旎的疑惑,来自中国社科院投融资研究中心的陈经伟副主任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互联网这个概念目前为止没有界定清楚。从行业研究的角度来说,原来说有36行、72行,如今券商已经做到900多个细分领域了,目前上市公司也能够区分大概900多个细分领域。你可以针对其中的某一个现象,多做一点行业报告,然后用经济学的方法去解释它这个问题,这样可能更好一点。”


“互联网界定我觉得特别难,也不用界定,其实就是互联网为基础的经济。”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的赵柯研究员随后补充到,“比如共享经济这个概念。最早我们出国留学的时候,住在老百姓家里,实际上也是一种共享。而如今共享的概念在不断的扩大,就像互联网经济不断的扩大一样。这是没法界定的,也不能界定,但肯定是和互联网有关的。当然这里面肯定也有很多的分类要做,可以先分类。”

二、对外投资要了解哪些风险?

事实上,在中国互联网企业大规模海外投资的背景下,学术支持的不足仅仅是我们企业“走出去”所面临问题的一部分,更大的问题则是各种投资风险所带来的挑战。

“曾经有一个执行官提出要往印度投资一个亿试试水,然而他不知道印度是有敌国投资财产法的,它一方面针对中国,另一方面针对巴基斯坦。”在回答完方旖旎的疑问后,赵柯提到了投资风险的问题,“互联网经济对外投资肯定会面临很多的风险挑战,包括法律问题,税收问题,这些将来都是要面对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