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串货”的司法纠结
2017-08-05 09:24:34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张晓迪、郝成

因为将烟草从山东贩卖到杭州,杨夏玉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十年。她在山东持有零售许可证,但没有杭州的相关证书。而专家统计发现,各地就这种情形是否入罪,差异极大,虽然最高院曾有相关批复应该行政处罚,但地方往往以非法经营罪判刑。

年纳税超万亿的烟草行业,与食盐一样,施行专卖制度。其生产、批发、零售,均需先获得烟草管理部门准许证书,并在证书所规定的范围内从业,否则即被视为违法,更会面临判刑。

但这影响了烟草作为商品的流动性。因此,实践中跨地域、超范围的“串货”行为极为常见。而在配给销售端,烟草行业又实行搭配销售政策。比如,A省会用本省最紧俏、利润最大的烟,搭配外省的、市场不受欢迎的烟进行绑定批发销售。

这种行政“配售”,使得“串货”更为普遍。假定A省某紧俏香烟,零售与批发之间有40元利润,烟草批发部门要求经营户以1比10的比例搭配B省的烟。这种情况下,经营户拿货后,往往将不受欢迎的B省烟每条降价3元,卖给烟贩子。烟贩子把B省烟带回B省卖,以每条降价2元卖给当地经营户。

正是看到这种商机后,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19日期间,在山东开了一间零售铺,做茶叶、烟酒等生意的杨夏玉,就从山东济宁、枣庄地区收购中华、利群等品牌香烟,运往杭州去卖。虽然杨夏玉在山东枣庄有合法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但由于杨夏玉在杭州没有烟草批发和销售的相关证书,2017年,浙江富阳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杨夏玉十年有期徒刑。

中央财经大学预防金融证券犯罪研究所副所长、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大伟,在梳理全国30个省市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的案件数据时发现,就持有零售许可证的案件而言,大部分地区没有对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判罪。晋、陕、蒙、京等14个地区入罪率均为零;但苏、鲁、云、沪、粤等省,则做出有罪判决,其中江苏、山东两省2015年非法经营卷烟制品入罪率分别为37.5%和36.4%。香烟“串货”案,在不同地区 “同案”不同判的情况明显。

李大伟他们担忧,不仅在烟草行业,非法经营罪在证券、期货、保险、出版、印刷等领域也存在适用不统一,判定不一致的情况。

“串货”这一市场行为修正的,其实正是烟草专卖制度下的强制搭售行为。杨夏玉他们借此获利的商机背后,是市场规律与专营制度矛盾纠结所在。但因此在司法中遭遇的判决差异,显然不应该成为前述矛盾的投影,而应该有更为清晰的界别。

最高院批复

目前,烟草专卖许可证主要为,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和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三种。

在这样的规定之下,烟草专卖批发商和零售商仅能在许可证规定的区域,从事许可证规定的交易,不能跨区域、超范围经营。例如,持有北京市海淀区烟草专卖局发放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就只能在海淀区从事烟草零售交易,不能超出海淀区范围,也不能从事批发业务。

中国《烟草专卖法》及其实施条例规定,无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经营烟草制品批发业务的,由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关闭或者停止经营烟草制品批发业务,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无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经营烟草制品零售业务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经营烟草制品零售业务,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了关于办理非法生产、销售烟草专卖品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提到,违反国家烟草专卖管理法律法规,未经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许可,无烟草专卖批发企业许可证和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等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的相关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烟草“串货”的司法纠结

张晓迪、郝成因为将烟草从山东贩卖到杭州,杨夏玉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十年。她在山东持有零售许可证,但没有杭州的相关证书。而..[详情]

民粹主义是全球化的终结吗?

全球化受到来自各国出现的民粹主义的挑战,尽管民粹主义作为民主的一种极端变体缺乏一个严肃的学术定义,但各国特有的民粹主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