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 > 案例>正文
中兴创始人侯为贵退隐根源:与华为越落越远
2016-09-14 11:38:26 来源:法治周末 评论:

  中兴通讯的一个时代在今年划上句号。3月29日,掌舵30年之久的侯为贵退出董事会,解甲归田,不再插手中兴事务。

  1985年在深圳创办中兴,侯为贵40岁出头,风华正茂,处于体力和思维都最好时期;2016年从中兴谢幕,一晃30多年,侯为贵已经是75岁的老人了,体力和思维都左支右绌,在应对环境和市场变化,在经营管理企业上,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人生短暂,能做成一件事,足以告慰生平,无怨无悔了。侯为贵用一生最宝贵的30年,把一个注册资本只有280万元的小企业打造成年营业收入上千亿元,在全国排名第二、全球排名第四的通信企业。这种成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肃然起敬。

  在任上最后一年,侯为贵奋力一搏,止住了中兴下滑颓势,将其拽进千亿企业俱乐部,算是保住了晚节,功成身退。其实,在其内心深处,那是留下了满满的无奈,深深的遗憾的。

  中兴起跑早 落后远

  谈中兴,绕不开华为;谈侯为贵,绕不开任正非。

  尽管中兴与华为之间,侯为贵与任正非已经“轻舟已过万重山”,但毕竟两者是同城兄弟,同业竞友,曾在同一起跑线上,天渊之别是在后来发展中落下的。

  目前两家企业在业务上高度重合,主要业务板块都是运营商网络,政企业务,终端消费者业务。如果硬要用一个数据来概括,估计其交集应该在85%以上,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两者贴身肉搏,从国内打到国外。

  在起步上,中兴甚至抢了先机。1985年侯为贵来到深圳,创立了深圳市中兴通讯半导体有限公司,当年赚了35万元。1986年侯为贵用这笔钱成立研发小组,专攻交换机,1989年研发出了中国第一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转型为通信设备制造商,到1992年中兴合同销售首次突破1亿元大关。

  1988年转业军人任正非在职场碰壁后辞职下海,与几人合伙凑了10万元,成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最初代理香港一家公司的用户交换机产品,进入电信设备供应商行列。从起步资金看,中兴280万元,华为10万元,两者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上。但华为很快后来居上,完成了对中兴的超越。

  到1996年,两者差距已经拉开,华为销售额为26亿元,中兴通讯只有6.8亿元。此后,华为一路领跑,中兴一直追赶,结果华为越跑越快,中兴越追越落后。到2015年华为收入飙升35%,达3900亿元;中兴营收1008.25亿元。前者是后者的四倍,后者是前者的四分之一。

  今年两者差距进一步拉大。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245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中兴实现营业收入为477.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05%。前者是后者的五倍,后者是前者的五分之一。因为这种差距,华为以与中兴扯在一起为耻,中兴却以与华为扯在一起为荣。在华为眼里,中兴是一块“牛皮癣”,华为从几年前就开始了铲除这块“牛皮癣”的行动。在中兴眼里,华为是大款,傍上华为,可以让自己身价提升,在品牌推广上可以多快好省,走捷径。

  在全球通信领域,华为已经没有对手,华为竞争对手只有自己,不断超越自己,才是华为的目标。目前华为排名全球第一,其后分别是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兴。但这种第一,绝对是没有任何悬念和可比性的。就连全球第二的爱立信的体量也只有华为的三分之一,更不用说诺基亚和中兴了。照此势头,华为这种强势局面不断得到强化,追赶者越来越希望渺茫。

  差距不只在冰冷的数据

  性格决定命运,企业家性格决定企业的命运。

  企业差距实际上是人的差距,特别是创始人和掌舵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杉杉股份赴港股上市获批 郑永刚资本版图再扩张

目前,除了杉杉股份,“杉杉系”包括上市公司艾迪西、*ST江泉,以及挂牌新三板的杉杉能源。如果后续服装、金融业务均从杉杉股..[详情]

通金所“平行进口车”项目迷局

在被质疑6亿元资金去向之后,通金所日前在其官网和认证微信公众号上分别发布郑重声明。不过,该声明并未解释俞斌在向江阴港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