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中兴创始人侯为贵退隐根源:与华为越落越远
2016-09-14 11:38:26 来源:法治周末 评论:

  中兴与华为的差距,实际上是侯为贵与任正非的差距。

  上学时,侯为贵是乖学生,是典型的学霸。

  毕业后,侯为贵先是做了两年老师,后来进入691厂,成为技术骨干。在负责技术的20多年里,侯为贵始终是公认的厂里技术水平最高的专家。

  技术型领导比较内向,不善言辞,哪怕是在公众场合,侯为贵都不善于表达自己,他给人的印象“儒雅,谦逊,踏实,书卷气较重,有长者的和蔼可亲”,处理事情强调经验,处理关系讲究均衡,不轻易冒险,很少有过激行为。所以,在中兴内部压力较小,工作相对轻松,企业经营四平八稳,进取不足,进步不大。

  侯为贵曾坦承跟踪过很多东西,但不敢轻易下赌注,要看到机会大才发力,一看机会不大,就溜之大吉。这种性格,在短期内务实有效,避免重大投资损失,但也容易失去长远机会。从整个经营情况来看,中兴类似于国有企业,而侯为贵“感觉他像国有企业的厂长,一个老工程师”。

  侯为贵这种性格左右着中兴氛围,并且沉淀成中兴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在成就中兴的同时,也把中兴带进困境。2012年,中兴遭遇上市15年来首次亏损,金额达28.4亿元。就是侯为贵这种性格负面作用的集中爆发。

  行伍出身的任正非把军人气质融入到华为经营管理中,强调高效执行,绝对服从,高强度工作,狼性十足,在战略上高瞻远瞩,决策颇具前瞻性和穿透力;在经营上敢于冒险,不循常规,鼓励创新;在管理上,爱憎果断,奖罚分明。这种企业家个性,更适合这个风云激荡的时代。有媒体人士认为,任正非喜欢豪赌。在笔者看来,这种冒险,并非盲目,而是基于雄厚的行业积淀和独到的思维基础上,对未来发展趋势的准确判断。这种战略上的远见,战术上的务实,成为华为加速度远超行业平均水平的源动力所在——那么大体量的企业,加速度依然那么大,这在世界企业发展史上都绝无仅有。

  直接体现在企业战略上

  侯为贵与任正非的性格直接体现在两家企业的战略性选择上,在双方三大主要业务板块上都有迹可循。

  2000年前后,在日本风靡的小灵通技术被UT斯达康引进国内后,迅速掀起了小灵通热。当时手机是双向收费,较为昂贵。小灵通不仅具有手机移动性特别,而且单向收费,便宜好用。网络运营商认为小灵通建网速度快,投资小;用户觉得经济方便,同手机相比,只花20%的钱就能享受80%的服务,在国家政策松动刺激下,小灵通需求呈现爆炸性增长。侯为贵捕捉到了小灵通背后的商机,2002年底中兴迅速切入小灵通市场,并做得特别成功,甚至超过了UT斯达康,赚到了不少快钱。

  但华为经过慎重分析判断后,认为小灵通技术比较落伍,不出5年就会被淘汰,于是宣布放弃。有意思的是,华为宣布放弃小灵通业务几天后,侯为贵对全体中兴员工说,中兴今后市场主攻产品就是小灵通——中兴再次拾起华为丢下的市场精耕细作,现在已经事实证明,任正非的决策是正确的,小灵通已经零落黄泥,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在3G技术路线的选择上,也体现了两人完全不同的性格和见识。

  1995年,CDMA项目初露端倪,中兴开始与联通结盟开发CDMA,主攻CDMA95,并在联通初期招标中颇有斩获,甚至在2002年联通CDMA二期招标中,中兴夺得15%的份额。

  华为认为CDMA专利集中,授权费用较高,大规模普及困难,CDMA95相对落后,所以选择了产业更成熟,专利更分散的WCDMA。在CDMA上,任正非撤掉了原来的CDMA95小组,转攻更为先进的CDMA2000。侯为贵则把重心放在发CDMA95项目,只投入小部分资源研究CDMA2000标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杉杉股份赴港股上市获批 郑永刚资本版图再扩张

目前,除了杉杉股份,“杉杉系”包括上市公司艾迪西、*ST江泉,以及挂牌新三板的杉杉能源。如果后续服装、金融业务均从杉杉股..[详情]

通金所“平行进口车”项目迷局

在被质疑6亿元资金去向之后,通金所日前在其官网和认证微信公众号上分别发布郑重声明。不过,该声明并未解释俞斌在向江阴港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