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裂变:春运背后 漂泊与归家新图谱
2017-01-23 10:12: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家在湖南邵阳的老杨说回去的票很难买,还不便宜,正在发愁怎么回家的他,刚好听到老同学提起有企业在举办免费专车活动,便报名并且顺利拿到了车票。

有意思的是,老杨这趟旅程中还有另一重身份——随车志愿者队长。老杨告诉记者,这趟爱心专列上有八九十个老乡,车上有十几个志愿者,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指引他们上下车地点,分发企业的免费午餐和水。

老杨说感到很自豪,在这趟十几个小时的回家旅程中,可以让老乡们感受到来自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家庭式迁徙:长辈在的地方就是年

对于家庭而言,离开家乡的孩子,就像四散各地的种子。

随着种子长大,观念更迭让春运延伸出更多方式。比如从唯家乡为家,到有人即有家。这让度过春节从漂泊者归乡演变成家庭式迁徙。

李信已经第四年没回家乡过年了,这是他工作的第七年。

2010年毕业的李信是河北邯郸人,因为学习的是电信专业,大学毕业之后来到深圳中兴通讯旗下公司负责手机屏幕相关工作。

刚毕业的他手头紧张,在那一年春节回家时,不得已选择买长途坐票。绿皮火车的拥挤和长久坐姿的疲累是他此后再难接受的经历。

2011年春节前夕,二哥和妹妹相继到昆明工作,家中长辈在此前已经前往探望,也因此,那一年李信需要从深圳坐火车到昆明。“家人长辈在的地方就是年。”李信这样说道。

彼时春运期间深圳到昆明的火车一天只有2个班次,都是近27个小时的K字头快车,票非常难买。

在李信工作的地方白天没有外网可以抢票,只能在工位上通过拨打热线电话的方式进行订票。但电话也很难打通,于是不少同事早上四五点就跑到办公地点拨打座机,以期可以尽早订到火车票。“当时我和同事总结出来一个规律,用固定电话打订票热线比用手机打,打通概率更高。不过用诺基亚手机打订票热线,成功率也很高。”李信笑着回忆道。

通过电话订票的方式,李信还是没能买到火车票。无奈之下只能到处委托关系。

“我印象很深刻,简直是拼尽全力去昆明。”皱着眉,李信掰着手指细数着,“后来委托了6层关系,通过同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一层一层找下去,终于找到一个铁路系统内部员工,拿到了可以去昆明的火车票。”说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缓了一口气。

第二年,李信换了一份工作,来到广州。在一家通讯技术公司工作,主要负责对接三大通讯运营商中两家的客服热线维护以及短信维护。

“这份工作平时并不算忙,但在长假期间,值班就变得非常重要。因为一旦用户打不进客服电话,或者发送短信无法送达,就是很严重的问题。”他解释道。

因为算是公司新人,那一年春节,留守在公司维护热线稳定的工作也落到了他的身上。这一年也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在广州度过春节。

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一的那个跨年夜没有发生什么重大事故,直到凌晨一点,他才终于结束了值班工作,搭乘夜班车回到住处休息。之后的2013年,他学会了讨巧。虽然依旧需要大年夜值班,但李信选择在大年初二回到老家与亲人团聚。“在外那么久,还是想回去看看。跟家里人一起。”

随着工作年限增多,李信在2015年正式升为高级工程师,也彻底脱离了过年需要值班的岁月。实际上,在微信等网络通讯工具的普及下,短信已经渐渐不再成为春节期间人们常用的祝福方式,李信所在部门依旧必不可少,但工作已经相对轻松。2014年到2016年间,他和二哥轮流接待了整个家庭,春节期间大家庭游遍了广州和昆明的主要景点。

工资日渐提高的年月里,他也已经有足够的财力考虑以旅行方式度过春节。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乡愁裂变:春运背后 漂泊与归家新图谱

春运不仅意味着在外游子与亲人的一次团聚,生活方式、生存成本、经济转型等一系列变化,也为这场年度例行迁徙带来更多变量。[详情]

铁路春运返乡客流将迎最高峰 这份指南助你平安回家

目前,2017年春运已经迎来返乡客流高峰期。多地铁路部门公布信息看,节前最后一周将形成铁路返乡客流最高峰。在铁路春运最高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