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调控信贷结构 抑制资产泡沫
2016-11-10 17:05:28作者:曾刚 来源: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经过数据调整后,对于2016年的信贷总量与结构特征,可以有如下几个初步判断:

  一是银行贷款(含准贷款)增长远非平稳,只是既有调控模式的表象而已。银行信贷的实际增幅较统计数据更快,与GDP增速的裂口也更大。在实体经济融资需求相对低迷的情况下,信贷扩张明显快于GDP增长的结果,只能对应着金融市场和资产市场的日趋活跃。

  二是银行信贷对居民部门集中的程度并不像数据体现的那么极端,当然,同比增速仍然相当惊人。单纯从银行表内信贷来看,截至三季度末,新增居民按揭贷款3.63万亿元,占新增贷款比重为35.72%。如果把信贷的范围扩展到上文讨论的口径,那新增按揭占银行新增信用的比重将下降到20%左右。当然,考虑到非标资产中,有相当数量涉及房地产开发企业,银行信贷资产中与房地产相关的部分占比可能会上升。

  成因与风险分析

  仔细分析起来,银行信贷行为的变化有其必然性,是经济环境和监管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货币持续快速增长给银行带来了充裕的资金来源。在资产收益率持续下行,优质资产日渐稀缺的环境下,存款的持续增长,使银行面临越来越大的资金运用压力。鉴于企业信用风险持续上升且有效需求萎缩,目前信用风险表现良好,且仍有较强融资需求的地方政府、房地产企业以及居民部门,成为金融部门竞相追逐的重点客户。当然,由于监管政策原因(一度禁止银行向地方投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业提供贷款),银行更多地利用同业投资通道和表外项目来对接地方政府和房地产业的融资需求,按揭则主要以表内信贷来满足。考虑到个人按揭的表内风险权重为50%,上述信贷提供方式的组合,在规避信贷规模、投向控制的同时,还可以起到节约资本的作用。

  在还原信贷增长与结构的数据之后,如何评价目前的趋势及其可能带来的影响和风险,是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从银行经营的角度看,通过信贷资产、非信贷资产以及表外资产的多元化组合,一是可以绕开监管限制,获得有较高收益的资产(地方投融资平台或房地产企业等);二是可以降低监管成本,提高净利润水平。但从监管的角度看,银行这种政策既定下的利润最大化行为,恰恰降低了审慎监管的有效性。一些本质上仍属信贷的资产,既没有进行严格的授信审批程序,也没有进行风险分类,并计提拨备和资本。这可能会造成对不良水平的低估和风险抵补能力的高估。

  从外部效应来看,银行资金流向结构也会对宏观经济运行产生直接的影响,形成一些潜在风险。一是银行信贷的持续膨胀,推动了各口径货币,尤其是M1的快速增长。预计未来几年中,通货膨胀压力可能会有所上升。二是大量资金向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聚集,无形中削弱了43 号文对地方政府负债的约束。一旦市场流动性逆转,地方债务的可持续性问题极有可能再次浮出水面。三是房地产相关贷款的快速增长,尤其是房地产按揭的急剧膨胀,推动了房地产价格的明显上升,这是否会成为银行业未来系统性风险的来源,需要认真研究和讨论。

  截至2016 年9 月末,我国商业银行按揭贷款余额估计在18 万亿元左右(6 月末为16.55 万亿元),加上4万亿元上下的公积金贷款(2015 年末,公积金贷款余额为3.3 万亿元),居民部门的按揭贷款存量大概在22 万亿元左右。占全社会未清偿债务(社会融资存量扣除股权类融资)的比重约为15%,低于美国同期的21%,更是明显低于美国次贷危机前(2005 年-2009 年)曾达到过的30%以上。从居民部门整体负债的角度看,计入消费信贷之后,目前美国居民部门负债占全社会负债的比重约为51%,次贷危机爆发前曾达到的最高水平则是76%。与之相比,我国居民部门按揭以外的信贷余额不大,加总之后,整个居民部门负债(含经营性贷款)占全社会债务的比重约为25%,剔除经营性贷款之后的占比在19%左右。居民部门整体的债务负担水平不算太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向全中国,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发展的故事,准确向世界阐释党和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跟踪并及时评论全球重大经济金融事态,正确引导经济金融舆论。