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传奇”不再的陈天桥
2017-08-15 13:38:49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论:

7月30日,在盛大离职员工自发组织的“盛斗士大会”上,昔日盛大掌门人陈天桥以视频的形式与旧部下进行了对话。

腾讯股价被强劲的游戏营收推动着一路上涨,马化腾终于拥有了登顶中国首富的机会。在公众还在探讨着一款游戏的威力到底有多强大的时候,另一名曾经被游戏带到首富位置的陈天桥悄悄地回到大众的视野里。

7月30日,在盛大离职员工自发组织的“盛斗士大会”上,昔日盛大掌门人陈天桥以视频的形式与旧部下进行了对话。

与和他仅差两岁的马化腾相比,两鬓斑白的陈天桥感觉老了不少。鲜有人还记得,当年登顶中国首富时,陈天桥仅仅31岁。

再度归来,曾经在互联网兴起时代里呼风唤雨的盛大网络已经风光不再。在卖掉所有曾经引以为豪的业务后,低调转型投资的陈天桥开始专注于脑科学研究。面对今时今日互联网发展的盛况,这位曾经的互联网大佬表示对于早早退出并不后悔:“我不想重复自己做的事情,30岁做的事情如果40岁我还在做,我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我的梦想是一直向前看。”

游戏成就的“传奇”

盛大网络创立于1999年,当时的陈天桥从中华网拿到了300万美元融资开始创业。原本看好的动漫社区没有收入,盛大一度处于“烧钱等死”的状态。2001年,陷入困境的陈天桥决定一“赌”定生死。他以仅剩的30万美元从韩国ACTOZ公司拿下《传奇》的代理权,从而开启了盛大的“传奇”。运行仅一个月,这款网游就实现了盈利。一年半以后,《传奇》占据了中国网游市场68%的份额。盛大网络在当时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多在线用户数的网络游戏运营商,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近1亿人,并在纳斯达克上市。

盛大上市创造了很多纪录。它是当时市值最高的中概股公司、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同时,它也缔造了中国最年轻的首富。

尽管在外界看来是游戏成就了陈天桥,但是据很多了解陈天桥的人表示,陈天桥本人对游戏并不青睐,加上当时许多青少年沉迷游戏的事件时有发生,舆论的指责和辱骂,让陈天桥将游戏仅视为盛大的“赚钱机器”而已。

2011年三季度,盛大网络退市前最后一份财报数据显示,当季净收入17.731亿元人民币,其中盛大游戏的收入为13.528亿元人民币。在同一时期,史玉柱旗下的《征途》开始扫荡,腾讯推出CF、引进英雄联盟;网易代理了魔兽世界,推出了大话西游系列。

2015年腾讯的财报显示,游戏为整个腾讯贡献了接近60%的营收。反观跌下神坛之后的盛大游戏,在经历分拆上市、私有化退市和股权斗争后,在整个游戏市场飞速增长的背景下,盛大游戏营收不增反降。

盛大游戏雄风不再、负面缠身,陈天桥决定“丢弃”这个发家致富的老本行。2016年1月,盛大的一份声明证实了外界传言:2014年起,盛大集团已经不再持有盛大游戏的任何股份。

“网络迪士尼”梦断

对于陈天桥来说,丢弃盛大游戏这个在他看来“无法承载梦想”的主业或许并不是那么可惜。

从2004年开始,陈天桥就将在游戏板块的盈利投入他的“走进客厅”战略。其核心是一个基于PC架构的盛大易宝(EZ Pod,俗称“盛大盒子”),使客厅的主人通过“盛大盒子”这个机顶盒设备,将盛大提供的网游、音乐、影视等互联网娱乐内容整合并接入电视机,从而全面控制用户的家庭娱乐终端。

这个在今天看起来耳熟能详的系统在当时还是首次被提出,陈天桥表示,盛大要从软件、运营商转变成为软件+硬件供应商,以硬件为入口,靠内容来盈利。上市后的陈天桥开始在资本市场上挥金如土,一口气买了包括浩方、边锋起点中文网等内容提供方,随后又建立了盛大研究院。可没想到的是,盛大盒子刚刚上市,广电总局一纸明令,这个被他称作“卖光盛大股份也要搞”的IPTV项目戛然而止。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传奇”不再的陈天桥

7月30日,在盛大离职员工自发组织的“盛斗士大会”上,昔日盛大掌门人陈天桥以视频的形式与旧部下进行了对话。[详情]

乐视:危局背后的资本解构

从乐视生态“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到乐视资金链危机的全面爆发,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加入了“讨债”队伍中,时间不过一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