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岿:对网约车车型的限制违反了法律公平原则
2016-10-20 17:12:5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我在这里就提出来,目前以北京市网约车征求意见稿的细则来看,它跟五个原则可能会存在抵触或者不一致的情况,第一个就是市场统一原则,这里面就涉及到户籍规定,行政许可法第15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就是设定的行政许可不得限制其他地区的个人或者企业,到本地区从事生产经营和提供服务,不得限制其他地区的商品进入本地区市场,这是市场统一的原则。

  其实,在这个条款里面非常明确,应该是不能有这种户籍歧视,我们的交通部的规章实际上没有户籍歧视,交通部只是规定了有第四项叫规定的其他条件,就是给了政府有了一个权利,周其仁老师说了地方事务地方管,这个实际上也体现了这样一个理念,关键是规律的其他调整不能违反行政许可法的统一市场的原则,这是第一个。

  当然了,为此我还专门去互联网上了解了一下,我们北京现在非京籍从业人口跟京籍从业人口的比较,2015年发布的统计数据是20个行业当中,平均月薪高于四千元的白领只有银行业的经济人口就业率是低于北京籍人口,其他的19个行业基本上非京籍人口要高于京籍人口,所以这一点作为一个社会学的考察作为补充。

  第二个原则,实际上是一个公平原则,因为行政许可法第五条明确规定设定和实施行政许可应该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公平原则我就想针对车型的监管,现在这样一个规定我认为是违反公平原则的,具体怎么违反呢,相信大家刚才已经听到了两位专家的评点,我就不用更多的做说明。

  第三个原则,实际上是一个市场自主的原则,这个原则在我们行政许可法第13条里面,他说如果通过下列方式可以规范的话,那就不用设行政许可,竞争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关于车型的监管措施,其实不是一个许可,但是它又是跟许可密切相关的一个条件,所以我认为也应该遵循市场自主原则,特别是在行政许可法颁布以后,国务院颁布了一个《全民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刚才所说的那两个原则包含在内,而且是指向于所有的行政管理设施,而不光是行政许可,原话就是凡是公民法人能够解决的,行政机关不要通过行政管理来解决,关于车型的问题,其实更多的放给市场,让乘客有不同差异化的需求,让平台有提供不同差异化的服务,市场是能解决的,政府没有必要对他们做一个规定。

  第四个原则,我认为是一个和行政许可法没有关系,但是这里面是立法民主的原则,这就是周其仁老师说到的,每一个监管的措施我们都要仔细讨论一点点磕,实际上在我们规章制订程序条例当中非常明确的,起草规章应该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听取意见有多种形式,书面征求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依法治国作为主题做出的决议,里面也特别提到,如果涉及到的公民权利是重大利益,那有一定要加强公民有序参与立法途径。

  我为什么要提到立法民主呢,看上去我们北京市的网络与网约车是在征求意见,征求意见出来以后大家都在议论,问题在于是2016年10月8号出台征求意见,10月14日截止,也就是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更加关键的是11月1号就要配套交通部的规章生效实施了,这个角度来说,它究竟有多大的诚意来听取我们现在的议论,这一点我表示怀疑的。给出的时间太少了,交通部颁布是7月到11月份有4个月准备时间,各个地方为什么非得托到10月1号马上就要式行了,提前半个月四个地方同一日来出台差不多相同内容的细则,我真的高度怀疑他们,我们现在所说的到底多大程度上会吸纳,这是立法民主原则。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