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陌陌收购探探 起底陌生人社交收购案的背后逻辑
2018-03-03 10:08:03作者:李甜 李静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致力于为陌生人建立交友关系的陌陌与探探成功搭讪。

2月23日,陌陌(NASDAQ:MOMO)发布公告表示,拟以约530万新发陌陌A类股票和6.009亿美元现金收购探探100%的股权。按照陌陌公告发出时的股票价格测算,收购价格逾7亿美元。

收购价格约占到陌陌市值的10%。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发现,从一级市场的投资角度来看,这是笔划算的买卖。即使D轮进入探探的YY(欢聚时代:NASDAQ:YY),也在不到一年就拿到两到三倍的回报。

此外,陌陌以大量美元现金支付这点被市场忽略。陌陌投资人、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对记者说:“收购方式,从现金支付来讲,一个很重要的信号就是管理团队有超级的信心。”据悉,截至2月23日收盘,陌陌股价上涨了17%,实际替陌陌付了收购探探的钱。

在探探A轮融资时进入,并在C轮领投的元璟资本合伙人王琦向《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透露了收购过程的部分细节。

绝对值不低的交易

在对探探A轮投资结束后,王琦一直在跟踪探探的产品演进,观察到探探的用户增长和留存率等硬指标不错,于是决定领投其C轮融资。两轮注资使元璟资本占股较多,成为本次收购案中的一大赢家。

C轮之后,探探不到一年时间内,日活跃用户数涨了三倍,并达到王琦认为的社交产品若要形成规模性盈利应至少要达到五六百万日活量的基本门槛。

王琦透露,实际上不少社交巨头都对探探显示过兴趣,因此本次陌陌提出收购探探时,他并不感到意外。“社交巨头都会有兴趣。陌陌的首页上甚至也有类似探探的功能‘点点’,说明不管CEO还是产品经理都对探探有充分了解,并不是一时冲动的一个收购。”

也因此,陌陌CEO唐岩与探探CEO王宇得以在春节前进行了一些深度交流,使交易能够迅速推进。

一位提出匿名的探探投资人对记者表示,最终结果是由王宇团队拿决定。“作为股东,我们更多的是给他们出些主意,比如他会来问陌陌的情况怎么样,我们可能会想办法提供一些我们知道以及从外围打听到的消息,给他们做一些参考。”

上述匿名投资人认为,陌陌拿出的收购价,从探探的发展、现在的收入额、用户数来考量是比较合理的。

探探注册用户目前超过1亿人,王琦对本报记者透露,探探的最新日活是接近1000万人,且每日仍在增长中。

根据互联网通常收购法则,探探这类产品可归类为一个日活价值100美元。因此,关注这场收购案的猎鹰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圆峰也认为此收购价格合适。他从一级市场的投资角度给出了价格计算模式:探探如今的日活接近陌陌的一半,而陌陌的市值已经达到了60亿美元,按照一级市场的算法,探探应该能达到20亿~30亿美元,而收购价总计才7亿美元。

“收购宣布后,陌陌的股票上涨,其实就把收购探探的钱赚回来了,事实上证明了不管是从华尔街的角度,还是从投资人角度都是喜欢公司去做有意义的收购。”上述匿名投资人分析称。

郑刚对本报记者透露,不仅是探探,唐岩也正在寻找其他收购目标,目标企业需具有在业务上能够产生正向叠加,而非比较叠加的特点,比如探探这样的陌生人社交公司或直播公司,但是有些项目未能谈拢。郑刚未对记者透露具体的企业名称。

“唐岩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哪儿。”在郑刚看来,陌陌在此时走出投资收购的步伐符合上市企业正常的发展过程。

“像陌生人社交,剩下来的几家都比较强,自然强强联合变得更强。”郑刚提到,陌生人社交是来自于人性的刚性需求,但它的性质只会是生活的补充,也难以成长为像微信一样的熟人社交级别的产品。

陌陌收购探探或许也是忌惮其日后成长为自己的竞争对手。“陌陌一定要做这样的收购。即使双方现在没有太多直接竞争,但如果探探长得再大点,这样就会威胁到陌陌的市场份额和股价。”李圆峰判断,陌生人社交领域会出现价值百亿美元级别的公司。“探探只要有用户量和日活,就足够威胁到陌陌的盈利模式。”

而陌陌凭此场收购,重扎陌生人社交根基,有助于打消市场对其多元化转变的质疑。陌陌从异性社交起步,后期增加了直播、短视频、游戏等业务,实际上是依靠直播翻了身。

“虽然陌陌还在强调社交的重要性,但它现在大部分的收入仍来自直播。如果唐岩没有及时抓住直播的机会,他们就没有这个收入。”郑刚表示,“到一定程度时,必须发现新的增长点。社交是陌陌的根本,现在再去强调这方面也没错,我估计因此资本市场才给它正面的反馈。”

