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日研修生境况:以为是天堂 来后发现是牢房
2017-03-01 10:37:22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评论:

“中国研修生在日本生活牛马不如?”“中国研修生在日遭盘剥”“日媒揭露中国研修生在日境况:受高压、虐待、性骚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日研修生话题持续受到关注,中国驻日大使馆领事部专门就如何保护研修生权益发声。为了实地调查研修生正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26日一早,记者在熟悉研修生情况的在日华人鲁蓬人陪同下,乘坐约4个小时的新干线列车,前往约900公里外的广岛县,探访中国研修生的真实境况。

住的是集装箱简易房

住的是简易房集装箱,荒郊野外的,房租甚至远超东京

虽然研修生的缝纫工厂在汽车导航上显示离新干线广岛站只有18公里,但记者足足开了50分车才到。这是由于需要翻过一座道路崎岖的小山,而一部分农村道路极为狭窄,如果对面来车,要小心翼翼停到路边避让,有的过于狭窄的小路,甚至要倒车到一旁的岔道上让对面车先过才能通行。研修生们所在的缝纫工厂周围就是这样典型的日本农村景象,冷冷清清,看不到人影。

缝纫工厂和研修生的宿舍紧挨着,位于一片空地当中。老板一家并不住在这里,而是每天开车过来上班。宿舍东西朝向,西边是一片空地,东边则是一大片建筑渣土,里面混杂着沥青混凝土碎块和石块等。所谓宿舍,就是一栋二层的简易房和一栋由4个集装箱搭建的二层建筑拼在一起组成的。由于是简易房,所以没有地基,只是用混凝土块支起了上面的建筑而已。建筑渣土直逼集装箱脚下,不过研修生们见缝插针,在建筑渣土和集装箱之间的地面和塑料泡沫箱子里还种了一点点绿叶菜。

研修生们的厕所位于一楼,就是那种塑料外壳的仅容一人的简易卫生间。侧身钻过简易卫生间与集装箱之间的缝隙,还要走上一个十几级、倾斜度不小于45度的铁质楼梯才能到达二楼的宿舍。楼梯旁的一楼就是厨房,一名年轻的女孩正在切着豆腐干做饭。这个集装箱改造的“厨房”,就是缝纫工厂几十名研修生做饭的地方。

由于上厕所需要下到一楼,一旦雨天湿滑,极易从楼梯上滑下来,好几名研修生都吃过苦头。43岁的研修生盛女士晚上上厕所,摔下去胯骨疼了好多天,也舍不得休息。研修生张女士也从上面滑下去过。

爬上二层,狭窄的走廊不到一米宽。进入房间内,虽然记者穿着羽绒服,也依然觉得迎面一股寒气。这种塑料外壳的简易房和铁皮的集装箱,特点就是冬天像冰窖,夏天像蒸笼。加之是东西朝向,阳光少,房间没有空调,也不让用电暖气和电褥子,冬天只能用矿泉水瓶子装上一点热水来暖被子。研修生说,夏天两个人共用一个小电扇,依然挥汗如雨。

约10平方米的房间住着6个人,放着3个木质双层床,狭窄逼仄,连张桌子都没有,更没有电视的影子。由于没有衣柜,衣服都在墙上挂着,床下塞着装着米的大塑料瓶、鞋子、纸箱等杂物。

对面的房间更拥挤,住了12个人。据在日华人鲁蓬人介绍,日本农村地区地价极为便宜,简易房成本低廉,一个废旧集装箱最多5万至8万日元。而研修生每人每月要交两万房租,这样一个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没有电视和网络的6人房间每月房租竟高达12万日元,甚至远超东京。中国留学生小王以前住在东京新宿区早稻田大学附近的房子,带卫生间、浴缸和煤气灶,13平方米,月租金也仅有5.5万日元。而对面房间住着12个研修生,相当于房间月租金达到24万日元。光是二三十个中国研修生,每年就要给老板提供近700万日元的房租。

水电燃气费也贵得惊人。每人每月水电燃气费1万日元,而据鲁蓬人介绍,在东京水电煤气费一般人均仅5000至8000日元。留学生小王说,以前她一个人生活,冰箱、洗衣机、微波炉、空调、燃气热水器齐全,电和煤气各4000日元,自来水2000日元,每月一共1万日元,而一屋子研修生只有一盏灯,没有电视,也不让用电暖气和电褥子,几十个人在一楼才有两个水龙头洗澡,共用一台洗衣机,7个人才有一台冰箱。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