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穷人而战的古巴“硬汉”走了
2016-11-28 10:37:47 来源:第一财经 评论:

  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在社会管理方面将面对诸多挑战。根据剑桥大学《拉美研究》期刊的观点,劳尔领导下的古巴党和政府开始了四项变革:改组上层决策机制;将古巴经济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靠拢;放松社会管制,倾听更多社会上的声音;并逐步摸索由第一代革命领导人有计划地向下一代领导人接班。

  泰德认为,在未来的几周内,要着重观察劳尔和他的支持者是否会实施甚至加速劳尔在2008~2009年推出的改革进程。因为一开始,公开的哀悼纪念活动,以及民众对卡斯特罗的家长式统治的感情可能有助于统一群众,加强党的控制力。但在这个短暂的阶段之后,卡斯特罗的去世呈现出数十年难遇的机会,将古巴转向一条用正统观点看待是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即允许古巴人民在能够影响他们的决策中发出更大的声音。

  古巴还是古巴

  徐世澄认为:“卡斯特罗的逝世,对古巴的革命事业无疑是一个重大损失。对于整个拉丁美洲左翼运动也是一个重大损失。”

  卡斯特罗是拉美革命的标志性人物,拉美左翼力量失去了一面旗帜。过去一两年,拉美左翼式微,右派人物当选阿根廷总统,今年巴西总统罗塞夫被弹劾下台。

  巧合的是,卡斯特罗的去世同时也处于古巴所谓的敌人美国政治变动的关键时刻。即将就任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经是一位终止古巴禁运的支持者,但在美国大选最后几星期的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呼吁转变对古巴的外交关系。《经济学人》称,特朗普的商人本能是否会促使他对古巴的政策再次翻转仍有待观察。而劳尔则通过宣布军事演习5天来回应特朗普的胜选。

  在卡斯特罗去世后,特朗普发表声明称:“今天,世界见证了一位独裁者的离世。”

  泰德等美国智囊认为,华盛顿方面发出了错误的信号,他们试图利用卡斯特罗的死亡加紧对古巴的禁运,而这可能会使得党内卡斯特罗左翼势力更加团结。而美国也将重复同样的错误——在冷战结束后,卡斯特罗政权忙于应对苏联补贴的终结时,美国的决策者们曾试图迫使卡斯特罗政权倒台,但最终失败了。美国这种敌对的应对方法很可能会促使古巴方面在困难时期转向俄罗斯或中国。

  泰德建议,华盛顿方面应该认真考虑古巴不断变化的情境。泰德认为,维持一个更加稳定、独立和开放的古巴,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但古巴的改变未必会像外界期待的那么彻底深刻。

  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副所长江时学认为,古巴不会因卡斯特罗的离去变成另一个古巴。

  劳尔此前表示,他将于2018年辞去主席职位,他推出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作为他的继任者,卡内尔现年56岁,曾担任教育部长。

  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去世恰逢一个微妙的时点,再度给古巴未来的走向增加了不确定性。拉美大宗商品和能源输出国经济困难,曾经革命盛行的热土开始变得现实并向“右”发展,与美国复交一年多的古巴似乎有了微弱的改革与开放的气息,但遭受着美国的贸易禁运,尽管奥巴马已经努力推出了一些政治意味浓重的禁运松绑政策。更不确定的是,奥巴马努力打造的复交古巴的外交遗产能否在特朗普任内得以延续。目前看,特朗普对古巴和卡斯特罗并不“感冒”,更谈不上尊敬。

  给中国送牛蛙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26日向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劳尔·卡斯特罗致唁电,代表中国共产党、政府、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对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逝世表示最沉痛的哀悼,向其家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为穷人而战的古巴“硬汉”走了

菲德尔·卡斯特罗被认为是“20世纪革命的活化石”,“最后一位世界革命领袖”。[详情]

美国对外贸易的亚太之重:五年贸易增长23.6%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称,上任第一天就将寻求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如果这个宣称成为现实,一方面没有美国的TPP即使仍..[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