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昉:“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速也要设上限
2017-01-20 15:45:17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评论:

当地时间1月18日下午,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接受了凤凰财经专访。

中国预计2022年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需担心的不是速度是风险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了增速下降、动力转换的新常态,中国能否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成为多方关注的热门话题。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即指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出现经济停滞,无法跨越进入高收入国家的门槛。

对此蔡昉认为,从当前经济形势来看,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没有问题,预计中国可以在2022年人均GDP达到12600美元,即初步跨越了中等收入阶段。

由此看来,从2017年-2022年这几年将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期,此前中央已经明确,用结构性改革解决增长动力问题,将增长方式从过去的投入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提高生产率。蔡昉强调,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时也有一些问题需要注意。

“我们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也有风险,这个风险首先还不是经济增长速度,速度速度一定得下行,没有什么问题。比较有风险的反而是我们不想接受这个速度,而去过度的刺激。”

蔡昉表示,过度的经济刺激就会导致银行贷款不能降下来、反而会升高,债务也会升高,产能过剩与僵尸企业问题还会加重,到那个时候就会形成资产泡沫,这将是一个系统性的风险。”

“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速有下限也有上限 上限不能超6.7%

谈及“十三五”期间的中国经济增速目标,蔡昉表示,人口红利是过去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其消失不可逆转,因此回到原来的增长速度上是不可能的。“十二五”时期的潜在增长率测算平均为7.6%,“十三五”是6.2%。

蔡昉认为,“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速应以6.2%为底线,6.7%为上限。值得注意的是,蔡昉强调,这两个底线都不能突破。

“底线是我们的潜在增长率,突破了就会产生就业的问题,出现周期性失业。那么上限也不应该突破,突破了就不是改革红利,而是刺激的结果了。刺激增加的流动性进不到实体经济,流向那些和竞争力比较无关的产业,就会导致经济泡沫。”

蔡昉表示,中国需要争取的是,从今年开始经济增速就保证平均6.5%,那么到了“十三五”末的时候就靠近上限了,则到2020年中国完全有可能跨越中等收入阶段。

《劳动合同法》不能废除修订 需着眼于增强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

近年来,关于现行《劳动合同法》是否合理的问题引发了很多争议,此前经济学家张五常建议取消从08年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对此,蔡昉表示决不能废除。

蔡昉表示,劳动力法、最低工资制度、工会等统一都叫做劳动力市场制度,其规律是一个国家从低收入走上中等收入、再往高收入过渡的过程中,劳动力市场制度起的作用越来越大。即发展到成熟社会的时候,工人的工资和待遇不仅仅由劳动力市场供给决定,还有劳动力市场制度,比如工资集体协商谈判制度。

蔡昉表示,中国当前的发展阶段决定了劳动力市场制度需要更加成熟、发挥更多的作用,因此总的趋势是中国劳动力市场制度、社会保护制度要越来越发达。对于现行《劳动合同法》,蔡昉表示,需要着眼于用工灵活性对现行劳动法作一些修订。

不少人抱怨称,现行《劳动合同法》造成了不同企业之间的“苦乐不均”——国企、外企等比较守法的企业劳动力成本急升,国有僵尸企业无法裁员,农民工为主的低端劳动市场盛行“一日工”。“有的企业是因为没有什么成本而违法,有的企业是因为这个法的约束力不能灵活用工,因此把这些制度约束在所有类型的企业显然不是合适的。所以我认为,对这些要做修订,我们要达到一个公平和效率的平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