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生育意愿调查:二三线城市家庭意愿更高
2017-02-23 10:35:0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一年多以来,生不生二孩成了社会议题。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5.86‰,低于“十三五”生育规划的年均6‰的目标;2016年中国人口增长809万,也低于预期增长900万的年均目标。

“谁最不敢生二孩?就是那些书读得多,钱赚得少,在异地打拼的”,一位坚持一孩家庭的奶爸说的话,似乎戳中了很多在城市刚站稳脚跟的年轻人的心。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数十个家庭,他们来自上海、广州、杭州、金华等地,覆盖了一二三线城市。其中最不敢、不愿意生的是一二线城市里收入中等、房贷压力大、教育期望值又高的所谓“中产阶级”或“新中产”,正如上文那位奶爸说的一样。

国家卫计委在2015年有一个生育意愿调查,结果显示因为经济负担、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人数分别占到74.5%、61.1%、60.5%。

这一调查显示,育儿成本已经占到中国家庭平均收入接近50%。而托育服务严重短缺,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此外,近年来大中城市房价攀升,许多家庭也由于这些因素在考虑推迟生育,或影响再生育的决策。

“独生爸妈”更愿意生二孩

今年34岁的清水是上海某985高校的教师,她的大女儿悠悠今年4岁了。2016年7月,悠悠的弟弟出生了,如今她儿女双全,是大家眼中的“人生赢家”。

之所以选择二孩,除了2013年国家放开单独二孩政策的契机外,也与她和丈夫作为独生子女那份孤独的童年记忆有关。

“我母亲是医生,夜以继日的上班,我爸爸则整天呆在实验室。那个时候自己带一把钥匙,回家冷冰冰的,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感觉很不好,我不想让女儿也有一个孤单的童年。”她说。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这几乎是所有二孩家庭主要的出发点:希望两个孩子有个伴,不那么孤单。这其中,特别是童年有缺失感的“独生爸妈”往往更愿意生二孩,希望在孩子身上弥补那份没有兄弟姐妹的遗憾。

此外,因为是“独生爸妈”,双方父母可给予的人力、物力支持都要更多,也是促使他们“敢生”的一个因素。

不过,幼小的孩子不一定对父母的好意时时买账,有些原本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变成二孩家庭后,要面临平衡两个孩子的问题,通常会表现为两个孩子为吸引大人注意而“争风吃醋”。

今年33岁的上海IT工程师胡胡有两个儿子,大宝4岁,二宝刚满两个月。“尽管怀孕的时候也经常做大宝的心理工作,但是二宝真正出生后还是遇到了很多问题,大宝还是会吃醋嫉妒,最崩溃的是二宝在哭闹的时候,大宝为了引起大人们的注意也故意哭闹。” 她说。

“大女儿今天到病房要拉妈妈,被拉开,要爬上小婴儿篮,也被拉开,觉得被嫌弃,眼神里都是落寂,回家说了几句话就哭了。”老婆最近刚生二孩的池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女儿才两岁半,已经懂得很多。

一线城市50-100万收入家庭不敢轻言二孩

对清水来说,作为一名大学教师,大部分工作是在家做的,但现在最大的困窘是,有了两个孩子后,工作经常被打断,尤其集中精力写论文时。“比如我刚写了300字,老大放学了,老二醒了,等过会我再写的时候就要从头再捋一遍思路,压力大的时候经常夜里睡不着。”

怀孕期间,为了不落下课程,她一直坚持上课上到生产。如今二宝还小,她要评副教授,今年的科研压力也比较大。

不止一位妈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了个孩子,颈椎病、腱鞘炎这些都无法避免地会加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