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黑飞”
2017-06-03 09:07:04作者:吴文婷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编者按/在一系列“黑飞”事件之后,无人机领域迎来政策管控。因技术进步而迅速发展带来的问题,也将以技术的手段予以解决。但从行业而言,“黑飞”曾一度作为“卖点”存在,此番规范,亦必从商业上产生影响。不过,巨头在专利、资本方面的布局已成,商业变化,似乎并不会很大。

一线调查

黑飞溯源:“禁飞区”控制下的无人机命运

堡垒向来都是从内部攻破。

6月1日开始,无人机实名制开始实施,但这并非针对无人机真正的杀招。因为,不为人知的是,方兴未艾的无人机市场,正在迎来一个“最熟悉情况的人”——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疆”)。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知,大疆为北京智宇翔云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开发出无人机安全管理平台,解决无人机运行监视与管理问题,使有需要的管理部门实时掌握无人机的在线飞行情况。针对违规飞行的无人机,可以获取其起降地理位置、飞行高度、飞行速度、航向等。此外,双方还合作开发了无人机侦测设备,并在深圳机场、三亚机场进行了试点部署,取得良好效果。

然而,无人机的危险“黑飞”,仅是表象。在其背后隐藏的,是关于无人机制造标准管控、改装、监管体制等一系列复杂的利益链条。而“终结”对公共利益和安全有重大负面影响的“无人机黑飞”,也绝非仅仅是强化监管手段就能实现。如果忽视其背后的一系列问题,“无人机黑飞”的治理,恐难奏效。

“黑飞”危险

今年2月26日,重庆江北机场空管塔台接飞行员报告,在机场跑道上空发现有无人机活动。同年4月,成都双流机场附近空域因为被无人机干扰,11架航班避让或备降重庆、昆明机场。

据民航部门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共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4起,2016年猛增至23起;2017年以来仅今年1月中旬至2月中旬,就发生12起无人机违法违规运行威胁民航安全事件。

所谓“黑飞”,即违法违规的、未经登记的飞行,这不仅影响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对交通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大疆创新副总裁邵建伙指出:“在最近成都、重庆发生的事件中,干扰成都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干扰重庆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和风筝。”

资料显示,常见飞行器通常被分为固定翼、直升机和多旋翼(四旋翼最为主流)。在2010年之前,固定翼和直升机无论在航拍还是航模运动领域,基本上占有绝对主流的地位。然而,在之后的几年中,因优良的操控性能,多旋翼迅速成为新星。

无人机和航模的本质区别,在于有无智能化的飞控系统,能否实现自主飞行。无人机本身相当于带着大脑飞行,飞手只需通过数据链将地面控制参数与无人机进行交互,无人机就可以实现自主飞行,可以是超视距。

而航模则必须由人来通过遥控器控制,并且始终是要在视距范围内,通过遥控实现机动和姿态调整,它的真正大脑一直在地面的飞手手上。

无人机由民航局和AOPA管理,适用航空类法规;而航模由国家体委下属的航空运动管理中心管理,适用体育类法规。无人机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判断,有人改装了航模,加装了不具备禁飞或者限飞功能的开源飞控、图像传输等辅助手段,增加了自动飞行能力,有预谋的造成航班干扰事件。

而从当前的处罚来看,专家认为处罚太轻。4月22日,四川省成都市警方通报,3名男子因为在成都双流机场附近放飞无人机,分别被行政拘留5天。

生产“无国标”

追本溯源,《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家无人机生产厂商后发现,当前无人机市场方兴未艾,但在生产环节,却面临未有国家标准的窘境。生产商主要是根据自己设定的标准,对无人机生产和制造进行管理、控制。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终结“黑飞”

在一系列“黑飞”事件之后,无人机领域迎来政策管控。因技术进步而迅速发展带来的问题,也将以技术的手段予以解决。但从行业而..[详情]

2500亿一带一路专项贷款蓄势待发

习近平主席在刚刚落下帷幕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主旨演讲中对外宣布,国家开发银行设立了25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该专项..[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