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岿:对网约车车型的限制违反了法律公平原则
2016-10-20 17:12:58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和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协办的“地方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研讨会”于2016年10月17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园举行。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沈岿教授从行政许可法角度对地方出台的意见稿提出看法。

  沈教授认为出租车的汽车经营资格证,车辆运营证和驾驶员的客运资格证的行政许可实际由国务院规定,但由于当时没有对这项权利做出具体规定,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因此可以对之做出细化。

  沈教授表示各地目前出台的征求意见稿与以行政许可法为主的五项法律原则相冲突。第一,户籍规定涉嫌违反市场统一原则;第二,对车型的限制违反了公平原则;市场自主原则要求对于市场竞争能够有效调节的,类似于车型的监管措施则无必要继续实施。第四,规章的制定程序中应包括公民的有序参与,而这关乎立法民主原则。第五则是比例原则,即最小侵害原则。法院在对具体行政行为进行审查时,可以附带审查抽象行政行为的合法性。

  以下为发言全文:

  谢谢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刚才周其仁老师对学者提出一个要求,让我们从法律角度来评一下,关于网约车的监管,实际上涉及到很多的监管措施,我重点核心就放在许可,会捎带的涉及到其他的一些监管措施。网约车的监管所涉及到的许可,其实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这就是关于行政许可法对行政许可的设定提出了哪一些要求,应该来讲,2003年的行政许可法在关于性行政许可的设定方面,其实可以说是费尽心思给许可设定提出了很多要求,首先就是对于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关于行政许可设定权,实际上部门规章是没有设立权的,地方政府规章在一定情况下是有创设权的,但是关于出租车的汽车经营资格证,车辆运营证和驾驶员的客运资格证,这个都不是部门规章和地方规章定下来的,而是由国务院定下来的。

  但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国务院创设这三个许可实际上是通过一个决定,而不是一个行政法规,这个也是由中国现实的情况,因为过去行政许可的设定比较乱,行政法规、规章、地方甚至有一些规范性文件都有设定许可的情况,为了很好的遏制他们,我们需要对设定的主体、权限给出一个规定,但是要考虑到中国又不是一个立法的体制完全可以交给人大代表去做这件事情很困难,行政系统在相当范围内还有他们的设定权利,所以国务院通过行政法规设定权利被保留下来。同时,行政法规的制订程序又非常繁琐,所以又给了国务院一个权限,就是可以通过决定来设定行政许可,所以就刚才所说的跟网约车有关的三部许可都是国务院2003年行政许可法出台以后专门出台了一个《决定》,对却需保留的行政许可项目的决定,这就是所谓的412号文。

  但是,法律没有解决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国务院只是给出了三个名称,没有就许可的条件给出具体的规定,这样设定这个概念怎么理解,是创设一个名称呢,还是说要把名称所涉及到的许可条件、标准都应该明确的规定下来,从法治主义的角度来讲应该不光是给出一个名称,应该是把许可的条件、标准都应该明确规定下来,但是实践当中中国现实情况下做不到这一点,所以现在留下来这样一个伏笔,就是国务院只给出这三个许可,这三个许可究竟要符合哪一些条件,国务院行政法规或者法律暂时不能做到的,那就由部门规章来做,或者地方政府规章来做。

  既然是这样,我觉得行政许可法里面关于设定的一些底线原则,或者刚才周其仁老师所说的统一原则,还是有必要考虑对部门规章、地方规章的设定权利,应该从这些角度考虑有没有违反相关规范的要求。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