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货币供给、宏观经济稳定与财政金融体制重构
2017-08-03 15:40:45作者:​张平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内容提要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货币供给机制发生重大变化,给宏观经济稳定运行的目标带来了新的挑战。为适应这一变化,我国的货币供给及相应财政金融系统需要做出积极调整,实现货币政策目标与宏观管理框架的联动。金融开放下的独立货币政策目标要从“信贷中介”促资本形成、刺激经济增长转向稳定经济体系、优化资源配置,减缓金融和经济的波动;宏观政策要逐步从赶超经济阶段、以刺激经济增长的“又快又好”为目标转向“稳中求进”的成熟经济阶段的稳定化政策目标。为达成上述目标,应当重新设计适应新常态的财政金融体制,在稳定税收安排的前提下开启公债货币化进程,同时配合监管体制改革,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

本文以标题“货币供给机制变化与经济稳定化政策的选择”发表于《经济学动态》2017年第7期。

关键词:货币供给 央行资产变化 货币供给机制 稳定化政策目标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货币供给与经济增长阶段性变化有着很强的同步性特征,每一个发展阶段都会赋予货币供给的特性、演进逻辑和政策性含义。随着经济发展阶段的新变化,货币供给体系也要随之改变,货币供给体制和政策需要与经济增长阶段转换相匹配。

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最明显的同步性事实就是以出口导向推动经济增长的战略逐步失去了效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国贸易盈余对GDP的贡献从连续三年贡献超过10%降到负贡献。2012年双顺差结束,同年城市化率超过50%。按城市化率的“S”型规律看,城市化率超过50%后,城市化步伐慢慢减速,依据“S”型计算的我国城市化高速增长的转折值在58%,预计在2018年后城市化步伐会逐步放慢(陈昌兵,2016)。依靠外汇占款和房地产抵押释放贷款高速增长的释放货币模式必然要发生变化。类似的同步经验性特征仍有很多,这值得我们从较大的历史跨度分析货币供给与经济增长的关联性特征,理解在新的发展阶段下货币供给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为“稳中求进”的稳定化宏观政策提供一个好的经济解释与体制安排。

近几年,现实的冲击已经到来。2013年我国发生了“钱荒”,2015年出现了“股灾”,2015年8月11日汇率市场化改革引起汇率贬值波动,2016年年初股市实行“熔断”、房价大涨、年末债券市场出现小“债灾”,金融降杠杆政策呼之欲出。2017年第二季度重回严厉的金融分业监管和财政督查。以“通道”业务驱动的金融创新和地方产业基金、政府购买服务形成的BT(建设-移交)项目和部分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地方融资安排同样被叫停。当前的宏观管理体制,如央行货币供给体系、财政分税制等,沿用的是1994年分税制以来的宏观管理框架,新的经济发展要求新的宏观管理架构的设立。

在大量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本文通过梳理经济增长与货币供给阶段性变化的经验、逻辑和体制安排,希望能够理解经济增长阶段性变化对货币供给的影响,同时分析货币供给机制的基础性变化特征,探索开放格局下经济增长与货币供给的新关系和面临的挑战,最后给出“稳中求进”宏观目标下的我国货币供给体系和政策调整的建议和新宏观管理框架的探索。

我国经济增长与货币供给的理论与经验事实

以往的研究基于增长与资本形成框架分析货币供给,指出“在其他条件都不变的情况下,压低企业借款利率或增加货币(信贷)供给增长率,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并指出了其推动资本形成-增长的边界性特征(张平等,2011)。国外对货币供给的研究中最著名的是麦金农(1988)基于后发国家事实提出的金融深化理论,即货币供给通过“信贷中介”推动一国的资本形成,从而推进经济增长。后发国家资本稀缺,资本形成是推动经济增长的根本,其原理非常简单,即中央银行进行货币供给→银行信贷(信用创造)→企业(非银行机构)货币需求→投资(资本形成),投资带动经济增长。这里银行作为“信贷中介”是资本形成的关键,因此用M2/GDP来衡量金融深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