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调控信贷结构 抑制资产泡沫
2016-11-10 17:05:28作者:曾刚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再看实际的风险暴露情况,截至2015年底,我国住房按揭违约率仅为0.39%,房地产业贷款违约率为0.81%,均远低于银行整体的不良水平,短期内住房按揭以及房地产业贷款的风险暴露都不大,预计银行未来仍然有一定的信贷投放动力。不过,需要强调的是,尽管暂时没有系统性风险的担忧,对按揭贷款的过快增长(截至2016 年9 月,同比增速超过90%)以及房地产价格的快速上升仍需高度警惕。居民部门杠杆率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偿付负担持续超过收入增长,都可能成为潜在风险的诱因。从防控风险考虑,商业银行的确需要适度提高房地产相关贷款的准入条件、加强对借款人资质审核,从之前单纯追求业务规模扩张,逐步转向质、量并重。

  三方面入手统筹调控

  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到,信贷总量与结构变化是特定经济、监管环境下,银行和融资主体最优化选择的结果,有其必然性。这也意味着,在调控信贷结构、抑制资产泡沫时,也需要优化和改善微观主体籍以决策的前提。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三方面入手进行调控。

  1 货币政策立场的适度调整

  随着资产价格持续上行,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通胀压力,货币政策将从单一目标(稳增长),转向多目标(稳增长和控泡沫)。货币政策的立场,也将从相对宽松逐步转向中性状态,并根据实体经济和价格变化情况做进一步的调整。当然,调整过程应该渐进有序,确保对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持。毕竟从长期来看,稳增长和控泡沫两个目标之间并不冲突。资金之所以“脱实向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实体经济缺乏明确的方向,有效信贷需求不足,难以形成对资金的吸纳,以至于形成实体经济与资产价格的背离。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在长期内会有助于缓解这种背离。

  2 调控与监管政策的适度优化

  从国际经验来看,利率市场化伴随着银行信贷膨胀和资产泡沫的情况,在很多国家都出现过。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即利率市场化导致利差收窄,以存贷款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传统银行模式受到严重冲击。通过加快资产扩张来“以量补价”以及通过综合化经营来拓展收入来源,是各国银行业在利率市场化阶段的显著特征。

  面对这一趋势,政策上对银行信贷规模进行控制以抑制可能的资产泡沫,从出发点讲可能有充分的道理,但在市场化的环境下,金融机构出于利润最大化的本能,必然会用各种新的方法来进行规避,调控政策的实际效果由此大打折扣。结果就形成了实践中监管政策不断加码、银行创新不断加速的恶性循环。如何缓解这种矛盾?简单的数量控制恐怕不够,应该考虑疏堵结合的方法,引导金融机构经营理念和行为模式的调整。

  一是适度放松对银行表内信贷的数量控制,一方面可以推动部分因为数量控制而转向同业投资或表外项目的准信贷业务回到正常的信贷科目;另一方面,也可以为银行开展差异化竞争创造更好的外部条件。

  二是加强对非信贷业务监管。对于表内的非信贷资产业务,抓紧研究制定专门的监管指引,明确非信贷资产对接非标的比率上限,在资金流向上,也需要和现有的信贷投向政策保持一致。此外,应按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细化风险五级分类的具体标准,规范非信贷资产拨备计提、风险资本计算和清收处置的方法和流程,尽快改变目前监管指引缺失、监管要求零散模糊的现状,使银行业的非信贷资产风险管理能够统一标准、有章可循。

  对表外业务(主要是理财资管)的监管,应根据市场的变化情况,尽快出台新的监管政策,进一步明确理财资管业务的性质以及银行风险承担范围,全面规范理财业务的运作模式和流程,并积极推动银行表外业务管理体制改革,时机成熟时,可以考虑推动成立独立的资管公司,以实现表内外业务的风险隔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