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一带一路:经济全球化的中国引擎(下)
2017-08-08 15:33:43作者:李扬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去全球化”:寻找全球化与本国发展战略的再平衡

福祸相依是事物发展的基本逻辑。在大稳定的莺歌燕舞中凯歌行进的全球化背后,潜行着阻滞全球化的诸种因素。导致这种变化的深刻原因,深藏在西方主导的全球化模式及由之塑造的全球治理体系之中。

我们认为,与其说当今世界出现了去全球化趋势,毋宁说,主宰世界200余年的传统全球化范式渐趋式微,已经不能符合变化了的全球经济发展的需要。因此,世界正在通过各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全面“再平衡”,积极探索全球化的新理念、新范式和新路径。

西方主导的全球化:中心-外围结构

回溯200余年全球化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上世纪80年代之前的全球化,只是造就了少数发达经济体的俱乐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广大殖民地及落后国家进入全球经济体系,实在只是被其宗主国“裹挟”而入的;二战之后的发展中国家及新兴市场经济体之进入全球经济体系,也是被发达经济体作为原料产地、商品市场和过剩产能转移地来看待和“辐射”过去的。这种全球化留下的最主要遗产,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明显地形成了“中心-外围”体系,以及在世界秩序中的等级差别。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了“西方”和“东方”,“北方”和“南方”两大阵营的分野和对立。

在这种“中心-外围”全球体系中,发达经济体显然是主宰一切的“核心国家”,它们主要发展高附加值的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同时致力于“制造”并向其他国家输出各类的“规则”、“标准”、“秩序”和“最佳实践”。在另一端,作为全球经济体系的“外围国家”,广大新兴经济体承接了发达经济体的产业转移,依托低廉的劳动成本,以资源的浪费和环境的破坏为代价,主要从事传统的制造业,并以不合理的价差同发达经济体的服务产品相交换,同时,被动地接受各种冠以“国际惯例”、“最佳实践”等基于发达经济体之实践和价值标准之上的规则、标准、秩序和最佳实践。

依托这样的国际分工格局所形成的全球化经济深刻地蕴含着失衡的因子。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前,这种失衡,在规模上还不甚显著,因而尚可通过各国间的政策协调予以调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随着以中国为首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发达经济体、特别是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日趋恶化,失衡由微而著,终至不可收拾。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全球贸易赤字的22%集中于全球排名前五位的国家;本世纪头十年,这五个主要国家便已经占据全球贸易赤字的76%。当不平衡的问题变得规模巨大、长期延续且集中于少数国家时,这个世界遇到了真正的难题。

为了平衡缺口,就有了核心国家日益依赖各种金融服务乃至径直用国际储备资产来与外围国家的制造业产品相交换的情形,进一步,则形成发达国家成为债务人、广大新兴市场经济国家成为债权人的荒谬局面。这正是传统的全球经济秩序失衡因而难以持续的主要原因。

现在,随着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崛起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完全由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全球发展模式正在逐渐弱化。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所谓去全球化,其本质只是全球经济格局发生巨变的表现形式之一。

去全球化的典型事实

我们可以通过对比全球贸易增长率和GDP增长率的相对变化,得到准确把握全球化动态的标尺。以下四组数据清楚地显示了近年来全球化的变化轨迹。

1960~2015年,按实际值计量,全球贸易平均增长率达到6.6%,同期,全球GDP平均增长率为3.5%。这样一种相对增长,是全球化顺畅发展的表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