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北京户口牵引的年轻人:只要解决什么工作都接受
2017-02-15 09:59:59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

在求职时,除第一条外全都符合的伍声本应更有信心。可是,当他和几个条件比他优秀的同班同学甚至常常连简历都没通过筛选时,他感到“自卑、恐慌、纠结”。

以北京为代表的大城市人口规模控制早已存在。2005年,国务院同意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年—2020年)》中确定:2020年北京市实际居住人口控制在1800万人左右。在短短四年后,这一目标即已失守。2009年,北京市常住人口数量达到1860万。

新的目标是:到202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总量将控制在2300万人。而今,留给北京市人口增长的空间仅有不到130万人。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曾公开解释,人口控制在“2300万”以内,这个数字主要是根据北京水资源的承载力算出来的。他说,北京现在每年的用水缺口是15亿立方米。这个数字接近北京最大的饮用水源供应地密云水库库容的40%。

关于北京市控制人口的政策,2014年北京市两会期间,《北京日报》记录过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刚算的一笔账。

“到底北京应该发展多少人口,可能发展到多少人口,本身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人说目前就是极限,有人说还能发展,还有人说你能控制住吗?”他说。

他这样算账:2014年之前的10年间,北京平均每年增加63万人。对比伦敦、纽约、东京,北京的速度是它们的5到10倍。如果这样的增速继续,意味着10年后北京需要增加近500平方公里的土地,要建1.3亿平方米住房,要增加交通出行550万人次,“相当于整个伦敦现在的全部出行量”;每年要增加6亿立方米水的消耗,相当于南水北调进京水量的一半……

“不说它合理不合理,可能不可能,就是如果我们现在不有所作为的话,这个代价能不能承担?”陈刚反问。

影响

当杨仁旺回到江西老家时,他顶着父亲要跟他断绝关系的压力,眼里只有他的教育理想。

他希望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和公民意识。可在家乡,孩子们为应付考试疲于奔命。杨仁旺想讲自己设计的课程,连最基本的课时都无法保障。

他不想再成为应试的工具。2006年回到北京后,他的课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固定课时和一群有精力去实践的学生。课堂的形式很像大学,他会布置给学生一些题目,比如调研菜市场的社会阶层。这些中学生视野开阔,会在指导下阅读文献、设计问卷,实地观察、访谈,最后进行小组汇报,并形成书面报告。

“目前,想实现我的梦想,可能是要待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杨仁旺说。

但在组成家庭后,从不关心户口的杨仁旺,却被现实一次次提醒着。错过了北京户口,意味着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没有户口的他,买房要提供连续缴纳5年社保的证明,买车需要提供暂住证,暂住证却要定期续办,等到换发居住证时,他要零点去排队,在寒风中等待了整整8个小时……

正在长大的两个孩子,更不断提醒着杨仁旺户口的重要性。非京籍的孩子在中考后不能进入公办高中,京籍孩子高考时被北大、清华等顶尖高校录取的机会更高。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铭对记者说,户口对年轻人影响很大。直接影响是在城市获得就业岗位和公共服务的一些待遇的差别。比如,廉租房只针对本地户籍人口,比如外地人的孩子在京沪受教育待遇不平等,甚至网约车资格也要本地户籍才能开。

他认为,这些做法对一线城市的一个威胁在于,可能会失去有创新活力的群体。任何行业和职业都是金字塔,年轻人是金字塔的底座。“没能让年轻人留下,底座就没有了。高端的人哪来呢?”

“我们的城市总是有一种掐尖儿的思维。我们总希望有麦当娜,不希望有年轻时期的麦当娜——她可能是个住地下室的穷人。”他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被北京户口牵引的年轻人:只要解决什么工作都接受

户籍制度改革加快,中国持续多年的户籍制度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松动,一些小城市的落户门槛已经取消,但在北京、上海这样的特大城..[详情]

硅谷巨头避税花招多 美国税制改革仍需攻坚

由于波多黎各实行的税制不同于美国50个州,微软将其品牌和版权的一部分出售给其在波多黎各的分公司,由分公司生产相应的产品,..[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