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裂变:春运背后 漂泊与归家新图谱
2017-01-23 10:12: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

1月13日是广州今年入冬以来最寒冷的早晨之一,也是在这一天,为期40天的春运开启了。

上午八点,广州火车站,不少旅客正提着行李排队,灰蒙蒙的天空飘着小雨。有穿旧式铁路制服的老大爷在站前广场推着小车询问,“买小板凳不?可以折叠的,最后一把了,十块钱卖你。”

在火车站,小板凳成为不少站票旅客的“必备品”。大爷继续说着:“我在这里卖了快三十年矿泉水了,今年春运赶上冷空气,水不好卖,换成小板凳。”

春运不仅意味着在外游子与亲人的一次团聚,生活方式、生存成本、经济转型等一系列变化,也为这场年度例行迁徙带来更多变量。

“工厂收益不好,老公也没赚多少钱,不回去了,回去又得花一大笔。”火车站售票大厅里,一位三十来岁的妇女抱着孩子,站在售票窗口边,“我就是来看看,感受下这种回家的氛围,今年第一次不在老家过年。”

近几年,在制造业密布的珠三角地区,不少工厂选择以“机器换人”的方式进行产业转型升级,不经意间对国人习以为常的春运带来了些许影响。春运车票背后,演绎着一场场中国式的乡愁和喜乐。

务工者归乡:路途上的温暖

春运是一份档案,记录着数以千万计奔赴珠三角务工人员的酸甜苦辣。

1月14日清晨,321国道上小湘休息站,小李的摩托车停在路旁,他一边拧开刚买的矿泉水,一边掏出手机刷朋友圈,顺便在微信上给家人报个平安。

出生于1991年的小李,老家就在距离广州两百多公里外的广西梧州。返乡路上,小李属于“摩托大军”一员。他的行李只有一个黑色双肩包,放的是几件贴身衣物。

与以往快过年了才回家不同,他今年提前了两个礼拜出发。虽然要在公路上驰骋近15个小时,但比起高铁和大巴高昂的票价,小李骑摩托只需要七八十块钱油费,而且能直接到家门口。如果乘坐动车,到站还得换乘一个多小时汽车才到家。

小李十七八岁来到广东打工,最近一份工作是在佛山一家陶瓷厂当货车司机。从去年年底开始,广东刮起了环保整治风暴,很多中小企业都受到影响,小李所在工厂也收到了暂时关停整治的要求。至于什么时候恢复开工,小李到现在还没有收到工厂通知。

“过完年也许不会回来了,也许还会。现在不好说。”在佛山陶瓷厂上了两年班,小李觉得自己的待遇“马马虎虎”,“一个月三千左右,主要是工资比以前少了很多。”

问过在老家做司机的人,小李发现工资待遇和佛山没差多少,但生活成本要低很多。“而且现在父母年纪也大了,还是希望可以留在他们身边,多少打点一下家里。”

就算不是马上要回家乡工作,小李觉得起码也要多换几个城市,“多跳槽才能多赚钱,老是呆在同一个地方没什么意思。”

尽管是90后,小李这个年纪在老家看来也老大不小了,同龄的伙伴们大都成家立业,他却还孤家寡人。“回去被催婚是一定的。没办法,工厂男生多,没什么机会认识女孩子。”

摩托大军只是一部分,更多人还是争取买票回家。

和抢不到车票的老乡相比,老杨觉得自己今年撞上大运了,可以乘坐由同程旅游网联合其他机构一同承包的爱心专列回家。

39岁的老杨在广州务工多年,目前在家具企业上班,其所在车间负责生产木门和定制衣柜。本来妻子和自己一起在广州打工,但由于近几年身体不好,只能回家带孩子和照顾老人。老杨一下子成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

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去年老杨19岁的女儿也辍学来深圳打工了,家里还有一个儿子。提起自己的一双儿女,老杨虽很欣慰,却又觉得很对不起年纪轻轻就要出来工作的大女儿。“我自己在哪过年都一样,但不舍得娃在外面过年,过年还是要回家吃饭。”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乡愁裂变:春运背后 漂泊与归家新图谱

春运不仅意味着在外游子与亲人的一次团聚,生活方式、生存成本、经济转型等一系列变化,也为这场年度例行迁徙带来更多变量。[详情]

铁路春运返乡客流将迎最高峰 这份指南助你平安回家

目前,2017年春运已经迎来返乡客流高峰期。多地铁路部门公布信息看,节前最后一周将形成铁路返乡客流最高峰。在铁路春运最高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