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一带一路:经济全球化的中国引擎(上)
2017-08-08 15:30:46作者:李扬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2017年1月17日,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经济全球化问题发表了主旨演讲。他指出:我们“要让经济全球化进程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续。我们要主动作为、适度管理,让经济全球化的正面效应更多释放出来,实现经济全球化进程再平衡;我们要顺应大势、结合国情,正确选择融入经济全球化的路径和节奏;我们要讲求效率、注重公平,让不同国家、不同阶层、不同人群共享经济全球化的好处。”

正值大洋彼岸的新任总统以筑高墙、禁穆令、高边境税等等“新政”向世界传递出逆全球化的不安信息之时,习主席的讲话无疑给世界带来了推进全球化的正能量。这段话再次清晰地向世界传递了这样的信息:经过数百年潮起潮落,如今,中国成为了经济全球化的中流砥柱;而中国用来引领全球化未来走向的利器,便是“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这标志着全球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既然事关全球化,对于一带一路的探讨就必须具有历史感。本文将考察经济全球化的发轫及其曲折的发展进程,分析其扑朔迷离的现状,然后,基于三年的实践,概括一带一路对于推进经济全球化的意义,彰显其蕴含的新理念。

回望全球化

我们把全球化定义为主权国家间在跨境贸易、资本流动、劳动力转移、信息传播等领域的关联日益紧密、依赖日趋增强的过程。

国际分工是经济全球化赖以发生和持续发展的基础,跨国公司是推动全球化的主要载体,技术进步是促进全球化在广度和深度上不断拓展和深化的不竭动力,基于国际规则的全球治理体系则是全球化的制度保障。

经济全球化的初曙可以追溯到15世纪。如此漫长的历史跨度,大致可划分为五大阶段:

作为全球化前史的“白银资本”时期;

发达经济体主导的“百年和平”时期;

二战后以美、苏两大阵营对立为特征的“半球化”时期;

世界各国都参与其中的“大稳定”时期;

以大危机为开端的“全球化调整时期”。

“白银资本”时期(1400~1800)

经济全球化的第一个阶段可称为“白银资本”时期(1400-1800)[1]。由于欧洲的工业革命尚在中世纪黑暗的襁褓中酝酿,这一阶段的全球化以东方的中国和印度为主导,全球分工主要是农业内部的分工,世界贸易和资本流动以“互通有无”为基本格局。

这个阶段分工和贸易的特点是:其一,国际分工以水平分工为主,垂直分工的情况很少,国际贸易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产品生产远没有形成如今我们熟知的产业链,各国的收入水平和技术差距并不大;其二,信用货币尚未流行,贵金属是清偿贸易逆差的最终手段。在这种国际支付体制下,各国间的贸易差额规模既小,更难持续较长时间,因此,那时并不存在如今让人谈虎色变的“全球经济失衡”;其三,对于很多国家而言,例如当时的中国和印度,参与国际分工、从事国际贸易的主要目的,并非主要为交换饥能食、寒能衣的物品,而是获取作为货币材料的白银和黄金。

如果要从经济规则层面谈论国际分工体系的公平性的话,那么,这一时期是相对公平的。如果要说存在不公平,那就是,某些国家可能通过战争和暴力等非经济手段对其他国家进行赤裸裸地掠夺。

我们将全球化的初曙上溯到中国和印度主导的“白银资本”时期,意在打破传统的“欧洲中心论”,强调亚洲(主要是中国和印度)在西方世界兴起之前对全球化发展的重要作用,为如今亚洲的新崛起及其引领全球化的新格局找到有案可稽的历史渊源。另一方面,将全球化的历史上溯到中世纪,也凸显了分工和交换作为全球化基本元素的意义,证实全球化的不可逆性。毋庸置疑,分析视野的拓展,丰富了我们对于全球化的认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