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裂变:春运背后 漂泊与归家新图谱
2017-01-23 10:12: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今年,李信通过抢票软件早早买到了一张从广州去往昆明的高铁票,二哥已经在昆明结婚生子,这个春节家人计划去西双版纳度过。也就在这一年,他在广州拥有了自己的一套房子。“等装修好了,我计划明年就让家人来广州过年。这可比以前让他们住在旅社舒服多了。”

“其实观念已经有很大变化,以前觉得老家才是家,现在却觉得,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李信说道。

值班的坚守:忠于这一行

不止对于个体,对拥有巨大人流量的服务型公司而言,合理安排和调度员工返乡或值班留守也是每逢春节期间他们必须应对的一项大型工程。

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富士康就如是。

据不完全统计,富士康深圳园区内有员工逾30万人,虽然春节期间会有一定人数选择不离开深圳,但大部分人群还是会走上返乡之路。其中较大比例的去向是湖南和湖北省。

富士康深圳园区工会总订票窗口负责人张荣荣介绍道,集团自2007年成立工会开始,便有帮助员工订购团体火车票的职能。不过相比成立之初的全人工化操作,自2010年开始,富士康自行开发了“票务在线”系统,用于购票信息收集和分票。收集完信息后,集团工会在春节前近2个月对接广铁集团,申请相应火车票。

“在没有系统之前,工会票务人员每年只能人工背着现金,找押运车,然后到火车站团体票售票窗口排队买票。”张荣荣笑称,票务量大到工会还会遇到同样购买团体票单位的感慨。

不过因为集团是与广铁集团合作,在广铁范围以外的线路,也是富士康力有不逮的地方,所以集团也申请在园区内落地火车、汽车等售票点。

而作为出行服务类企业,出租车行业就需要每年固定安排司机值班,以保障出行方便。

有14年驾龄的晏师傅来自湖南株洲,和以往一样,今年过年他选择留守岗位。

这就意味着即使在春节期间,晏师傅也依旧需要早出晚归,白班从早上7点到晚上6点,晚班则从6点开始。

“春节期间外来车辆少了,路面比平日要畅通许多。”晏师傅介绍道,假期收入比往常可观,是他选择坚守一线的原因之一。而且春节回株洲的票源十分紧张,“根本抢不到。”

“孩子和老婆今年也来广州一起过节了。”谈到家人,晏师傅低头一笑。但其实整个春节假期几乎没有哪一天不用开车,一天工作10个小时,能陪伴她们外出游玩的机会也不多。“很多时候年夜饭都是在车上随便吃一点。”

“在广州过了十几个春节,最难忘还是2008年雪灾那次。”停顿了一下,他回忆起那个异常寒冷的冬天,庆幸自己并没有回去株洲。听女儿说,那一年老家的自来水水龙头都给冻上了,几乎每天都停水停电。

“留在广州过年也挺好的。”晏师傅表示,自己从2002年开始来广州谋生,一直在出租车行业。“十几年了,朋友同事都在这边,现在回到老家反而会有种生疏感。”

晏师傅在女儿两三岁时便外出打工,陪伴女儿成长的时光并不多,她今年18岁了,晏师傅希望孩子毕业以后能来广州一同生活。“广州是一座包容性特别强的城市,现在让我突然离开这里的话,还真挺舍不得。”

除了司机,出租车公司的现场调度人员、话务员、车辆安检员等一线员工在春节期间同样24小时“不打烊”。

温容焕是广州白云出租汽车集团出租车队伍的队长,“十多年来,过年值班已经成为我的工作常态了,如果哪一年不用值班,家里人反而会不习惯。”他笑道。

他的主要工作是在各大客运站、火车站维持秩序,也会帮助上下车乘客提行李,疏散现场。“一旦发现站场的出租车辆不够,我们会马上反馈信息中心,总部随即调度车辆,缩短乘客滞留时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乡愁裂变:春运背后 漂泊与归家新图谱

春运不仅意味着在外游子与亲人的一次团聚,生活方式、生存成本、经济转型等一系列变化,也为这场年度例行迁徙带来更多变量。[详情]

铁路春运返乡客流将迎最高峰 这份指南助你平安回家

目前,2017年春运已经迎来返乡客流高峰期。多地铁路部门公布信息看,节前最后一周将形成铁路返乡客流最高峰。在铁路春运最高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