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家长亲历:看完110套北京学区房是何种体验?
2017-03-12 13:22:11 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

 上周,孩子学校找家长谈话,了解升学意向。老师说,一旦选择了国际学校,孩子将很难再回到公立体制,所以一定要想好。我和先生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我倾向于继续上国际学校,而孩子爸爸认为应该上公立校。

  说来好笑,半年前,我们俩的观点恰恰相反。两三年前我开始看学区房,直到孩子已经就读国际学校一段时间了,我还是一个学区房买家团的成员,坚定地要买一套能让孩子就读北京历史最悠久学校的房子,而且非常确定一定能买到。我先生对学区房这件事丝毫没兴趣,他认为大不了去国际学校,他很多客户的孩子就是在顺义的国际学校里上学,也挺好。

  在那两年中,我看的学区房不下百套,期间常常和经济观察报的前同事,也就是这篇稿件的编辑分享经历,她问了我好几次,要不要把你的故事写下来呀?拖了大半年,觉得特对不住她,才开始落笔,回想起两年多来的细节历历在目,但彼时的信念和焦虑却一去不返。我只好安慰自己,写这篇稿子依然有现实意义,更重要的是我已经能更冷静和客观地看待这件事。

  (一)

  2014年夏天,我开始研究北京的学区房。当时,北京义务教育改革方案已经明确,幼升小一房一校、高考锁区,这些政策引发了广泛的争议。但很多孩子还在上幼儿园的家长都在观望,并不着急出手。

  那时候,学区房价格虽然已处在快速上涨的阶段,市场需求也很旺盛,但远没有到后来那种饥渴和疯狂的状况。

  我所在的朝阳区,是北京城区的“教育洼地”。由于历史原因北京的名校大多集中在东西海,朝阳几乎排不上字号,所以一听说高考锁区,最着急的就是朝阳区的家长。我住的小区就配套了一个很一般的小学,俗称“菜场小学”。但那个时候,身边很多邻居并没有把买学区房这件事放在心上。其中一个邻居家有套房子划在西城什刹海片区西什库小学的范围内,但她家并没有把孩子户口转过去。另一个邻居的老人户口和房子在海淀区万泉小学,她觉得那边的房子面积太小,打算就在小区学校上学。

  当时,我和一个在教育系统工作的朋友一起看了几个楼房。朋友还没有孩子,学区房的需求并不迫切,但那时北京的机关单位和央企催促有房的员工把户口从单位迁到自己房子里。又正值东西城合并的消息甚嚣尘上,她最迫切的需求是要在东西城买套房落户,所以,她顺便也跟着我一起去看学区房。

  刚开始看房,我并不着急,东西城到处看,只要是好一点的学区都看了个遍。而跟我一起看房的朋友很快就出手买了一套非学区大房子。现在著名的“学区圣地”德胜片区,当时最便宜的房大约在250万元左右,单价大约在七八万元。而其他片区则还有不少150万-250万元之间的房源。

  那段时间,我见识了很多奇葩的学区房,尤其是老平房,有的房需要穿过邻居家才能进去。有的房只剩半面残墙和两根柱子撑着,墙缝里长满了杂草,售价是20万元一平。还有的被其他房包围在中间,几乎暗无天日。甚至见过一个房本上有好几间1平方米的房子。

  这些老平房通常都论间卖,每间有独立房本,面积通常在5-15平方米,价格一般在150万-250万元之间,没有市政给排水系统,顶多在院子里盖一个自建,里头有个小便池和一个水龙头。由于下水管较细,大号得去胡同外的公用厕所。

  这样的房子看多了,你就能摸到一些规律,如果某间房子单价较低,就要格外注意是不是门洞或过道。早几年,门洞和过道是允许户口迁入的,后来管得紧了,户籍部门发了通知,买这样的房子风险就大了,等孩子上学后再转卖更成问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