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推进金融综合监管改革 提高证券基金业市场化水平
2016-12-01 16:53:01作者:张跃文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导言

2016年证券基金业经历了发展道路的再调整。市场流动性过剩和竞争压力,增加了证券基金业保持稳健经营的难度。在经济结构调整期、金融综合监管改革渐行渐近背景下,证券基金业经营模式的动态演进将持续进行。行业经营状况并不会因此增加更多不确定性。作为经济中最赚钱的行业之一,证券基金业具有强大的资金积累和融资能力,以及极高的进入门槛和监管救助保障,当务之急是让这一行业在有效监管下不断创新发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证券业:在创造利润与稳健经营之间寻找平衡

经历了2015年的股市动荡以后,随着监管思路调整,证券业在2016年经历了一轮低调的整顿。作为结果,个别证券公司的领导层发生变更,证券经营机构净资本管理得到加强,证券发行和融资业务中的某些不规范行为得到持续纠正。

经营方面,证券公司各项经营指标虽比2015年有较大幅度下降,但若排除市场动荡因素则有大幅度提升。2016年上半年,126家证券公司总资产较2014年同期增长134.7%,净资本增长107.9%,营业收入增长68.8%,净利润增长93.1%。这种巨大变化首先得益于股市趋于稳定以后,前期增量资金相当一部分仍然留在场内,市场交易保持活跃,为证券公司带来较股市震荡前更多的经纪业务收入、投资咨询业务和资管业务收入。

其次,2016年一级市场募资规模远超2014年,仅上半年募资额就超过1.4万亿元,接近2014年的2倍;其中IPO数量和融资金额较股市震荡前有大幅度增长,上半年IPO企业181家,超过2014年全年水平,募集资金1200亿元;实施增发的上市公司有613家,同样超过2014年全年,募集资金1.3万亿元。募资企业和募资金额的增加,直接带动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增长120%。

此外,2016年上市公司重组活动频繁,截至10月末,已完成的重大资产重组就有194起,交易价值5300亿元,接近2014年的2倍,这使得证券公司的财务顾问业务直接受益。综合23家上市券商的前三季度经营数据可知:2016年证券业在维持各业务类别高增长格局的基础上,总体盈利状况比较乐观。

不过,证券业在经营稳健性方面存在的问题也比较明显。一是债务增长速度偏快,2016年年中证券业总负债4.3万亿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161.7%,远超过同期净资产、净资本和总资产增速。这反映出行业内对于提高杠杆倍数增加收益的长期诉求,与2012年以来监管机构对券商净资本要求和债务融资约束有所放松直接相关。应当看到,杠杆倍数提高对于券商业绩提升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并不是证券业盈利的主要推手。2016年证券业杠杆倍数接近5倍,明显低于2014年,但取得了更好经营业绩。目前对于杠杆倍数较敏感的是资本中介业务和券商自营业务,就当前证券业应当发挥的功能而言,这两类业务都不适于成为券商主体业务。而且,杠杆倍数提高对于券商稳健经营构成潜在风险,不利于其聚焦证券中介业务。6月,中国证监会发布《证券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办法》及相关文件,要求券商加强净资本管理和风险控制,明确了监管机构有权对风险控制指标进行逆周期管理。

二是通道业务在资产管理业务中占比过高,导致证券公司在资管业务中的自主性下降,潜在违约风险和操作风险升高。2012年证券业受托管理的资金总额约为2万亿元,但到2016年9月末,这一数字已经接近16万亿元,资管产品约2.3万个。其中以商业银行通道业务为主的定向资管产品就达到13万亿元,涉及资管产品1.9万个。如果不考虑通道业务,证券公司资管业务规模增长应在合理范围内。通道业务承担着将商业银行表内资产移到表外的职能,以往是信托业的一项主要业务,近年来证券业也开始参与,而且管理资金规模增长十分迅速。客观上,证券业的加盟拓宽了银行资金的投放渠道,竞争降低了通道成本,也增加了商业银行资金流向的监管难度;就券商而言,通道业务有利于增加资管业务收入,不过庞大的、迅速增长的被动资产管理规模,使得证券公司的风险管理能力难以适应,潜在风险较大;对于实体经济而言,通道业务延长了融资链条,增加了企业融资成本,部分属于同业交易性质的通道业务,还助长了资金“避实就虚”势头,催生资产泡沫,不利于银行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监管机构已经明确表态不支持证券业继续拓展通道业务,新的风险控制规则也会对通道业务有所抑制。但如果不能从根本上理顺银行经营模式与监管体制矛盾,不能为银行资金提供更多合理合规的出口,那么流动性过剩条件下的银证合作仍然有可能以其他形式继续存在,从而衍生出新的监管空白和潜在风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