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级产品价格与劳动力市场对中国通胀的影响
2017-04-19 10:01:5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最新发布的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在国内外市场上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其中各项价格指标相对高低,也折射出价格形成与通货膨胀压力构成中贸易、劳动力市场各自影响正在发生变化。

商品和服务供给所需投入可以划分为上游产品(包括原料、能源、设备等等)、人力和土地三大类,且最终产出价格受同类可替代商品和服务价格影响。1990年代以来20余年里,中国已经从初级产品净出口国转为净进口国,并迅速成长为大多数原料、能源等初级产品净进口国;同时制造业全面快速成长,成为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制成品进口替代范围不断扩大而几乎没有任何领域出现国产品较大幅度被进口品替代的现象。

这一贸易与产业发展趋势决定了20余年里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价格变动成为影响显著的输入性通货膨胀/通货紧缩因素,国际制成品最终产品价格对国内价格的输入性影响微弱,特别是对居民消费价格中的日用消费品价格输入性影响微弱。

同时,进入本世纪以来,经济发展和人口结构演变导致中国剩余劳动力“蓄水池”近年总体日趋枯竭,推动中国劳动力市场进入人力成本快速提高阶段,人力成本对通货膨胀压力的影响由此日益显著,对服务价格的影响尤为显著。

初级产品价格、劳动力市场两者中何者影响更大,取决于初级产品行情变动。初级产品超级牛市期间,初级产品影响更大,表现出来的中国国内价格变动特征就是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高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高于出厂价格指数,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构成中,消费品价格涨幅高于服务价格涨幅。转入初级产品熊市期间,倘若劳动力市场依旧保持充分就业状态,则中国国内价格变动特征就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涨幅大于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涨幅,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中服务价格涨幅高于消费品价格涨幅,甚至出现CPI和PPI走势背离、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下降而消费价格指数仍有上涨的现象。

按以美元计价的国际贸易商品价格衡量,2002-2011年间,初级产品市场总体处于牛市,导致这一时期内多数年份PPI高于CPI,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高于PPI,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构成中消费品价格涨幅高于服务价格涨幅,如2011年消费品价格上涨6.2%而服务价格上涨3.5%。 2012年,全世界以美元计价的国际贸易非石油初级产品价格下跌10.0%,石油价格上涨1.0%,制成品价格上涨0.6%, 初级产品市场开始步入熊市,但在国内消费品市场上传导尚需一定时滞,结果是当年我国CPI涨幅虽然从上年的5.4%下降到2.6%,但消费品价格涨幅(2.9%)仍然高于服务价格涨幅(2.0%)。

2013-2015年全年,国际初级产品市场熊市日益深化,中国劳动力市场则继续保持近乎充分就业,2011-2015年末城镇登记失业人数分别为922万、917万、926万、952万和966万,城镇登记失业率分别为4.1%、4.1%、4.05%、4.09%和4.05%。且劳动力薪酬水涨船高,2012年第三、四季度,城镇单位从业人员累计工资总额同比增幅分别为23.6%和18.3%,2013年前三个季度该项指标同比增幅依次为17.2%、17.3%、18.9%; 即使到了经济减速迹象已经比较明显的2014年第四季度,城镇单位从业人员累计工资总额102817.23364亿元,同比增幅仍然高达10.5%。2015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总额同比上涨8.9%,平均货币工资指数为110.1(上年=100)。

劳动力薪酬的提高又进而推动服务价格涨幅高于商品价格涨幅:

2013年,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为2.6%,其中消费品价格涨幅2.5%,服务价格涨幅2.9%。

2014年,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为2.0%,其中消费品价格涨幅1.8%,服务价格涨幅2.5%。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胡月 huyue@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初级产品价格与劳动力市场对中国通胀的影响

最新发布的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在国内外市场上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其中各项价格指标相对高低,也折射出价格形成与通货膨胀压力构..[详情]

“无现金社会”的纠结:看起来很美 安全稳定性存疑

我国正在慢慢步入移动支付时代,“无现金社会”在杭州以及中国的许多城市已经是进行时。“无现金社会”指的是什么,会带来哪些..[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