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国家资产负债表视角下的金融稳定
2017-09-19 15:50:47作者:张晓晶 刘磊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内容摘要

本文在回顾金融稳定性理论发展背景的基础上,重点总结了资产负债表方法对金融稳定性研究的理论模型和重要意义,同时也梳理了主要国家和国际组织在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上的最新进展。随后总结了国民净财富视角下金融稳定性分析的理论框架,并以此对我国金融稳定性做出全新解读:(1)SNA偿付能力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压舱石”;(2)应以实体经济为监管重点进行危机的防范;(3)通过完善宏观监管框架做到对危机的更早预警;(4)既要宏观审慎,又要防止对风险反应过度。

(全文发表于《经济学动态》2017年第8期。作者张晓晶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主任;刘磊系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


金融稳定性研究

本轮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对于金融稳定性的关注可以说超出了以往。人们从不同角度、运用不同方法来审视金融稳定性,由此所带来的对于宏观经济学、金融学以及二者关联的反思亦是前所未有(或许只有大萧条所产生的理论冲击可与之相提并论)。本文拟从国家资产负债表的视角来讨论金融稳定。

金融稳定性一般被认为是金融机构稳定性和金融市场稳定性之和,金融危机是缺乏这种不稳定性的直接后果。现实中,观察危机很容易,但考量稳定性却难得多,因此大部分文献是围绕着金融不稳定性和金融危机这些问题来展开的。在欧洲,自14世纪起已有了较为完整的金融危机记载。当时英王爱德华三世由于战争失败而对意大利的银行家违约,从而造成了银行破产形式的金融危机。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总是周期性地发生各类危机事件,一些关于商业周期的思想也充斥在古典经济学家的文献中。

最初的理论比较倾向于将危机解释为由经济系统之外的冲击所引致,例如歉收、战争、政府主导的货币减值等,这也是李嘉图的代表性观点。在那个时候,经济活动与金融活动并不分家,对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区分也并不明显。对于发生危机后的应对机制是讨论的重点。早在1802年,桑顿就认为在面临银行流动性危机时,中央银行可以充当最后贷款人的角色。这一思想在白之浩的《伦巴德街》一书中得以条理化,最终贷款人通过向全世界显示充足的货币准备来防止挤兑发生。这一理论从实践出发,促成了各国央行在金融稳定性中的重要职能。

理论经济学中对于“危机”一词最为系统规范的解释,起源于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资本论(第二卷)》中,马克思将资本主义生产划分为两大部类,并认为两大部类间只有保持一个特殊的生产比例才能达成稳定的经济增长。但由于资本家对利润的无限追求,这种平衡状态很难保持,由此使危机从“可能性发展成为现实性”。这开创了从整个经济体的内生性角度论述危机理论的先河。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进一步提出了虚拟资本的概念,并认为从实物资本向虚拟资本的转化成为危机发生的直接原因。之后凯恩斯提出的有效需求不足理论与马克思的思路基本一致,都是从经济系统内生性的角度认为需求有天然低于供给的趋势,因此危机总是难以避免的。凯恩斯继而对克服这类危机(即增强金融稳定性)给出了药方:用政府购买来弥补私人支出的不足。这类分析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强调经济变量中的流量指标,主要是供求的均衡匹配。由于忽视了存量的变化,例如政府部门杠杆率的积累并没有被充分考虑,这些政策建议也产生了诸如滞胀这样的不良后果。

与凯恩斯同时代对大萧条的另一理论解释是费雪的债务紧缩理论。费雪认为经济衰退所引发的资产价格紧缩加重了企业家的实际债务负担,从而降低了投资需求。这里已经将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加入到理论模型中来,将存量因素(债务)与流量因素(投资)通过资产价格联系在一起。此后关于金融稳定性的研究主要顺着几个不同的方向进行,和资产负债表的联系也为更紧密。这包括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性假说,伯南克的金融加速器模型,Diamond和Dybvig的银行挤兑模型,以及金融脆弱性研究和金融传染研究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