郑刚在公告发布之初很担心陌陌的股价会下跌。因为美国企业的收购经常会出现若两方都为上市企业,公告后,被收购方股价上涨,而收购方的股价却下跌的情况,然而陌陌股价上升,让郑刚免除了担心。

据悉,这场收购目前还在走法律流程。根据公告,交易预计在第二季度结束。

以大量现金交易

陌陌此次以不多股份和大量的现金来收购,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实际上,陌陌在上市后未进行过大的投资收购,账面资金较为充裕。王琦表示,如果大量以股票作价,其实也相当于引入了更多新的股东群,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以后的事情就会变得较复杂。另外,陌陌也认为自己的股票比较有价值。

同时,李圆峰提及,以现金收购能够迅速推进交易进程。值得注意的是,即使使用现金,当陌陌的营收与用户数达到更高级别,市值达到百亿美元以上时,陌陌也就能以百亿美元的估值通过二级市场增发股票的方式去募资。

关于收购细节,陌陌方面对本报记者回应称,以公告为准。探探方面则表示,近期不便接受采访。

根据《中国企业家》的报道,探探团队主要拿的是陌陌的股票。

郑刚表示:“我猜测创始团队拿了股票,这样才能享受长期收益。以每股30美元计算,530万股也价值不菲,且还有继续升值空间。

上述匿名投资人表示,在中国收购一家公司通常不仅收购产品,还包括产品背后的创始人及管理团队。“尤其像探探,被收购后依然需要保留独立发展,那么团队就特别重要。这类情况下,CEO大都会保留挺大部分股票,这也能促进管理团队形成提升股价以获得更多回报的激励机制。”

据悉,探探此前共融资四轮,有13位投资人,在探探与阿里的公开信息中,均未发现阿里进行过投资的影子。然而据媒体报道,阿里同时也是探探股东,本报记者就此向阿里官方求证,对方回复以公开已有信息为准。

一位接近交易的投资人告诉本报记者,阿里的确是探探的股东,但是“占的比例不是很大”。

关于市场推测是阿里背后推动这场收购,上述投资人表示,“据我所知,不是阿里推动,更多是唐岩和王宇之间的一个磋商。”

投资人“至少是不反对的”

交易落定仅仅一个月,投资人就拿到了可观的回报,在这场收购案中,元璟资本由于占股多而回报丰厚。“还是一件比较开心的事情,对于我们基金来说,非常不错的退出。”王琦看重探探,“这不单指财务回报,同时也是证明我们资金的判断力,尤其在社交领域奠定自己地位的一个重要投资。”

而D轮领投的YY(欢聚时代)也拿到了两到三倍的回报,在投资圈看来,也较为成功。

然而,此前有消息表示,YY也有意收购探探。王琦对本报记者提到:“以我的理解来说,YY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有过这个想法,但是它可能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选择了在D轮领投。” 本报记者向YY方面询问投资细节,对方回应:“针对陌陌收购探探一事,不方便透露太多。”

交易迅速落定的背后,除了陌陌的饥渴,对于探探股东来说,与其坐等探探盈利分红,不如顺着陌陌给出的台阶套现退出。

据另一位接近交易的投资人对本报记者说:“公司还不挣钱,当然也可以说等提高了用户量后,再做盈利计划,但是再怎么样,探探已经成立3年了,而陌陌同期已经上市。”

李圆峰则作为局外投资人的角度猜测,探探未做太多商业化的事情,即使用户量很高,但股东们对它的期待实际也没有那么高。“这时,若有人以不错的价格来收购,直接就可以变现,对于投资人来讲,其实至少是不反对的。”

成立两年多后,探探在2017年第三季度初次推出收费会员模式。

“关于该业务收入,我们现在看到的数字还是比较惊人的,我相信陌陌也看中了这点。”上述匿名投资人透露,“探探的收入可能不像大家以为的那么少,但我们也不能对外宣布,实际就算是没有陌陌的收购,探探也是一家很赚钱的互联网公司。”

在收入初期时,一般公司不会太考虑整体盈利的事,而会把利润用在继续做产品投入、人才扩张与市场推广。

郑刚表示,找一家需要探探的数据、活跃度的公司接盘,比较顺理成章。“它们之间互补性还蛮多。”合并后,陌陌成熟的团队将帮助探探建立商业模式。

至于唐岩在接受采访时提到的用户重合度“不高”。王琦认为,这符合实情,产品定位的不同使得用户在性别上存在天然差别,因此形成差异。

收购探探后,双方将明确区分方向。唐岩表示,陌陌将更侧重场景社交,看重社区氛围,探探则继续陌生人社交,也透露将给予探探商业化支持。

本报记者注意到,陌陌最初的陌生人社交业务并未给它创造出能与直播相比的可观收入,那么双方团队将如何开展出适合探探的商业活动似乎需要思考,值得持续观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